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俄罗斯】俄罗斯美术传奇采列捷利·祖拉布

2018年09月18日21:59  来源:focus.sinorusfocus.com
 
原标题:【邂逅俄罗斯】俄罗斯美术传奇采列捷利·祖拉布

  当您到访莫斯科时一定看到过胜利广场上直冲云霄的方尖碑和莫斯科河中伫立的彼得大帝建立俄海军300周年雕塑。纽约曼哈顿联合国总部前的《善必胜恶》的雕塑也出自他之手。他就是是来自高加索山脉的格鲁吉亚的国际美术大师、俄罗斯艺术科学院主席采列捷利·祖拉布。

  沿着大师的足迹看莫斯科

  采列捷利·祖拉布可谓俄罗斯的传奇,莫斯科因他而改变。多处地标性雕塑都出自他之手。斯大林时期被毁的耶稣救世主大教堂修复工作是由他主持的。如今俄罗斯的大型宗教活动都在这里举办。莫斯科河中的彼得大帝建立俄海军300周年雕塑也是他的作品。他曾任胜利公园雕塑组总美术,直冲云霄的方尖碑与催人泪下的犹太人走进焚化炉组雕也都出自他之手。如今的世界杯主赛场卢日尼基体育场曾是1980年的奥运会主会场,而采列捷利·祖拉布当年是奥运会的总美术,因此他也获得苏联时期的友谊勋章。

  艺术科学院的拯救者

  俄罗斯艺术科学院建立于1757年,曾经名为俄罗斯帝国艺术科学院,苏联时期称为苏联艺术科学院,在不同的时期为俄、苏培养了无数的美术大师。我们耳熟能详的列宾、谢洛夫、库因芝、希施金等等都来自艺术科学院。然而上个世纪90年代,苏联的6所科学院基本都因国家无暇顾及而解体。采列捷利·祖拉布利用自己的社会影响力,经不懈努力最终保全了艺术科学院。俄罗斯艺术科学院被重新列入国家预算单位,并建立起俄罗斯美术科研与教学体系。

  2017年美属波多黎各被玛利亚飓风摧毁,采列捷利·祖拉布的新作《新世界的诞生》在那里屹立不倒。这既是传奇也是拯救。

  艺术创作永不停歇

  采列捷利·祖拉布经常说:“每天我都在画或在做雕塑。这能给我带来快乐。”能保持这样的状态与情怀绝不是一般美术工作者能做到的。很多美术工作者经常抱怨创作之苦之累,其实如果带着这种心态,那也只能做一辈子匠人。有了状态、情怀、天赋才能成就大师。从采列捷利·祖拉布的油画与雕塑上能看到不仅是他远离苏联现实主义流派,有着表现风格且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带有强烈的俄罗斯、格鲁吉亚民族特色。他在不停地探索,他的艺术也在不停地发展。

  重情重义的亲善大使

  采列捷利·祖拉布与俄罗斯诗人、演员、歌手维索茨基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他们都是当年的文艺青年,采列捷利·祖拉布盛情邀请维索茨基新婚之旅到自己家乡格鲁吉亚。维索茨基夫妇应邀而来,他们非常喜欢格鲁吉亚自然风光、格鲁吉亚人的热情好客。兴致所至维索茨基拿起吉他自弹自唱,突然弦断了。这是一个不好的征兆。后来,维索茨基不幸去世。

  维索茨基在世时经常出现拮据的情况,经常跟好友采列捷利·祖拉布借钱。维索茨基过世后家人找到采列捷利·祖拉布提出要还账,采列捷利·祖拉布分文不接。笔者也曾问过采列捷利·祖拉布,他只说有这事却从不提及具体数字。人已不在了,钱已不重要了。

  采列捷利·祖拉布的另一个头衔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他几乎每周都要与小朋友们一起写生,多年来一直如此。他对年轻画家的成长非常关注。采列捷利·祖拉布说:“我很高兴能跟孩子们一起画画,我非常希望年青人能把俄罗斯艺术科学院传承下去。”笔者请求采列捷利·祖拉布为在俄华侨子女举办大师班,他欣然接受说,“没有任何问题,提前约好,我非常愿意!”

  作者:孙锋  来源:中俄头条

(责编:刘洁妍、杨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