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特雷斯

中国,多边主义的重要支柱(见证改革开放40年(20))

凌  云

2018年09月07日09:4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8年9月3日,古特雷斯在北京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
  中国网发

  2017年12月15日,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前中)出席会议。
  来自网络

  《见证:中国改革开放40年40人》
  商务印书馆2018年第一版

  69岁的安东尼奥·古特雷斯的形象富有亲和力:个子不高,稍有些发胖,灰白的头发,红色的领带,走路缓慢而平稳,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

  2018年9月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古特雷斯。这一次,古特雷斯是来北京出席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习近平指出,联合国是多边主义的旗帜。当前,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冲击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世界比以往更加需要多边主义,更加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联合国。习近平强调,中国同非洲国家长期友好,命运与共。中非合作始终是发展中国家心心相印的合作。中方愿同联合国就如何更好支持非洲加强沟通,深入探讨。

  古特雷斯说,非洲事务一直是联合国工作的重中之重。我这次与会就是要体现联合国对非洲和中非合作的支持。感谢中国始终关心和重视非洲,中非合作论坛已经成为南南合作的典范,将对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重要贡献,具有重要的全球性示范意义。

  “中国与联合国的合作是根本性的”

  与热情洋溢的前任潘基文相比,古特雷斯似乎更有一种稳重而坚定的力量感。熟悉他的人会从他的背景中去寻找这种力量感的来源:一位以亲民著称、又久经政坛历练的葡萄牙中左翼政治家,将公平、正义奉为终身的政治信仰,在“地球球长”的关键位置上为人类的和平与发展奉献心力。

  而中国人对古特雷斯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他是改革开放之初就来到广东的旅行者,是亲历澳门政权交接的葡萄牙官员,更是见证中国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到共建“一带一路”、不断走向开放的联合国“当家人”。

  2018年4月9日,记者在钓鱼台国宾馆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古特雷斯。那一次,古特雷斯应习近平主席邀请访华。在启程前往海南参加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前,他接受了人民日报全媒体采访。

  接受过无数采访的古特雷斯,那一天也显得有些兴奋——通过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超过7亿的受众观看了文字和视频采访。古特雷斯说:“我想这是我拥有过的最大的平台了。”两个多月后的6月15日,是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纪念日。他高兴地祝贺人民日报70岁生日,并接过了主持人递上的特别礼物——人民日报古特雷斯报道集。

  这本报道集里,有一张古特雷斯当选联合国秘书长后和习近平主席首次会见的照片,还有相关的报道。“谢谢!”古特雷斯高兴地用中文说。

  那是2016年11月28日,那一年是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45周年。在钓鱼台国宾馆,习近平主席会见了作为候任联合国秘书长访华的古特雷斯。习近平强调,中国将坚定支持他履行好秘书长工作职责,并指出,作为最具普遍性、权威性、代表性的政府间国际组织,联合国在应对全球性挑战中的作用不可代替。

  2017年1月18日晚,习近平来到日内瓦湖畔的万国宫,出席“共商共筑人类命运共同体”高级别会议。在第71届联大主席汤姆森和新近就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古特雷斯陪同下,习近平步入会场,全场掌声四起。古特雷斯说:“习主席,在您领导下,中国已成为多边主义的重要支柱,而我们践行多边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他向习近平赠送了周恩来总理1954年率团出席日内瓦会议的珍贵历史文件和1945年各国签署的《联合国宪章》正本复印件两件重要礼物。中国向联合国日内瓦总部赠送了景泰蓝花瓶。习近平说,中国是第一个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国家,将继续做联合国坚定的合作伙伴。

  几天以后,古特雷斯亲自录制了一段祝贺中国农历鸡年新春的视频。他讲述了与习主席的会面过程,强调中国为联合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还用中文拜年。他说:“鸡年象征着凡事早早行动,也象征着迎来新的开端。鸡年强调的是在工作中必须充满活力,下定决心,还要有强烈的责任感。”

  当年6月,古特雷斯来华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并在论坛开幕式上致辞。2018年4月,他首次以联合国秘书长身份正式访华,习近平主席会见了他。古特雷斯回忆:“习主席和我非常一致。我们都认为,当今世界面临很多复杂的问题,面对很多挑战,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在上升。但我们坚信,解决全球性问题只有一个方式,那就是全球性的解决方案——全球治理,而不是单边主义。我们需要更多的国际合作、多边主义、全球治理。”

  古特雷斯说,习主席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是对国际社会的重要贡献。他说,中国与联合国的合作是根本性的。中国坚定支持联合国的工作,是多边主义的支柱。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对全球化面临的挑战所作出的积极回应。“中国积极参与全球发展合作,和国际社会一道寻找解决应对全球挑战的全球治理机制。未来,联合国与中国的发展合作将进一步深化。”在访华前接受采访时,他对贸易战表达了明确的反对立场。他说,贸易战总是非常糟糕的,不仅对涉及其中的各方来说如此,而且对于整个国际经济来说也是如此。“我们需要国际合作,不管有什么问题,必须通过对话、通过严肃的谈判来解决问题。”

