人民网>>国际

阿盟“原则同意”组建联军 难解地区棘手问题

人民网驻埃及记者 刘水明 王云松 韩晓明

2015年03月30日12:36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手机看新闻
阿盟峰会闭幕后,阿盟秘书长阿拉比(左)和埃及外长舒凯里(右),记者会上就阿盟发展、叙利亚问题、伊拉克问题等回答了在场部分阿拉伯记者的提问。有关阿拉伯联合部队的内容,两人并没有透露更多。
人民网记者 韩晓明摄
阿盟峰会闭幕后,阿盟秘书长阿拉比(左)和埃及外长舒凯里(右),记者会上就阿盟发展、叙利亚问题、伊拉克问题等回答了在场部分阿拉伯记者的提问。有关阿拉伯联合部队的内容,两人并没有透露更多。
人民网记者 韩晓明摄

人民网驻埃及记者 刘水明 王云松 韩晓明

3月29日,为期两天的第二十六届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首脑会议在沙姆沙伊赫降下帷幕。

这次峰会的主题是“维护阿拉伯国家安全”。会议发表的《沙姆沙伊赫宣言》开宗明义地说:“我们认识到阿拉伯国家的安全的涵义是全面的,涉及政治、军事、经济、社会领域。阿拉伯国家有能力捍卫自己的权利,在自己的土地上维护稳定、主权与和平。”

《宣言》呼吁国际社会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支持阿拉伯国家的反恐努力,强调阿拉伯内部亦将致力于应对极端思想,并愿为之尽力,其中包括协调、计划组建阿拉伯联合部队,以保卫阿拉伯国家的安全。《宣言》还提出,中东地区应该实现无核化,中东各国在经济方面也应该实现互补,包括完成阿拉伯自贸区的建设、保证粮食安全。

也门战局成为首要议题

1945年3月,埃及、伊拉克、约旦、黎巴嫩、沙特阿拉伯、叙利亚和也门7个阿拉伯国家的代表在开罗举行会议,通过《阿拉伯国家联盟条约》,宣告阿盟成立。宗旨是加强成员国之间的密切合作,维护阿拉伯国家的独立与主权,协调彼此的活动。到1993年,阿盟成员国增至22个。从1945年到现在,阿盟走过了70年风雨历程。国际格局已今非昔比,地区形势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但综观阿拉伯世界特别是多数阿盟成员国所处的中东地区,战后各种争端从未间断,冲突此起彼伏,矛盾犬牙交错,战火硝烟四起……

在这届阿盟峰会上,最引人关注的焦点话题,是炮火纷飞的也门局势。

峰会召开前夕,沙特等10国联盟突然发动“决战风暴”行动,对也门胡塞武装实施空袭,至29日已持续进入第四天。据悉,空袭已造成伤亡,仅萨那就有30多人丧生,其中包括2名儿童。随着战事升级,100多名联合国工作人员已在萨那机场等待转移。28日,沙特派出海军从亚丁撤出86名外交官和其他国籍人士。

为确保曼德海峡航行安全,沙特和埃及战舰已驶抵也门海域。曼德海峡是远洋货轮进入红海前往苏伊士运河的必经之地,也是沙特石油外输亚洲的通道。据英国《阿拉伯人报》报道,胡塞武装正向靠近曼德海峡的米哈伊港推进,一旦曼德海峡被胡塞武装控制,埃及和沙特的航运都会受到影响。

沙特独特表现引人关注

作为“决战风暴”总指挥,沙特国王萨勒曼的一言一行格外瞩目。阿盟峰会开幕前一小时,萨勒曼才走下专机舷梯,在听了上届主席国科威特埃米尔萨巴赫,东道主、本届轮值主席国埃及总统塞西致辞后,他即发表讲话,听完也门总统哈迪发言,未及阿盟秘书长阿拉比讲话结束,萨勒曼便起身退场。他虽然在沙姆沙伊赫只呆了两小时,却利用阿盟峰会讲坛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军事干预将继续下去,直到也门恢复安全稳定。据也门外长透露,“哈迪在阿盟峰会后将继续客居利雅得,直到也门局势允许他返回国内”。

哈迪在阿盟峰会上对“决战风暴”的必要性做了阐释,并高调谴责伊朗。他说,“迫使他逃离故国的什叶派胡塞武装是‘伊朗的傀儡’,伊朗对也门内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哈迪讲话,伊朗没有直接回击,倒是胡塞武装否认它与伊朗存在联系。

为应对也门危机,阿盟国家领导人阐述了各种观点,但主流意见集中在以下三点:一是对沙特主导的“决战风暴”军事行动表示支持;二是要求胡塞武装撤出也门首都萨那,将武器上缴合法政权;三是强调响应也门总统的紧急呼吁,在海合会框架内,立即在沙特召开制止胡塞武装行动的会议。

