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改组内阁应对“脱欧”

2018年01月13日08:4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1月8日,在英国伦敦,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中)与保守党主席布兰登·刘易斯(左五)等在唐宁街10号首相官邸前合影。蒂姆·爱尔兰摄(新华社发)

  1月8日,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宣布改组内阁。10日,新内阁在唐宁街集体亮相。

  内阁改组 一波三折

  在此次改组中,参与“脱欧”谈判的政府主要人物均留任原职。通过此次内阁改组,特蕾莎·梅内阁将迎来6名男性与8名女性成员,其中5名为少数族裔。这是自2017年6月英国提前大选后最大规模内阁调整。

  此次改组并非一帆风顺。在改组伊始,特蕾莎·梅所在的保守党接连在对外宣传方面犯下错误。此外,还有两位大臣并没有接受此次改组过程中的职务变动建议。

  美联社报道称,特蕾莎·梅这次改组原本想为内阁注入活力,拉拢更多女性和少数族裔选民,却因这些插曲招致媒体和反对党批评。英国媒体毫不客气地质疑特蕾莎·梅的领导能力,甚至怀疑其能否带领英国顺利赶在2019年3月的“脱欧”大限前完成与欧盟的谈判。其实,去年6月提前大选的挫败就已经使得特蕾莎·梅的领导力受到质疑。

  平衡势力 应对“脱欧”

  去年年末,国防大臣和内阁办公厅大臣相继因丑闻辞职。继在提前选举中失去了议会多数席位后,特蕾莎·梅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中迎来了新的一年。

  对于与欧盟的“脱欧”谈判,保守党内部一直存在两股力量:一部分人希望跟欧盟果断决裂,另一部分人则支持所谓的“软脱欧”,希望英国留在欧盟的单一市场内,继续接收欧陆移民。

  去年11月,保守党内部有多达40名议员签署针对首相的不信任函。这距离触发党内领导权争夺战仅差8票,凸显了保守党内部的分歧。当时,有英国媒体指出,如果这些分歧不能彻底解决,将令英国在“脱欧”谈判进程中的主导地位有所下降。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特蕾莎·梅此次改组的深层原因是为了保持‘脱欧’派和‘留欧’派之间的平衡以及巩固她在内阁和党内的权威,确保其自身能够掌握对“脱欧”谈判的主导权。”

  “脱欧”谈判 前路漫漫

  自去年3月启动了为期两年的“脱欧”程序后,英国于去年12月与欧盟就金融、移民权利以及爱尔兰边界问题达成了协议。本月,双方开始就一项过渡协议展开磋商,关于英国未来与欧盟在贸易等方面的一系列艰苦谈判将于今年3月启动。

  中国人民大学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王义桅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接下来即将进行的实质性谈判会涉及到将来英国与欧盟关系的定位。目前,德国默克尔内阁重组尚未完成,欧盟内部也存在着很多不确定性,‘脱欧’谈判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在此次内阁改组中,有两位大臣并没有接受职务变动的建议。崔洪建认为,特蕾莎·梅本想通过改组内阁树立威信,却反而暴露了她的权力和控制力的下降;另一方面,新加入内阁的成员能否成为特蕾莎·梅的支持者,也决定着她能否通过内阁改组巩固其自身在内阁中的地位,以确保“脱欧”谈判顺利进行。(毕梦静)

(责编:朱欣(实习生)、曹昆)

相关专题

深度阅读

选票政治捆住美国环保手脚 过去一年,美国政府大举对既存环境监管政策开战,退出《巴黎协定》或许是其中最令人瞠目的举动,但火力最密集的战场还是在美国本土。从废除《清洁电力计划》到松绑开采权、缩减保护区,从允许阿拉斯加猎熊猎狼到弱化西海岸鲸鱼、海龟保护,美国环境政策的全面倒退几乎前所未见。哥伦比亚大学的追踪研究显示,过去一年美国被松绑的环境监管政策已有86项。 【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

人民日报:澳大利亚政客应多些自省意识 “我们的地盘”,这是澳大利亚一些人眼中的太平洋岛国,他们习惯于把其他国家称为“非传统的外部力量”。这也就是为什么澳大利亚那个部长动辄拿出“我们不想要”“我们要确保”之类的句式,来表达其对太平洋岛国的傲慢。实际上,这种傲慢导致澳大利亚长期容不下其他国家与太平洋岛国的正常合作。 【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