  今年9月,古特雷斯来华出席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行前,他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他表示,中非合作是南南合作的核心内容,对非洲乃至世界的和平与发展都至关重要。中非合作是非洲发展的重要举措,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以及非盟《2063年议程》的目标相契合。非洲的成功对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至关重要,而与中国的合作对非洲的成功至关重要。

  对中国历史和文化充满兴趣

  1949年出生的古特雷斯,恰巧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同龄人,其政坛经历也与中国改革开放几乎同步——他1974年加入葡萄牙社会党,1976年在首次民主选举中当选议员,踏入政坛。两年以后,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又过了6年,作为政坛新锐的古特雷斯到访广东的一座城市。后来,他以不同身份多次来过中国,1998年以总理身份访华。

  数十年过去了,古特雷斯对初访中国的印象依旧深刻。他说,那是清晨5点,在一座连接城市两个部分的大桥上,自行车和行人川流不息。在他的记忆里,那个城市的街头“没有一辆汽车,却有数以万计的自行车”。在那以后,他又来过中国很多次,如今的中国“你几乎已找不出1984年的样子”。有一次,他特意旧地重游,在同一座桥上却看不到一辆自行车。当年那座城市到处是平房,现在除了一部分景观区,其他地方都找不到平房了。

  身为“理工男”的古特雷斯,毕业于里斯本高级技术学院的物理和电子工程专业,当过大学老师,执教系统理论和通信信号课程,英语流利,还能讲法语和西班牙语。但他真正喜欢的却是研究历史。他最欣赏法国史学家乔治·杜比和英国史学家艾伦·约翰·珀西瓦尔·泰勒。前者以研究中世纪历史著称,著有《法国史》,对历史的细节有生动的描摹。后者精于中欧史、英国史和外交史,对俾斯麦的研究非常深入。从历史的细节中,他触摸着不同民族的历史与文化。

  很自然地,古特雷斯对中国的历史和文化充满兴趣。2006年,他访问北京时来到老舍茶馆体验京味文化,当年的照片至今还挂在店堂里。2018年,他旧地重游,一踏入茶馆就听到“来了您呐,里边请”的京味儿吆喝。在老舍茶馆,他欣赏了龙嘴壶茶艺表演,品尝了老北京特色糖葫芦,还饶有兴致地拿起木槌敲打铜盘,“玩”起了鬃人。

  葡萄牙是一个诗的国度,古特雷斯非常推崇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认为他的作品“独一无二”。他还很喜欢当代艺术,是纽约切尔西等地的画廊以及众多博物馆的常客。他又是个音乐迷,在家最喜欢的享受就是听唱片,在纽约时经常去音乐厅看演出,访问中国时曾去音乐厅欣赏经典的交响乐演出,京剧表演也让他看得津津有味。他说,京剧就很好地展示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国文明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应该珍视这样的传统文化。“在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化相融合,文化不仅让人们团结在一起,并且能够推动和平对话与理解,在今天的世界中,这一点非常重要。”

  古特雷斯不仅是中国历史的观察者,某种程度上也是参与者。1999年,他作为葡萄牙政府代表团成员,出席了澳门政权交接仪式。他说,在和平、和谐的气氛中,看到葡萄牙国旗缓缓降下,中国国旗缓缓升起,“那的确是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后来他回忆,在这个过程中他感受到双方都充满善意。“虽然澳门回归的过程很复杂,但双方都能做到相互谅解。我认为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依据葡萄牙宪法,澳门并不算是我们的殖民地,而是由葡萄牙治理的中国领土。所以澳门的回归并不算领土移交,而只是管理权的移交。我们一直都承认澳门是中国的领土,而我们则仅对澳门进行治理。一旦时机成熟,我们就会离开,并由中国政府接手澳门进行自治。一切相关事宜都是由中方战略决定的。”

  朴素而有情怀的政治家

  多次访华的古特雷斯,有一个镜头给中国人留下特别的印象:虽然身居高位,他却自己拉着行李箱,一点都没有“官架子”。而葡萄牙人则熟悉他的另一段轶事:2002年,当他卸下葡萄牙总理职位后,每周数次到里斯本郊区的一个贫困社区给孩子们免费辅导数学。他从不允许记者跟随采访,也不许摄影记者拍摄他教的学生们的照片。他告诉学生们,自己这样做完全是个人行为,不是为了作政治秀。

