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贫穷和不安中的动容与坚强

人民网记者 王欲然

2018年04月09日16:04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图为:苏丹努巴摔跤现场。来源:东方IC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为:苏丹努巴摔跤现场。来源:东方IC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苏丹,这个位于非洲东北部红海沿岸的国家,有着悠久的历史,他是努比亚人的世代居住地,库施王国是其历史最强盛时期。对于你我,苏丹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却是饱受战火、贫穷的国家。

不过,这个被联合国宣布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和被失败国家指数列为“世界最不安定国家”的土地上仍有一些人,以实际行动坚持着自己的梦想,或为团结、或为尊严,让我们动容。

“女子挑战队”让女性参与足球运动不再只是梦

“我之所以要成为一名足球教练,是因为在苏丹,女人们还没享有参与这项运动的空间,”萨尔玛·马吉迪是苏丹加达里夫市阿哈里·加达里夫男子足球俱乐部的女“教头”,谈起为何选择从事足球运动,她如是说道。

马吉迪从16岁起就爱上了足球运动,每次看到她的弟弟在学校操场上训练时,马吉迪总会在一旁观摩教练员是如何指导队员练习基本功和战术动作。训练结束后,马吉迪会像模像样的和教练一起讨论执教技巧。久而久之,弟弟的球队教练便让马吉迪加入到团队,和男队员们一同训练。

不久后,马吉迪获得了喀土穆市希拉勒足球俱乐部13岁以下和16岁以下青年队的执教机会,她的职业教练生涯就此开始。

目前,马吉迪是获得国际足球协会(国际足联)承认的首位苏丹男子足球队的女性教练员。“我有决心打破这些限制,我的梦想是能执教一支国际足球队,”马吉迪在谈起这项荣誉时激动地说。

其实,在饱受战火摧残的苏丹一直都存在着女性从事足球运动的身影。2001年成立的“女子挑战队”足球队就是其中之一。这支球队从2006年参与了首场正式比赛到2014年举行表演赛的8年时间里,收获了大量忠实“粉丝”,其中还包括一些民间组织代表和外国官员。但尽管如此,“女子挑战队”等女子足球队仍然得不到苏丹政府的认可,甚至在苏丹政府回复国际足联的问询函中回复,“组建女子足球队是不道德的行为”。

如今,“女子挑战队”仍然坚持梦想,在球场上驰骋,击破对手的球门;马吉迪也在不断刷新自己的教练生涯。她们希望,国际足联能继续努力为其争取被承认和认可的地位,“希望女性踢足球不再只是个梦。”

努巴摔跤世代传承 我们希望拥抱的是和平与宁静

摔跤,在苏丹被称为“努巴摔跤”,是一项古老而又不断演变的竞技运动。说它古老是因为这项运动从当初抗击英国侵略就已成为一项传统运动。每逢丰收时节,努巴山区的各个村庄就会举行摔跤活动庆祝丰收。而演变,是因为这项运动在苏丹不同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规则和习惯。不过,“努巴摔跤”一直保持着抗敌入侵的意志和团结不同族群的精神,融入血液,不断传承。

努巴摔跤是南北苏丹最受欢迎的一项运动,每逢重大赛季,南苏丹首都朱巴的体育场内都挤满了狂热的爱好者。由于这项运动象征了将不同部落和族群的人聚集在一起,因此对战火中的南苏丹苏丹意义重大。甚至在2016年,前来朱巴参加停火和谈的反政府武装领导人马沙尔都要先前去观看一场摔跤比赛。

随着“泽博”雷卡·马哈茂德进入场地中央,周围观众的情绪被点燃了。他绕场阔步行走,向粉丝们炫耀他结实的肌肉。而比赛哨声响起后,面对着两名壮汉“笨拙”的抱在一起,观众们又沉溺在欢声笑语中。他们互相拍打着脑袋,彼此摸索着膝盖,尘土被扬起,随着扭打的俩人在不停旋转。……“泽博”一声怒吼,对手应声倒地。周围5000名来自苏丹努巴山的观众刹那间沸腾起来,相互拥抱。

“摔跤已融入到我的血液”泽博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我的父亲教会了我摔跤的技巧,而他,也是从他父亲那里学到的。”

努巴摔跤的传承不只融入了泽博的血液。2011年南苏丹独立后,唯一没受战火影响的运动就是努巴摔跤。不论是在团结州的伊达难民营,还是在冲突频繁的朱巴。只要双方在进行摔跤,那就会是宁静和欢乐的时刻。

“我们希望人们可以拥抱和平与宁静,在这里,没有人会讨论战争,”朱巴社区领袖邓说道。

(责编:王欲然、刘洁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