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参议员: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一条特殊并富有成果的道路

2018年06月25日07:36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法国参议员努豪·劳利先生接收人民网专访(图片:何蒨)
法国参议员努豪·劳利先生接收人民网专访(图片:何蒨)

人民网巴黎6月24日电(何蒨) “中国的发展模式具有特殊性,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唯一的、适用于所有国家的发展模式,每个国家都应当根据自身的经济、社会条件,选择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这是法国参议员、法属波利尼西亚代表努豪·劳利(Nuihau Laurey)先生对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解读。近日,努豪·劳利先生在巴黎卢森堡公园附近的参议院接受了人民网记者的专访,就中国发展模式、改革开放40年历程谈及了他的想法。

中国发展模式的成功

努豪·劳利指出,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如此规模的国家肯定需要特定的发展模式。中国的发展已经让上千万人口走出贫困,在他看来,这就是成功的体现。他指出,即便在发达国家中,也依然存在着惊人程度的贫困现象。此外,努豪·劳利以数码产业为例,指出每个国家都在积极发展相关领域,这是经济增长的新动力,而中国是目前唯一拥有能与美国数码产业巨头对话的企业的国家,而欧洲至今尚未发展出能够挑战美国的大型数码企业。

在经济稳定发展的同时,努豪·劳利也看到中国正与其他国家一起,面临着三大全球挑战。他指出,第一大挑战来自于环境。在面对气候变化、二氧化碳排放等关键问题上,我们都急需国际合作,这正是巴黎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意义,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单独迎击环境问题。但努豪·劳利也指出,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这让相关情势变得更加艰难。

在努豪·劳利看来,中国的第二大挑战来自于贫富不均。他指出:“如今的世界正面临着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财富分配不均的情况,自由主义经济理念在上世纪80年代给予很多西方国家领导人以灵感,例如美国的里根和英国的撒切尔夫人,这些政策确实在当时创造了非常好的经济效果,但如今这些效果已开始转向负面。”正因此,努豪·劳利强调,不同国家都要根据自身条件,思考解决贫富不均的解决方法,中国在这个方面做出了巨大成绩。

第三大挑战来自于安全。努豪·劳利认为,最近几年来中东地区的战争和恐怖主义问题不断升级。他指出,安全问题也不是某个国家可以单独解决的,需要国际间协作,但我们面临的现状,是曾经强调国际协作的美国开始改变立场,不再以合作为主。努豪·劳利指出,正是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看到特朗普总统不断强调“让美国重新伟大”,而法国总统马克龙强调的则是“让我们的世界重新美好”,这俨然是两种对立的视角。

中国改革开放的三段历程

关于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历程,努豪·劳利认为可以用三个阶段来分析。但在分析之前,努豪·劳利多次强调,我们不能轻易从外部来评判一个国家内部发生的巨变,即便要作出评价,也要保持谦逊的态度。他引用了一句圣经谚语,叫做“我们只看到邻居眼里的秸秆,却看不到自己眼中的大梁”。言外之意,是指人们习惯于对他人吹毛求疵,却无法正视自身的问题。努豪·劳利认为,西方人已习惯于分析自己的经济模式,但他们在分析中国时应当有所注意。

努豪·劳利指出,如今的中国是世界各国不可忽视的经济和政治合作伙伴,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她在过去40年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国的40年改革开放源于邓小平,此后的中国社会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在他看来,第一阶段也即“世界工厂”的资本积累阶段,中国以非常低的人力和生产成本,成为世界各国不可忽视的合作伙伴。到了第二个阶段,中国开始发展自己的国内市场,居民收入增长,购买力不断增加,如今许多国家都不再把中国仅仅视为世界工厂,更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的市场,所有的外国企业都渴望能在中国市场销售。

在努豪·劳利看来,如今的中国正在进入第三个阶段,也即中国开始走向真正平等的国际合作阶段。他指出,就像以往的欧美企业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会开始进行国际合作,美国企业投资欧洲企业,或是欧洲企业到美国去发展,中国企业现在也正迈入这一历程。他认为,这个阶段中最困难的挑战,是如何保持关系的平衡,建立平等互利的长期合作关系。

努豪·劳利来自法属波利尼西亚,他给出了一个当地中法合作的成功案例。由于南太平洋的水产品非常受到亚洲市场的欢迎,一家大型中国投资集团已经与法波政府协商,在当地联合开发水产品农场。努豪·劳利指出,这就是一个平衡互利合作关系的典范,双方不再以买家、卖家的身份协作,而是一起投资开发,将很多先进的生物科技和海洋技术纳入项目,共同推进具有创新意义的长期合作。

面对中国取得的成绩和面临的挑战,努豪·劳利在访谈结束之时,再次强调了每个国家都要自己特有的经济模式的重要性,不要将某种所谓的美式或欧式发展模式想当然的认为适合所有的国家。在他看来,中国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并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果,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也面临着同样的选择,根据人口、社会、习俗、地理、经济条件,决定各自的发展道路。

(责编:蔡雪斌(实习生)、樊海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