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愧巴西 

2018年08月14日07:02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人民网里约热内卢8月3日电(记者 陈效卫) 联合国粮农组织近日指出,到2050年,世界可耕地将增加6900万公顷。其中,巴西可耕地增长量为4900万公顷,占世界总增长量的71%。

“以一身系天下之安危”,巴西贡献何以如此之巨?

诚然,这与巴西的“天赋异禀”有关。巴西面积850多万平方公里,世界排名第五。但与排前四位的俄罗斯、加拿大、中国、美国不同,巴西纬度低、温度高、降水多,没有寒带冻土和沙漠戈壁,是标准意义上的地大物博。

不过,任何资源都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没有后天的保护,再富裕的国家也会沦为坐吃山空的“富二代”。“资源诅咒”描述的就是这种情况。

巴西也曾有过刻骨铭心的教训。素有“地球之肺”和“天然宝藏”之誉的亚马孙热带雨林,总面积750多万平方公里,其中巴西占60%强。上个世纪下半叶,巴西为发展经济,不惜在“广阔天地”里砍伐森林,开采煤矿,养牛放牧,烧荒垦地等,导致几十万平方公里的森林沦为寸草不生的沙砾。

到上世纪90年代,巴西人痛定思痛,开启了“拯救亚马孙”的伟大征程。为保护该地区生态和自然资源,巴西政府1991-2000年间累计投资近1000亿美元。2000年以来,巴西建立了面积达150万平方公里的世界最大自然保护区,2000-2017年巴西境内森林砍伐量降低了80%多。

与此同时,巴西也强化了立法。目前巴西环境法达2万多条,是世界上环境法最多的国家。其中世之罕见的“破坏大自然罪”属重罪,违者可被“先判后审”。环境法还规定:任何企业在施工前,都必须进行耗时长达1-2年的环评;施工期间一旦有破坏环境的情况,企业会面临数千万元的重罚乃至停工的危险。

巴西近年来的经济不振,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环境法过于苛刻的结果。反过来看,如果一味“战天斗地”,充分开发,以巴西资源之丰富,过上“好日子”并非难事。仅仅以农业为例,巴西有优质高产良田3.88亿公顷,其中9000万公顷尚未被利用。这些“闲置”的土地若作为国土面积计算,在世界排名中也将傲居第31位。

爱尔兰著名作家奥斯卡·王尔德在洞察人性弱点后曾戏言:“我什么都能抵挡,除了诱惑。”巴西人抵挡住了触手可及的诱惑,能开发而不开发,如此自警自律,委实令人敬佩。开发,自然是巴西直接受益;不开发,最终是全球间接受益,因为氧气、物种、淡水、矿石等资源从来都不是巴西一国“独乐乐”。在2016年奥运会开幕式上,巴西在用动人心魄的影像揭示残酷环境问题的同时,也向世界传递了这样的信息:我们缺电不是因为“差钱”,而是不愿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巴西人没有提炼出“先忧后乐”这样上升到哲学高度的格言,但却拥有了这样的实际行动和天下情怀。

晋商对中国社会进步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余秋雨先生因之前对此了解不深甚至存有误解而写下了《抱愧山西》这一名篇。在国际社会中,以巴西为突出代表的拉美国家同样处在了山西这样委屈的位置。对于坐拥丰富资源而不“会”开采的这些发展中国家,局外人似乎已习惯了使用“坐在金山上的乞丐”来描述。这一说法颇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意味,语气中透着惋惜乃至不屑,但巴西被外界定性的“懒”,却有其着眼长远、立足全局的深层考虑。有鉴于此,在重温余先生的《抱愧山西》后,笔者就禁不住将其中的“山”字更改为“巴”字,以此来表达对这个“历经误解而痴心不改”伟大国度的歉意、谢意和敬意。

(责编:刘晶(实习生)、樊海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