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生养孩子,国外家庭焦虑吗

2018年08月13日07:50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报道】约30年前,“超生”还是中国社会上下关注的一个热门话题,如今则人口形势急转,政策大大放宽,很多人口中却多了一个词——“生不起”。特别是生活在大城市者,有人不敢生,担心养不起,有人生了孩子后,为相关的花费、怎样培养好孩子而忙碌和焦虑,网络上一度出现“中国十大城市生养成本排行榜”。在很多国家,生养孩子的花销都是个话题,这也是出现低生育率的原因之一。《环球时报》驻外记者就美国、德国、日本、韩国等四个典型国家的情况进行了调查。

德国:听家长们细算育儿账

“生孩子不是一个好的投资。”德国《法兰克福汇报》近日的一篇报道直言,尽管德国的家庭政策减轻了父母的负担,但至少从经济上来说,抚养孩子难以得到相应的回报。不过,孩子可以“提高家庭生活满意度”,也是“国家繁荣发展的支柱”,因此,生养孩子不应只关注成本。

38岁的弗兰茨斯卡是汉堡一家幼儿园的老师,她的丈夫奥利弗是一名建筑设计师。两人养育了两个孩子——11岁的戴维迪和7岁的特蕾莎。这是一个典型的德国中产家庭,但说到孩子的抚养,夫妇俩与许多德国父母一样,感到“压力重重”。弗兰茨斯卡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她和丈夫每月收入加起来税后约为6000欧元(1欧元约合7.8元人民币)。每个月还得支付1000多欧元房租,日常生活费要2000多欧元,剩下的大部分收入都用到两个孩子身上了。

“在孩子18岁前,德国家庭都可以获得政府给予的‘儿童金’。”奥利弗说,有一个或两个孩子的家庭,每个孩子每月可发放194欧元;三个孩子的家庭,每个孩子可得200欧元;4个孩子则是每人225欧元。他算了一下,每个孩子到成年可以获得总计约5万欧元的补贴,尽管不算小数目,却不足以弥补家长的庞大投入。

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报告显示,6岁之前,每个孩子每年需要的基本支出约为6000欧元,6到12岁为7000欧元,13到18岁为8500欧元。也就是说,到成年时,家庭需要给每个孩子支付的费用约为13万欧元。对基本费用进行排列,住房和饮食居前两位,接着是购买玩具和电子产品,服装排第四。这还不包括很多额外支出,如同学间的交流活动、课外辅导费用等。如果孩子上大学,还要给每个孩子再支出10万欧元。报告同时指出,如果一个家庭不止一个孩子,那么平均每个孩子的养育成本就会下降。原因很简单:一些基本的装备,比如婴儿床、童车等可以重复使用。

家住慕尼黑的马特亚斯是一名汽车工程师,妻子斯蒙娜是一名医生,他们属于高收入家庭,有3个孩子。斯蒙娜告诉记者,两个在中学读书的孩子每人每月需要支出各种费用在1000欧元以上。这笔费用中,课外体育俱乐部及各种课程辅导费用占了一半左右。每年孩子参加夏令营,要额外支出上千欧元费用。他们的大儿子就读于海德堡大学,每月需要支出近2000欧元,包括房租、生活费、交际费等。

“收入较高的家庭,必须给就读大学的孩子每月近600欧元费用。这是法律规定,父母如果不给,孩子可以依法告他们。”柏林家庭法律师英格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不过孩子不能把这笔钱用于高消费,在社交媒体上展示。

为应付昂贵的抚养费用,许多德国家庭倡导“节俭养孩子”,例如一些玩具和衣物可以从二手店购买,家长们通过银行提供的定期、活期储蓄计划和教育基金项目,为子女的未来做打算。

1964年,德国生育率高达2.54,之后不断下降,并长期低于其他欧洲国家。近年来,随着补贴额度不断提高,幼儿园等基础设施增加,2016年德国新生儿激增,把生育率推升到1.59,约为欧洲平均水准。“德国战后婴儿潮一代已经进入退休潮,年轻劳动人口不足成为社会的大问题。”德国社会学者马塞尔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让家庭多生孩子,是德国的国家大事。在这方面德国还得向其他国家学习,不仅给予更多优惠政策,也要转变家庭观念。

