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专家看好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及中法非三方合作

2018年08月24日08:48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人民网巴黎8月23日电(记者 葛文博)近日,法国席勒研究所非洲问题专家塞巴斯蒂安·佩里莫尼(Sébastien Périmony)接受人民网记者专访,看好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和中法非三方合作前景。

记者:您如何评价近年来中非合作及“一带一路”倡议同非洲国家对接的情况?双方是否都从中获益?

佩里莫尼:中国在非洲建设的项目、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同历史上许多梦想将世界连在一起,尤其是让非洲扮演更多角色的经济学家、政治家们曾提出的构想存在诸多契合点,应该说,中国将他们的梦想变为了现实,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自己发展壮大了,有能力为非洲和世界提供公共产品,另一方面也是这一倡议符合世界和平发展的广泛共识和时代潮流,是顺势而为。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建立在平等互利理念基础之上,这就是其在非洲得到广泛欢迎的原因。中国方面,其助力非洲经济发展,改善营商环境,不是因为中国是“圣诞老人”,而是这里有中国的巨大利益。非洲方面,三千多家进入非洲的中国企业创造了超过三百万个本地工作岗位,非洲同时得到基础设施建设、劳动力流动等中国改革开放40年保持年均9%增长率的成功经验,并不断充实这一发展需要的物质基础。非洲曾多年举步不前,而中国近15年在非投资、耕耘正在一点点地扭转局面,激发非洲的经济活力。

记者:您对即将到来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有何期许?

佩里莫尼:联想到峰会前几个月的种种迹象,我对本届峰会充满期待。今年5月西非的布基纳法索同中国恢复邦交,这一方面是政治认同,另一方面也归功于“一带一路”倡议强大的经济感召力。上个月,习主席访问了包括南非、塞内加尔、卢旺达等非洲国家,体现了他对中非携手共同发展理念和政策的坚持。而上个月的金砖峰会,证明了南非及其所代表的非洲开始在世界经济舞台和世界经济历史上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这离不开同为金砖成员的中国的支持。

在这种种美妙前奏后,我们终于要迎来这首乐章的高潮——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中非政府首脑、顶级专家学者云集北京,为中非合作献计献策。我认为,本届峰会将取得丰硕成果,而且必将取得两大积极效果。一方面,中非合作力度和契合度将得到加强,项目规划、投资和对接将长期化并持续增加,有助于根除部分非洲国家由于历史原因遗留至今的贫困、饥饿、腐败、种族对立等现象,助力非洲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另一方面,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非洲对接范围将更为广泛,对接机制将更为完善,对更为高级、立足长远的项目有更多倾斜,帮助非洲实现核电等梦想,为中非合作长期可持续发展提供更新、更强的动力。

记者:您对中法非三方合作有何看法?三方合作有无加深必要和条件?

佩里莫尼:多方面原因促使中法非应当积极开展三方合作。

一方面,法国对非经济控制政策已“走入死胡同”,穷则思变。法国对非经济控制最有效的机制是控制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法国的管理层牢牢控制西非国家中央银行和中部非洲国家银行,决定货币的流向,限制财政支出,非洲14国一亿八千万人口丧失了货币自主权。法国的控制导致货币羸弱、法语非洲进口多出口少,已激起非洲多国的不满,越来越多的人反对这一“殖民货币”。

经济控制并不能减缓法国在非经济权重下降的趋势,以塞内加尔为例,法国驻塞内加尔大使馆2016年的调查报告显示,这一权重从2002年的24.3%降至2016年的15.9%。法国在塞内加尔乃至更广泛非洲的退却原因在于,其近年的对非政策并不高效,缺乏对非洲全局的眼光、计划和必要资金,合作细节匮乏、难以落地,根本原因在于缺乏积极的政治意愿,只是想保住影响力罢了。目前非洲不是法优先事项。马克龙上任后曾访非,但说的都是空话,充斥老旧的政治逻辑,非洲国家早已看清了,这些政策以前行不通,现在行不通,以后还是行不通。法国对非政策需要新方案。

而另一方面,中国对非经济合作则“欣欣向荣”,产生溢出效应。与法国相反,习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伟大倡议对非洲不仅提供了技术、资金,更展示了强烈的携手发展的意愿。中国人专注基础设施建设,为非洲经济发展打牢地基,产生溢出效应。还以塞内加尔为例,中国2003年至2016年在塞的经济权重从2.7% 升至 10.3%,一跃成为塞内加尔最大的外资来源国。中塞合作使塞内加尔的市场变得重新活跃,也带动了法资向塞内加尔回流,并使法塞关系更加紧密。一些法企也通过一些合资合作等享受到带路资本和政策支持。这样的事在法语非洲普遍上演。

中法两国完全可以在非洲开展合作,我们既有共同利益,也可各自发挥独特作用。未来,中法可以在非洲继续延续在核能等领域的双边合作优势,也可以在更广阔的战略层面比如G20层面加强对接,但需要注意的是,非洲各个国家情况不同,不能大而化之,不能仅做出宽泛的条款承诺而不落实,应当倾听各个国家的需求。中国与法国在非洲的角色仍存不同,相互无法完全替代对方,“一带一路”倡议的包容性则为中法非三方合作留出足够空间。相信中法两国能在合作中,为非洲摸索形成自己的独特的发展模式各自发挥独特积极作用。

在非洲,法国面对中国,要么接受新的范式,在双边或多边层面加强同“一带一路”倡议对接,要么只能在经济和政治上持续后撤,哪种选择更好是显而易见的。我认为马克龙也许意识到了法国在非洲已走入死胡同,我们正处在法国对非政策转变的十字路口,新政府、参议院等近期对“一带一路”倡议较积极的评价是加强对接的积极迹象。然而我们的意大利伙伴已公开赞扬“一带一路”倡议对非洲发展、解决非洲贫困乃至帮助意大利摆脱难民潮问题的重要作用,近期设立 “中国特别工作组”(Task Force Cina),其政府高官首访地不是巴黎、柏林或布鲁塞尔,而是北京,他们已占得先机。问题已摆在法国人面前,我们应尽快做出选择。

(责编:刘晶(实习生)、樊海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