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是把撕裂英国的利刃 英国人对欧盟感情复杂

2016年06月22日11:19  来源:钱江晚报
 

英国女议员考克斯被刺身亡后,那个昔日帝国——英国以被撕裂的面目引得全球一片叹息。

是的,那名被害女议员是英国四分之一世纪以来首名遇害身亡的现任议员。杀害她的凶手与一个不为人知的右翼民族主义团体“英国至上”有瓜葛。这是一个反对英国接手移民,呼吁恢复“传统的英国价值观”的组织。而考克斯一直主张英国应该留在欧盟,应该接纳移民。

留还是不留,这个仿佛简单的回答,如今成了撕裂英国的一把利刃,也成了很多英国百姓不敢轻易回答的问题。过去,英国人有一种情结,叫日不落帝国情结 ;而今,英国人有一种情结叫纠结——我要不要和欧盟在一起。

老牌帝国的傲慢情绪

丹尼·马丁是一名英国大学的电影老师,他35岁,年轻,有知识,而且以英国为傲。他在和我们聊天时,非常喜欢谈起英国的历史。他说:“一战之后,英国把物资和知识输送到全世界,那是英国最辉煌的时候。”

是的,英国人一直对自己过去横扫全球的技术和文化传播而引以为傲。

在英国与欧洲大陆之间横亘着多佛尔海峡与英吉利海峡,长久以来英国“孤悬海外”。独特而有利的地理位置,使得长期以来英国民众在心理上与欧洲大陆产生疏离,他们不愿放弃对欧陆孤立的传统。正如丘吉尔所说“英国与欧洲在一起,但不属于欧洲”。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的学者张蓓说,这个远离大陆的岛国对自己身后的大陆一直发挥着重要的稳定作用。它置身于欧洲之外,但又对欧洲大陆发挥着特别的作用,所以英国一直觉得自己与其他欧洲国家不同。

二战时,大部分欧洲大陆都被德国侵占了,而英国并未缴械。这更加深了英国的民族优越感。“国民日渐增长出一种傲慢的情绪”,张蓓说。

对欧洲不太信任的纠结

除了那种骨子里的优越感外,英国对欧洲大陆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纠结。

事实上,英国确是最早提出建立“欧洲合众国”的国家。早在1946年,时任英国首相的丘吉尔便提议建立“欧罗巴合众国”,那时的英国对建立欧洲联盟组织充满热情。在1948年,英国提出“三环外交”的构想,并积极与法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共同签订了《布鲁塞尔条约》,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西欧第一个军事联盟组织。但随后的英国对参与欧洲一体化进程变得较为消极。

随着西欧国家通过区域合作获得经济高速发展而英国经济裹足不前,在1961年英国首次主动申请加入当时的“欧洲经济共同体”,但被法国总统戴高乐拒绝。直到1973年,英国时任首相希斯重启加入“欧洲共同体”谈判,并于同年成功入欧。但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英国国会仅以微弱优势通过了“入欧”决议,英国对当时欧共体的态度依旧充满着不确定和不信任。

虽然在1973年成功加入欧共体,但英国与欧共体之间的关系并不“甜蜜”,在1975年英国举办了首次退欧公投。由于当时英国民众对留欧的支持度较高,英国最终继续留在了欧共体。

时隔37年后,英国首相卡梅伦在2013年1月23日就英国与欧盟关系前景发表讲话,重提“退欧”公投话题。他声称如果欧盟不采取措施解决英国与欧盟之间的核心问题,英国将退出欧盟。他承诺如果他领导的保守党若在2015年选举中胜出,将于2017年就脱欧问题举行全民公投,让民众选择继续留在或退出欧盟。

2016年2月,考虑到德国和法国都将在2017年举行总统大选,为了避免“撞车”,英国退欧公投被提前至2016年6月23日进行。

脱欧派只需用两个字:“移民”

尽管留欧派已经使尽了全身解数要劝服公民选择留在欧盟,但是脱欧派只用两个字,就可以征服大多数选民,那就是“移民”。

随着欧盟东扩,越来越多的移民来到英国。根据欧盟规定,具有欧盟身份的公民有权在欧盟成员国之间自由流动、生活和学习,特别是东欧国家的移民都来到英国谋生。而经济不景气加剧了英国人对移民争抢福利和工作的担忧。以反移民为主要议题的英国独立党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壮大的。这种疑欧情绪也在普通民众和很多精英中蔓延。

记者留学英国时,有一位老师就曾在教室里公然发表自己反对移民的立场。他很大声地对国际学生说,为什么英国百姓缴纳了这么多的税务,要让外国人来享受最后的福利。

张蓓说,自从撒切尔夫人下台后,英国保守党党内大部分人都已开始持有疑欧立场。摆在英国首相卡梅伦面前的是一个分裂的保守党,党内争斗已经很激烈了。实际上,保守党内部是没有任何所谓亲欧派系的,尽管卡梅伦等依然坚持要留在欧盟,但是他们是要留在一个经过改革的欧盟。

张蓓说,“这些政治领袖在该担当的时候并不愿意担当,到了关键时候利用公投这样看似民主的工具,让自己摆脱党内纷争的这个烂摊子。”

英国人的另一种情绪:我嫌弃你

欧盟的衰落也是英国越来越不想和它搭伙过日子的重要原因。欧债危机的爆发,难民问题带来的压力,已把现在的欧盟拖入了一个困境,欧盟治理机制上的缺陷已清晰显现。欧洲国家的不均衡进一步突出,而欧元区国家也在为了应对危机走上进一步融合的道路。张蓓说,在欧元区一体化进程中,英国认为英国这样的非欧元区国家利益没有得到应有尊重。

中国人民大学财经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在和我们谈起英国脱欧缘由时也说,英国人一直认为,自己为欧洲做了很多贡献,但是又受到排挤。欧盟总是由德法意等这些欧元区国家说了算,而资源也都倾向于投向中东欧,但英国并不太愿意为这些国家埋单。经合组织今年6月发布的最新报告认为,虽然欧洲经济已从衰退中逐渐走出,但全球的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影响依然存在,同时新的问题也愈发凸显,比如难民问题。而相对而言,英国近年来在经济复苏的道路上保持了较为稳定的趋势,就业环境良好、福利制度完备,这无疑给予了“我嫌弃你”更多的理由。(韩兢 陈伟斌)

(责编:覃博雅、杨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