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人类发展课题 探讨和谐共生之道

常红、贾文婷、陶稳

2018年09月09日11:23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太和文明论坛可持续发展分论坛现场  贾文婷摄
太和文明论坛可持续发展分论坛现场  贾文婷摄

第二届太和文明论坛于9月7日至9日在北京举行。本届文明论坛主题为“科学文化·未来伦理·共同价值”,下设中外人文交流、前沿科技、可持续发展三个分论坛于8日举行,中外专家学者就三个领域主要议题展开深入讨论。

人文交流行稳致远筑牢国家交往“地基”

自古以来人文交流一直是国与国关系的重要纽带, 随着经济全球化发展, 人文交流越来越成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支撑。

在太和文明论坛人文交流分论坛上,国内外专家学者聚焦中外人文交流、“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等话题各抒己见。中美强基金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John Holden认为,随着世界的不断发展,尤其是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外文化交流显得尤为重要。正如孔子曾经说过的,“三人行必有我师”,人文交流最核心的目的就是相互学习。John Holden还表示,在相互学习的过程当中,最好的方法是行动,换句话说就是大家聚在一起讨论问题、解决问题。人文交流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创新,这种创新的方式可以通过媒体或者技术实现。

教育部国际司美大处处长陈大立围绕“新形势下的中美人文交流”谈了几点看法:一是,中美应共同营造人文交流的积极氛围;二是,中美政府间对人文交流合作的基本框架没有变化,今年中美将要续签《中美教育协定》《中美科技协定》《中美文化协定执行计划》,教科文三个领域最高层次的协定正在商谈续签,目前看进展比较顺利;三是,中美关系的未来在于两国青年。

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中联部前副部长于洪君认为,对外文化传播特别是在新时代下传播现代文化,与传播现代文明、发展道路、发展经验是联系在一起的。对外文化传播与文化外交以及国家总体外交有内在联系,但又不能完全视为统一。要研究好对外文化传播与我们自身的研究建设的关系,要研究对外文化传播与我们思想宣传工作的关系,不能把国内思想宣传工作的方式方法、思维手段简单复制到对外文化传播中去。要解决对外文化传播与吸收外来文化、吸收人类优秀文明文化遗产的关系,传播是不简单的输出,是一个学习、交流、互鉴的过程。因此,对外文化传播本质上是文明的互通互鉴,是和中国走向世界,世界认识中国,中国了解世界,世界接纳中国的过程密不可分、相互统一的。其归根到底是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服务的。

开罗大学国际法系教授Dr.Mohamed Sameh Amr表示,从文化的角度来讲,“一带一路”的举措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发展(2013-2022年)举措密切相关,是一个国际概念和理念交流的平台,有助于推动中非文化交流发展,保护共同文化遗产,促进人类繁荣,实现民众的理解与和平共处。

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 守护家园重担在肩

生存与发展是人类社会的永恒主题。人类需要走一条什么样的发展道路?答案很明确,那就是可持续发展之路。

波黑前总理Zlatko Lagumdzija认为,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就是变革,变革生产生活方式、治理方式。第一类可持续发展目标首先重点在于在教育。二是包容性,要把所有利益攸关方、所有受影响的人都包括进去。三是就业。必须要工作才能够继续前行,而工作跟经济增长是息息相关的。第二类可持续发展目标是卫生和人类的福祉,它们是息息相关的。第三类是清洁能源,清洁能源产业本身就是一个支柱,如果对这个支柱不重视,其他所有支柱都是一纸空谈。第四类是水资源和自然资源。第五类是交通。最后一类是电子政府和数字经济。

环境保护部中国-东盟环境保护合作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周国梅谈到中国在全球可持续发展中的新角色时表示,“一带一路”为推动实现SDG 2030年目标,做出了非常积极的、显著的贡献。“一带一路”伴随着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和大量投资与国际产能合作,如何使它变得更加低碳、更加环保、更加绿色,能不能够使它变得更加低碳环保和绿色,我想经过五年来的实践,答案是肯定的。五年来,“一带一路”交上了一份比较漂亮的答卷。从投资方面讲,截至2018年6月,中国与沿线国家货物的贸易累计已经超过5万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超过700亿美元,在沿线国家建设的经贸合作区总投资达到200多亿美元,创造就业岗位10万个,创造当地税收几十亿美元。

此外,绿色“一带一路”建设和联合国SDG 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可以协同推进,它们目标一致、内容密切相关,机制可以良性互动。

前沿科技改变生活 科技创新缔造未来

科技改变生活,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口号,人工智能、机器人等前沿科技正在改变和即将改变你我的生活。

在前沿科技分论坛讨论中,IBM副总裁、IBM中国研究院院长、大中华区首席技术官沈晓卫称,过去几十年,特别是过去十年,人工智能在很多方面取得了非常大的进展,今天人工智能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等领域已经出现很好的应用,但是我们对人工智能的期待实际上是非常高的。我们对人工智能并不仅仅局限于它能取得一场比赛的胜利,或某一个芯片研究的成功、某一个算法的突破,我们今天对人工智能的期待是希望它能够真正带领我们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改变我们的生活,改变我们的行业。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孟天广表示,大数据时代对政府影响很大。同时,政府也是数据的拥有者,拥有大量资产价值很高的数据资源,这些数据资源本身也有市场价值,中国、美国等很多国家政府正在推出公共数据开放,允许企业或社会主体开发这些数据,生产出更有社会效益的应用。

太和智库研究员张磊认为,从实践看,最先改变我们生活的是无人驾驶,利用人工智能做政治决策,用人工智能取代人的日常起居,这些还稍微有点遥远。最迫在眉睫的是,2020年开始,很多国家和汽车制造商都会推出商用无人驾驶汽车,这会令我们面临一个问题,即共生共融问题,后年估计会有相当大规模无人驾驶车出现。

德国汉堡大学信息学科学系教授、多模态技术研究所所长、德国汉堡科学院院士张建伟先生谈到中国与未来科技发展时表示,硬件生产周期快,市场大,老百姓接触新技术热情高,中国政府可以做一些引导,充分发挥中国的特点。同时,在技术、制度、法律、伦理方面,为世界在使用机器人方面作出好的示范。

(责编:刘晶(实习生)、樊海旭)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