日本:从一名当红演员的广告说起

日本当红演员高桥一生最近主演了一家保险公司的电视广告,高桥饰演的主人公在医院看着妻子生孩子,他脑海中浮现出接下来养育孩子所需要的庞大费用:上公立学校,需要800万日元(100日元约合6元人民币)花销,上私立学校费用是2200万日元,抚养费另需1600万日元,总共约4000万日元,等于买房子的费用……

高桥一生的广告可以说是为普通日本人代言。养育小孩的费用是日本家庭中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一笔开支。二三十岁的工薪族,年收入在300万到500多万日元之间,如果结婚买了房子,而且又养育孩子,经济上是比较吃紧的。

事实上,从怀孕开始就花费不菲。定期检查一次花费5000到8000日元,如果抽血,一次超过1万日元。生孩子时一般花费30万-45万日元。小孩出生后,一个家庭连续大把花钱的历史便开始了。日本小孩成长过程中需要经历很多仪式:生后七天命名,生后一个月初次参拜神社,生后百日初次吃饭仪式,第一次男儿节或女儿节,三岁五岁七岁都要纪念一下……

据统计,一名日本中学生每月花销约为13万日元。由于日本孩子上私塾比较普遍,为此每月大概需要4万多日元,如果报课外兴趣班,每年至少增加10万日元支出。日本的公立高中采取免费教育制度,每年家长只要负担24万日元左右的教材费等,而私立高中则需要交100万日元以上的学费。

大学四年,日本国立大学的学费合计为242万日元,私立大学的文科需要近400万日元,理科为500万日元以上。如果学的是六年制私立医科大学,那么学费是将近3000万日元。

一位家有两个幼子的母亲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今年4月她的大儿子上幼儿园,每月需要付保育费和饮食费5万日元,两年后小儿子也入园,那就是每月需要10万日元。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另外,幼儿园成立有后援会组织,要求家长都要参加且每月需要交500日元。这些妈妈不时聚会交流心得,不去会让人觉得奇怪,参加则又多出一笔开销。

为鼓励生育,日本政府投入很多。一个小孩出生,就能得到政府补助金42万日元。从出生到三岁,每月政府补助1.5万日元,从三岁到小学毕业,家中第一、第二个小孩每月补助1万日元,第三个小孩每月补助1.5万日元。但根据厚生劳动省发布的统计数据,2017年日本出生婴儿94.6万人,比前年少3万多人;出生率为1.43,连续两年下降。

客观讲,出生率下降,因素很多,比如晚婚、晚育影响较大,使得日本女性第一次生育平均年龄达到30.7岁;女性工作机会增多,生育孩子和工作难以兼顾,她们选择了工作。但年轻夫妇生育孩子踌躇主要在于经济因素。

韩国:仅半数妈妈“自信可养儿”

“迄今为止,政府花费逾100万亿韩元(100韩元约合0.6元人民币)用于提高生育率。”韩国广播公司今年3月的一篇报道写道:“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生育率从未出现反弹。”从上世纪70年代起,韩国的生育率就开始下滑,如今依然位居“超低生育率国家”之列,某种程度上显示韩国政府低估了民众对生娃的焦虑。

韩国女性家族部曾对1000多名育有9周岁以下子女的妈妈和准妈妈进行调查,发现无论收入高低,她们都认为“抚养孩子是件幸福的事”,但回答“有自信可以抚养孩子”的妈妈仅占半数。

据统计,韩国家庭月均育儿花费为107.2万韩元,占月均消费支出额345.8万韩元的31%。从养育不同数量子女的家庭来看,1名子女的月育儿费用为86.5万韩元,2名子女为131.7万韩元,3名子女以上为153.7万韩元。从全体受访者的具体花费看,托儿所、幼儿园或雇保姆的“照料费用”最高,占20.9%,随后是食品(14.9%)、上补习班(14.4%)、储蓄及保险费(14.1%)。

