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三党立场分歧显著 再谈组阁难上加难

2017年12月01日08:17  来源:新华网
 

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当地时间30日召集基民盟、基社盟(合称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社民党)领导人商谈联合组阁可行性。这是联盟党与自民党和绿党的联合组阁谈判失败后新一轮组阁努力。三党分别表达了合作意愿,然而立场分歧显著,谈判势必艰难。

【迟疑的意愿】

联盟党与社民党的组阁谈判还未启动,一起“草甘膦投票事件”就冲击了双方的互信基础。

欧盟成员国27日投票通过欧盟委员会将草甘膦应用许可延长5年的决定。草甘膦作为除草剂在全世界应用广泛,但因为存在健康和环保风险而备受争议,德国政府在此前多次投票中弃权,但这次来自基社盟的农业部长克里斯蒂安·施密特决定投支持票,触怒了社民党。来自社民党的环境部长芭芭拉·亨德里克斯指责施密特“背后搞鬼”,因为本来双方说好了继续弃权。

社民党领袖马丁·舒尔茨也指责农业部长的做法“不光彩”,“严重损害联邦政府领导层内部以及党派之间的互信”。

领导基民盟的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公开训诫施密特,称其投票决定不符合政府既定政策,“希望类似事件不再发生”。

舒尔茨一度坚持社民党要当反对党,近日在总统施泰因迈尔协调下对联合组阁谈判松口。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德合作中心副主任杨解朴说,舒尔茨对立场松动的解释是,政局发展让人始料未及,社民党有责任共同应对困难形势。然而,联盟党和社民党在税收、环保、难民、养老金、教育等问题上都有分歧,所以舒尔茨说,即便谈判能够得出联合执政协议,也要社民党内投票表决通过才算数,“这显示他疑虑很大”。

杨解朴说,社民党在9月选举中创下“70年来得票率最低”记录,原本为谋求政党长远发展决心不参与执政,但前一轮组阁谈判破裂,使社民党在压力下重新考虑和联盟党联合组阁的可能。眼下,社民党在谈判桌上虽握有一定主动权,但一旦进入谈判,就要担上避免谈判失败的压力,“既要妥协,还得要价,难度很大”。

【妥协的空间】

默克尔28日表示,任何新政府都要继续致力于有利于增长投资和稳固预算。德新社认为,这是默克尔对新一轮组阁谈判的原则立场。基社盟一位高层则警示道,希望社民党“不要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

杨解朴说,谈判能否顺利推进,关键在于三党能否化解一些重大分歧。比如在财政预算方面,政策保守的联盟党对预算赤字避之唯恐不及,坚持公共投资应量力而行;主张促进社会公平的社民党则要求加大公共投资。默克尔在这方面愿意作出一定妥协,但“底线”是不能增加债务。

关于税收制度改革,当前德国国库盈余达到历史高峰,各党都提出减税方案,但目标不同。社民党希望对中低收入人群减税,对高收入人群增税,这同联盟党有分歧。关于是否取消用于原东德重建的“团结附加税”,双方立场也不同。

社会保障领域,社民党坚持引入“全民医疗保险”。目前德国医疗保险体系以“法定医保为主、私人医保为辅”为基本架构:低于一定收入标准的人必须在200多家法定保险公司中选择一家参加医保;收入超过该标准的人可以自主选择加入法定医保或私人医保。社民党希望实现单一的全民保险,但基民盟担心这会加重医保支出负担。

另外,社民党还提出稳定并逐步提高退休金水准、接纳移民不设上限等要求,杨解朴认为联盟党在这些问题上不会有过多让步。

杨解朴认为,各方已充分预料到谈判的艰难程度,最终能否有积极结果,既要看合作意愿有多强烈,也要看妥协力度有多大。这场“后选举博弈”不会进展顺利。不过,随着圣诞节假期来临,谈判可能会慢下步伐,同时也提供了更多的回旋空间。(夏文辉)(新华社专特稿)

(责编:朱欣(实习生)、杨牧)

相关专题

深度阅读

走过5年,“16+1合作”进入成熟收获期 11月28日,贝尔格莱德泽蒙火车站一片忙碌,工人们进行着拆除轨排作业,为即将举行的匈塞铁路项目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至旧帕佐瓦段开工仪式做准备。 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回首2013年11月25日,中匈塞三国总理在布加勒斯特共同宣布,合作建设一条象征着友谊、合作与发展的铁路。 【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