  这两件事显示了古特雷斯的风格——朴素而有情怀。在他担任总理那几年,葡萄牙经济迅速发展,几乎实现了全面就业。政府在削减预算的同时增加福利,建立了最低收入保障制度,这是他的标志性成就之一。他也非常赞赏中国所取得的民生成就,认为中国的发展和现代化在全球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他说:“(中国有)数亿人脱贫,现在你们有一个目标是要完全摆脱贫困,这些巨大的变化全球罕见。毫无疑问,中国将会坚定不移地实现全面现代化,全中国人民都会受益于国家的进步。”

  古特雷斯谈到过自己所尊敬和喜爱的历史人物,都是为道义而不惜牺牲的政治家,其中一位是在他年轻时影响过他的瑞典政治家奥拉夫·帕尔梅;另一位是在他生命的成熟期影响他的南非已故领导人纳尔逊·曼德拉。“他们都倡导平等、进步的世界观,主张人人平等、社会平等。帕尔梅对他的国家和国际关系的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而曼德拉则是宽恕、容忍和社会重建能力的象征。”

  2005年,古特雷斯出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在两届、10年的任期里领导分布在126个国家的超过1万名员工,为超过4000万难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由于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以及“阿拉伯之春”带来的中东动荡,他遭遇了二战后最大的难民危机。2007年,他称伊拉克难民潮为“中东自1948年以来最严重的难民问题”。在第二个任期中,他努力为叙利亚难民提供援助。2015年,他批评一些西方国家“躲在紧闭的大门后,任由战争和暴力的受害者颠沛流离”,认为“当今世界的不公令人震惊”。

  另一方面,古特雷斯很重视在社会问题上与中国的合作。2013年访华时,他称赞中国政府的难民安置措施,为知名演员姚晨颁发证书,正式授予她联合国难民署中国亲善大使称号。出任联合国秘书长后,他同样积极鼓励中国民众参与到对未来至关重要的公共领域,如气候变化、保护濒危物种、人道主义行动等。在北京他说,很多中国年轻人包括一些名人积极参与到这些领域,提高了公众的意识。“我看到中国社会正作出越来越重要的贡献,中国的名人在各个领域参与进来,对此我非常赞赏和珍视。”这方面的最新例子是,2018年7月12日,古特雷斯宣布成立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被任命为联合主席。他希望马云和另一位联合主席梅琳达·盖茨能领导该小组加强人们对数字技术影响力的认知,并在数字领域促进国际合作。

  赞赏中国的担当精神

  古特雷斯喜欢吃中国菜,尤其喜欢劲辣的川菜。他告诉记者:“我还记得我作为葡萄牙总理访问中国的时候,去了重庆(那时候还属于四川省),当时我们吃了各种各样的四川菜,非常好吃,非常辣,我觉得正是因为它的辣让它更吸引人。”听到毛泽东主席曾有“不吃辣就不是革命家”的说法时,古特雷斯笑着说:“我们正在推动联合国的改革,有的人也把它叫革命,但是我觉得它是一个改革,目的是让联合国更加高效,更好地服务于人民,因为人民才是最重要的。可能我还得多吃点四川菜,才能更好地推动改革。”

  多次访华的古特雷斯去过长城,也知道中国有句俗语“不到长城非好汉”,不过他谦虚地说:“我觉得自己算不上好汉,可能这句话对我来说不完全适用。”但葡萄牙前社会党总书记安东尼奥·塞古罗说过,古特雷斯是个“未雨绸缪的强者”,做任何事都会深谋远虑,但决定了的事就坚决去做。他本人也曾在接受葡萄牙媒体采访时说:“我喜欢行动,喜欢脚踏实地,喜欢那些迫使我不断介入的事情。”

  在联合国的改革问题上,古特雷斯就展现了勇气。他曾经在一场关于联合国改革的会议上直截了当地说:“最近有人问,什么事让我夜不能寐。我的回答简单:官僚主义。”具体来说,联合国“组织结构碎片化,工作程序高度复杂且费解,繁文缛节无休无止……如果有人想让联合国发挥不了作用,没有什么办法比施行我们自己制定的条文规定更有效了。”他大声疾呼,联合国需要且正在进行一场广泛而大胆的改革,要简化决策流程,使决策更贴近所服务的人民;要实现更加透明、高效和负责的机构运作,改革繁琐和成本高昂的预算程序,撤销重复的机构,更好地为所有会员国服务。

  对为了联合国崇高使命而做出牺牲的维和人员,古特雷斯也表示了高度的敬意。他在参观中国维和警察培训中心后表示,中国不仅派出了大量的维和人员,还是向全球维和事业投入资金第二多的国家。“如果有你们的保护,我可以去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他说,中国不仅承诺参与联合国所有维和努力,而且采取了实实在在的行动。“我们必须要让维和部队能够更安全地工作,加快政治进程,保护平民,这需要国际社会更大的投入。”他希望在此过程中,中国能够更多地扮演领导角色。

(责编:王欲然、徐祥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