有说法称,韩国人在人生中最注重两件事,一是结婚,二是孩子的周岁纪念日。“抓周宴”是家庭一大笔支出,第一个子女“抓周宴”的平均费用约为260万韩元。在首尔一家名店举办“抓周宴”,33人以上套餐人均费用为7.26万韩元,如果参加人员未满20人,人均费用要达到19.8万韩元。

从给每一胎婴儿的补助,到增建儿童游乐中心、公共托儿所,从给予男性女性产假到提供托儿津贴,韩国政府这些年采取的措施不可谓不多。美国《大西洋月刊》旗下的“Citylab”网站8月3日称,表面看,这些投入让美国这样的国家汗颜,但效果不彰。挑战之一就是经济问题,韩国政府的财政补助远不足以覆盖育儿费用。韩国儿童保育与教育研究所进行的调查显示,韩国家庭平均每月得再拿19.8万韩元用来养娃。

在工作与孩子之间找平衡也使韩国女性承受着巨大压力。一旦有了孩子,她们的职业生涯就大受影响,而养孩子的压力又迫使她们不得不找工作。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韩国是经合组织中唯一一个孩子去托儿所托管率比母亲就业率高的国家。鉴于此,很多新妈妈不敢休产假也就不意外了。

近来,韩国社会刮起节约风。女性家族部今年1月发布“2016育儿文化认知调查”结果,96.2%的女性认为“韩国社会育儿文化有消费过度的趋势”。《世界日报》称,家庭主妇们对缩减育儿费用表现出很强的关注。为减少“抓周宴”费用,“self抓周宴”在父母群体中有着高人气。人们对育儿费用中占比高的用品的认知也在改变,85.2%的受访者表示有意购买二手幼儿用品。

美国:公私立教育,完全不同的路

美国家庭平均有三个左右的孩子,养育孩子的主要花销是分阶段的,大致可分为幼儿、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阶段。幼儿期,无论是高收入还是低收入家庭,六七岁以下的孩子不用投入太多,孩子们不需要接受早教,只是双薪父母会在托儿所之外花费一些保姆费。

托儿所费用一个月约为1700美元(1美元约合6.8元人民币),如果父母在周末偶尔外出,请保姆看顾费用为每小时20美元左右。而幼儿期的奶粉、鲜奶、辅食、尿布、湿巾等都很便宜,各种超市里都能买到,政府会从法律上限定价格。政府还会从税收上进行补贴。一些穷困家庭通过生育五六个孩子来获得税收补贴,尤其是单亲妈妈,补贴费用足以让她不上班也能过得很好。

小学初中阶段,如果是公立学校,不需要学费。但有些家庭送孩子上私立学校,每年学费2万到4万美元不等,8年下来,费用很惊人。到高中阶段,上公立与私立学校花费之差别大致同上。

以美国家庭一个16岁孩子为例,自小读公立学校,16年下来,总花费接近8万美元,对绝大多数家庭来说是能接受的。即便家里有三四个孩子,也不存在养育负担问题,而且孩子越多政府补贴越多,这也是美国家庭一般都有三个或三个以上孩子的原因。

对美国家庭来说,最昂贵的是大学费用,大学一般要读到硕士毕业,也就是七年左右。常春藤名校学费每年五六万美元,通常州立大学会对本州居民子女减免一半学费。《环球时报》记者一位同事的儿子当年考取普林斯顿大学,学费一年为6.3万美元,由于负担不起,她与丈夫商议后让儿子改读州立大学。

美国家庭对孩子的培养主要取决于父母的收入,公立和私立两条路已将下一代进行划分。整体看,美国家庭养孩子不难,但养好孩子,给他们提供最优质的教育却不容易。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华盛顿邮报》曾刊文称,在经济衰退或复苏阶段进入职场且处于职业生涯早期阶段的美国“千禧一代”有些特殊性,他们的年收入比前一个年代的同龄人少,他们甚至在生育孩子时仍在还大学贷款,所以养育孩子对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花费。

在美国,感慨“为人父母为何这么难”的声音也不少,丰富的现代生活已使生孩子成为“选项”,而非必须。各种育儿经、健康指导和教育选项也让家长面临更多抉择,让他们感到困难。

(责编:刘晶(实习生)、樊海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