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推动中日韩三方自贸协定谈判正面临有利机遇

——中日韩记者联合采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赵晋平

人民网记者 常红 寇杰 实习生陶稳

2018年11月13日21:53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资料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赵晋平

中日韩三国一衣带水,是东亚地区非常重要的三个经济体。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符合三国共同利益,对促进东亚区域经济发展、加快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以及推动全球化都具有重要作用。当前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势力有所抬头,全球经济和各主要经济体发展受到阻碍。在此背景下,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既面临新的挑战,也迎来加快谈判进程的重要机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赵晋平日前接受中日韩三国记者联合采访表示,中日韩三方自贸区谈判应该积极汲取和借鉴其他区域性自贸区的建设经验,以最终能尽快签署一个使三方都能满意,并能为中日韩三国都带来最大经济和社会效益的自贸协定。

日本记者: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赵晋平:首先应该看到,特朗普执政以来坚持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立场,不断挥舞加征关税的大棒,而且这种措施还在不断升级。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经济进入持续缓慢的回升阶段。2017年才开始逐渐进入新一轮的经济增长和回升阶段,但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由美国单方面挑起的中美经贸摩擦和贸易保护主义又使全球经济回升蒙上了一层阴影,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极大损失。

贸易摩擦和贸易保护主义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不仅反映在人们对经济的预期方面,其实际影响也在逐步显现。在全球经济面临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全球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贸易保护主义一方面给全球经济带来了不确定性、风险和挑战,另一方面中国和世界主要经济体都会受到一定冲击。

不过目前来看,由于特朗普加征关税的措施是逐步实施的,有些措施才刚开始启动,经贸摩擦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不能在短时间内完全释放出来。此外,中国在应对加征关税的贸易保护主义方面采取了很多积极应对措施,尤其是为了缓解企业困难和压力,中国政府在宏观经济政策和贸易政策方面给予企业以充分支持和必要帮助。所以从目前来看,加征关税对中国实体经济仍在可控范围内。

重复一句老话,“贸易战没有赢家”,美国挑起全球经贸摩擦和贸易战,对其贸易伙伴及美国自身来说都会造成相应影响,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过程。

韩国记者:美国中期选举结束,俄亥俄州被民主党所掌握,可以说特朗普是自食其果。在这个背景下,您觉得特朗普是否还会持续贸易保护主义政策?

赵晋平:关于中美经贸摩擦,中国方面一直本着认真负责和积极的态度,愿意与美国通过谈判和协商解决问题,但遗憾的是这些努力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效果。例如在今年5月19日,中美做了关于中国扩大美国农产品和能源进口方面的一致意见,但在5月29日,特朗普仍然宣布要对中国的500亿美元的农产品加征关税,直接推翻了双方的一致意见。

中国一直在努力消除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而且已经提出了很多建设性和实质性的建议,并准备实施。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仍然不断加征关税。所以从这点来看,我个人认为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具有长期性。

人民网记者:当前中日韩三方自贸区谈判正处于何种阶段,中方面临的最大难题是什么,以及如何解决这些难题?

赵晋平:2001年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在达成共识的基础上组建了一个学术层面的三国联合研究机制,该联合研究机制向三国领导人提出政策性建议,我当时作为中方研究小组的负责人之一参与其中。

2002年,中日韩三方政府决定就自贸协定问题开展研究,并从2003年开始三国联合研究机构正式开始就自贸协定问题进行研究,该学术联合研究持续到2008年。期间,三国的专家、企业家以及政府观察员就许多重点领域是否具备签署三国自贸协定问题开展了很多扎实研究,对企业和社会开展了广泛的调研。

2008年后,民间学术机构的联合研究被由政府主导的三国联合研究所取代,并于2009年开始由三国政府直接主导形成一个有关三国自贸协定的官产学研究,其中包括专家学者、政府官员以及企业代表。2012年年底三国经贸部长决定启动中日韩三方自贸协定谈判。

中日韩专家在讨论三国自贸协定问题时,各个国家都面临不同的困难和压力,例如在讨论农产品市场开放问题时,日本方面认为其中涉及到了日本许多敏感的商品问题,韩国也认为本国农产品市场开放的压力很难取得显著进展。而对中国来说,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在很多制造业领域还是处于相对劣势的地位,这种市场开放可能会给国内的一些产业造成冲击。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三国发展实际的变化,三国在自贸协定谈判过程中所关注的难点和敏感点也在不断变化。从2013年开始启动谈判到现在,全球经济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各国经济结构调整加快。从中国方面来说,工业化进程不断加快,制造业特别是工业领域的国际竞争优势也在逐步上升。

