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保护,就是平等相待

人民网驻巴西记者      陈效卫

2018年08月14日09:42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近日采访巴西的一家中企,了解到这样的“奇事”:有一天,施工人员在东南部米纳斯吉拉斯州的丘陵带清理输电拉线塔区的树木时,突然发现树上有个鸟巢,企业聘请的巴西环境工程师便立刻下令封锁了现场,直到巢中的卵全部孵化成小鸟飞走后才重新开工。为此,企业停工前后长达33天!

如此重点保护的鸟是何方神圣?是濒危或稀有物种吗?绝对不是。它是一种名为“红腿叫鹤”的涉禽,遍及南美多国。在记者常驻的里约市,也经常看到其觅食的身影。

既如此,为何要如此兴师动众、停工这么久?环境工程师给出了答案:鸟儿不干涉人类的自由,人类也没有权利随意干涉鸟儿的自由。

换位思考一下,这个答案就特别容易理解。鸟巢是鸟儿产卵和育雏的“产房”和“育儿房”。施工现场的机器轰鸣声无疑会惊吓到亲鸟和雏鸟。若擅自对鸟巢进行迁移或“强拆”,又将直接剥夺两代鸟儿的幸福乃至伤害其性命!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造物主并没有赋予人类剥夺其他动物生存繁衍的特权。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在大自然亿万斯年的演进中,所有动物平等共进,本来并不存在着保护与被保护之别。今天人类自加的保护之责,实际上是一种“还债”和“赎罪”,算不得多么光荣与神圣。

作为地球上最年轻的物种之一,人类从开始直立行走到18世纪中叶,360多万年的漫长岁月才繁衍到10亿人口。但此后的一个半世纪,就骤增至70多亿。擅长延伸手臂和大脑的人类成为地球上绝对优势物种后,遂肆意开发、滥用资源,导致许多动物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栖息地,走向濒危甚至灭绝。据统计,目前地球动物灭绝的速度已上升到自然界正常灭绝速度的100至1000倍。

动物的灭绝带来了无情的惩罚,人类意识到了“后果很严重”,转而开始尝试补救。目前公认的理想补救方式是就地保护,即建立森林、地质、湿地等国家公园和野生动物保护地。就地保护的范围越广,动物活动空间和自由度越大,就越接近于原生态。在巴西68个国家公园中,面积小的有30多平方公里的里约市蒂如卡森林公园,大的有3.9万平方公里的亚马孙图穆库马克山国家公园。为了让动物充分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其中42个国家公园不对公众开放。

比较而言,动物园、水族馆、濒危动物繁殖中心等迁地保护,本质上更像寺庙放生行善,充其量只是一种亡羊补牢。实际上,若不以真善的人道主义精神去关心爱护动物,人类仍会陷入“破坏——保护——破坏”的怪圈和“后人复哀后人”的无奈。

巴西人认为,即使是就地保护,也有很多缺陷。人类圈定的国家公园面积再大,也不是动物的天然家园。对于绝大部分非稀有、非濒危动物而言,最好的保护方式是原生态的物竞天择。这就需要人类放下“万物主宰”的架子,抑制利益驱动下的过度开发,让动物按自然界法则生存繁衍。

那位环境工程师说得好:真正的保护,就是平等相待,和睦相处。各美其美,美美与共,这是巴西保护动物的真谛和灵魂所在。

停工33天,巴西为保护动物提供了范例。

(责编:刘晶(实习生)、樊海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