几大热点问题棘手难解

当前,阿拉伯世界的几大热点问题,大多处于待解状态,有的还在朝着复杂和恶化方向发展。连历届阿盟峰会强调的巴以冲突和阿以争端等议题,都被它们所冲淡。

叙利亚危机已进入第五个年头,政府军和“胜利战线”等其他武装仍在频繁交战、争夺城池;据报道,“胜利战线”和其他伊斯兰组织组成的联盟与叙利亚政府军战斗了4天后占领了伊德利卜市。“胜利战线”通过社交网站宣布,政府军死伤严重,还有不少士兵被俘。但叙官方媒体并没有关于伊德利卜市失陷的报道,只是说军队正在“激战”以夺回这个城市的控制权。

利比亚局势持续动荡,安全形势每况愈下。24日,一名自杀袭击者驾车冲进班加西一个军事哨卡,至少7名军人被炸死。“伊斯兰国”分子随后宣称对该事件负责。27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决议,敦促各国打击利比亚境内的恐怖主义活动,并向利比亚政府提供相关支持和援助。决议要求相关委员会在180天内提出反恐措施。而利国内“伊斯兰国”及效忠它的组织“安萨尔旅”以及其他与“基地”组织有关的个人和组织活动仍十分猖獗。

伊拉克是“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活动猖獗的重灾区。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对“伊斯兰国”的目标空袭效果有限,究竟何时才能挫败“伊斯兰国”还是未知数。据悉,伊拉克收复被“伊斯兰国”攻陷城镇的战役已进入最后阶段,然而人口超过100万的大城市摩苏尔仍然在“伊斯兰国”手中。据说当地教派冲突严重,有的逊尼派武装同情“伊斯兰国”,加上什叶派、库尔德族内部派系林立,为恐怖势力藏身和扩散提供了土壤。

作为阿拉伯剧变的源头,突尼斯政治过渡进程历时四年,期间经历五届过渡政府、两次政治暗杀事件,多轮大规模社会风潮。2015年1月5日,突尼斯人民代表大会(议会)投票通过由中立人士埃西德总理领衔的新一届政府名单,剧变后首届正式政府宣告成立。然而,3月18日在首都巴尔杜博物馆发生恐怖袭击,使得人们对突尼斯安全局势的担忧陡增。

原则同意组建联合部队

无论是在也门、叙利亚、伊拉克,还是利比亚、突尼斯,乃至埃及西奈半岛的北部,到处都有恐怖组织的魔影在显现。 因此,携手打击“伊斯兰国”、“基地”等恐怖势力,成了阿拉伯国家维护自身安全的重要课题。

在本届峰会召开前,埃及等再次提出组建阿拉伯联合部队的倡议,并将讨论这一倡议列入峰会日程。但本届峰会最终未能就此做出决定。据《金字塔报》报道,埃及总统塞西在28日举行的阿盟峰会闭门会议上说,阿拉伯国家已“原则同意组建联合部队”。塞西表示,“我们应齐心协力地应对这些危机,甚至通过采取联合军事行动来解决问题,不过,我们必须对这些军事行动进行评估,以衡量我们的行动是否会使局势进一步恶化。由于一些危机是恐怖组织、外部势力相互作用的结果,因此阿拉伯国家需要更为慎重地作出决定,并增进彼此互信”。

据悉,与会领导人对组建“阿拉伯联合部队”进行了认真讨论,但在许多重大而又具体问题上尚存意见分歧。如部队主导权、指挥权如何分配?一国的非合法性局面如何确定?被干预国家面临的安全威胁标准是什么?诉诸武力干预的原则有哪些?有的国家还提出,各国是否参加联合部队不应强求,要让成员国自愿选择,只有在相关成员国主动请求下才能进行军事干预,等等。据阿拉伯媒体透露,伊拉克等国对组建阿拉伯联合部队的许多细节持保留态度。

埃及总统塞西当天在闭幕式上说,阿拉伯国家联合部队承担的任务包括,应相关国家要求对领土安全和国家主权受到直接威胁的成员国实施迅速的军事介入,以及被授权执行的其他任务。此外,一个负责商讨联合部队组建事宜和运行机制的高级别委员会将在一个月内成立,联合部队组建的最终结果将在三个月内通过专门会议公布。

埃及军事战略专家贝哈吉·哈利勒表示,成立阿拉伯联合部队是阿盟成立65年时就提出过的一个设想,要将设想变成现实,主要依靠埃及、沙特、约旦等拥有较强武装力量的国家牵头,其他国家参与。他认为,就目前情况看,组建一支这样的部队难点有二:一是有关国家尚未形成共识,二是部分阿拉伯国家政局不稳,难以联合部队输送力量,实际上是几个区域大国唱主戏。(完)

分享到:
(责编:王吉全)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