从全球来看,自由贸易协定自由化的范围在大幅度扩大,由只关注货物贸易扩展到服务贸易甚至是投资自由化,自由贸易协定的要求也在不断提升。此外,这几年自贸区发展也逐渐呈现一个新特点,即自贸协定谈判不再仅仅涉及大量的边境上议题,许多边境后议题,如环保、政府采购、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也逐渐有较多涉及。

中日韩自贸协定启动谈判以来,三方达成的共识是要打造一个高标准的自贸协定,因此中日韩三方自贸协定谈判也会面临更多的新敏感问题。此外,一个成功而良好的自贸协定自贸协定需要建立在彼此之间互信和保持良好关系的基础上,中日韩三国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就目前来说,加快中日韩三方自贸协定谈判有三个有利条件。其一是和当前的与贸易保护主义有密切关系。贸易保护主义告诉我们,国与国之间的合作一定要建立在相互信赖和互利共赢的基础上。美国挑起贸易争端和贸易战实际上是在告诉我们这些深受其害的国家和经济体,我们只有不断加强彼此之间的经济合作,才能争取到更多的发展机遇和空间。所以从这方面来说贸易保护主义恰恰是一种倒逼机制,逼着我们加快中日韩三方自贸协定的谈判进程。

其二,近年来中日韩三国在自贸协定建设方面都积累了丰富经验,同时也具备了应对各种复杂情况的能力,这对加快完成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具有非常重要的促进作用。

第三个有利条件是近年来中日韩三国彼此之间的关系有明显改善。三国领导人互访对促进三国关系发展奠定了一个良好而坚实的基础,而且三国领导人在东京领导人会议上已经就加快自贸区谈判进程形成一致意见。所以总的来看,当前中日韩三方自贸协定谈判既有高层推动、也有经济发展的需求和企业需求,同时还共同面临一个推动谈判的重要契机。

环球时报记者:目前来看,中韩自贸区建设能否为促进中日韩三方自贸协定谈判提供一些有益经验?

赵晋平:中韩之间的自贸区建设已经积累了丰富的成果和经验,如果我们能在已经形成的的成果的基础上通过做加法和减法,最后形成一个三方都能共同接受的框架,这实际上是一种最理想的谈判方式。

不过我们还是要充分尊重各国自主的选择和判断,最终签署一个使三方都能满意和接受的,并且能为三方都带来最大经济和社会效益的协定。虽然从当前来看,中日韩三方自贸协定仍需大量的谈判工作,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当前在外部环境压力加大、三国本身谈判动力不断增强以及三国领导人已经达成共识的情况下,三国自贸协定谈判进程将会明显加快。

日本记者:CPTTP(《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将于今年12月30日正式生效,这将对中国经济和中日韩三国自贸协定谈判产生哪些影响?

赵晋平:在东亚经济一体化过程中有多种路径选择,不同路径之间可以相互学习和借鉴的,不同组织的成员之间也可以通过谈判的方式加入另一组织。

从研究自贸协定学者的角度看来,我对CPTTP的达成持开放态度,它是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一个积极尝试,对于整个地区的区域经济一体化也包括对全球的经济全球化具有积极作用。

日本主导了CPTTP的谈判进程,并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这为中日韩三国自贸协定谈判提供学习经验。同时,CPTTP进程中的一些自由化理念和模式也值得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借鉴,取长补短。

(责编:贾文婷、常红)

深度阅读

新时代的中国提供全球经济发展新机遇 全球瞩目、世界期许,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即将开幕,黄浦江畔正迎来“不一般”的历史性盛会。改革开放40年,中国发展剑及履及。值此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节点,作为我国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作出的重大决策,首届进博会将进一步向世界昭示中国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的坚定决心。【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从田中角荣到安倍晋三 日本首相的16次访华足迹 10月25日至2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此访是日本首相时隔7年正式访华,也正值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和中日邦交正常化46周年。过去的40多年,中日关系历经风雨、跌宕起伏,历次日本首相访华都备受关注。回顾历史,人民网为您盘点中日恢复邦交以来,历次日本首相的访华足迹。【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