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法兰克福都想成为“下一个伦敦”

本报驻德国记者 冯雪珺 本报驻法国记者 葛文博

2018年08月13日05: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法国兴业银行位于巴黎拉德芳斯的总部。拉德芳斯区汇集了众多企业总部和金融机构。

本报记者 葛文博摄

法兰西银行。法兰西银行是法国的中央银行,1800年成立,现为欧洲中央银行系统成员。

本报记者 葛文博摄

法兰克福的德意志银行总部。

人民视觉

工作人员前往法兰克福的欧洲中央银行总部上班。

人民视觉

“英国‘脱欧’将促使欧洲金融产业重组,欧洲其他金融中心的业务规模会增加。”巴黎欧洲金融市场协会首席执行官布瑞松日前表示。一旦英国离开欧洲单一市场,许多以伦敦为欧洲总部的金融机构将失去在其他27个欧盟成员国中的“金融通行证”,为此,一些金融机构考虑迁出伦敦,在欧盟国家寻找新的落脚点。作为这些迁出金融机构的重要承接地,欧洲金融重镇法国巴黎和德国法兰克福纷纷推出各种最优条件,吸引金融机构和从业人员迁入。

欧洲资本市场或将迎来机遇

“既然英国‘脱欧’已成定局,我们要做的就是将‘脱欧’带来的危机后果最小化,并转变为强化欧洲资本市场的机遇。”德国股票研究所所长克里斯蒂娜·伯藤兰格尔表示,英国“脱欧”会对欧洲经济和社会产生重大影响,企业、消费者和投资者都将受到直接影响。因此,欧洲各方应该在资本和金融市场尽可能多地争取过渡时间,关注更多建设性和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德意志联邦银行董事会成员安德里亚斯·东布雷表示,“脱欧”让欧盟直接失去了伦敦这一重要的金融中心,也要求欧盟尽快建立新的资本市场联盟作为补充。德意志联邦银行行长魏德曼强调,英国“脱欧”不会对德意志联邦银行监督干预金融市场的力度造成影响。德国央行不仅关注欧元市场的顺利运作,更关注在可能面临危机时,如何为清算系统参与者保证流动性。

“必须尽快在欧洲建立一个稳定的清算生态系统,拥有必要的清算所和充足的流动性,并建立一个有竞争力和支持性的框架;必须执行包括国际参与者在内的所有市场参与者的平等条件,以避免欧盟公司的竞争劣势。这样,我们才可能控制英国‘脱欧’的消极因素,把握主动。”伯藤兰格尔表示。

路透社的一项调查显示,由于英国“脱欧”,位于伦敦的金融机构预计转移及新建的岗位多达5000余个。巴黎欧洲金融市场协会近期的报告指出,此次搬迁或为法国创造3500个金融和银行职位以及近两万个间接就业岗位,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面临的不确定性,恰好为巴黎创造了成为欧洲金融中心的良好机遇。

法国向跨国金融机构发动“魅力”攻势

在英国决定“脱欧”之后,欧盟成员国投票决定将欧洲银行管理局总部从伦敦迁至巴黎。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此次搬迁不仅是“对法国吸引力的认可”,而且“加强了巴黎作为主要金融中心的地位”。法国财长勒梅尔说,法国经济回暖、财政赤字率稳步下降、外资吸引力持续上升,这都为法国金融业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

法国《回声报》刊文指出,“当前,吸引金融机构落地巴黎,竞争欧洲金融中心地位成为法国和巴黎从上至下的经济核心工作之一。”总统马克龙、总理菲利普和财长勒梅尔均表示要大力支持金融业发展,将巴黎打造成欧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

此前,法国政府已多次会晤国际金融机构、跨国公司高管等,表明欢迎态度。今年7月,菲利普与200名金融界人士会面,承诺放宽金融监管,宣布将在年底前落实一系列财政政策;取消工资税的边际税率部分;公司税降至25%,取消金融资产财产税;外来员工不管是哪国人,只要证明自己在其它地方缴纳最低保险,在3年内可暂时免交法国养老保险。

法国地方政府也积极行动,吸引跨国金融机构。巴黎大区议会主席两次亲赴伦敦宣讲,巴黎中央商务区拉德芳斯在伦敦投放广告,并宣布将打破巴黎40多年来未建超过100米以上建筑的传统,在2021年前兴建7栋摩天大楼,提供大约37.5万平方米的办公空间。

法国政府的“魅力攻势”俘获了不少“芳心”。除法国本土银行岗位回流外,花旗银行、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高盛集团等华尔街金融机构纷纷表态,将向巴黎转移业务。盛宝银行的宏观经济分析师克里斯托弗·登比克指出,“巴黎目前的税率和劳动力配置更为合理,在获取转移工作岗位上有优势。”

德国希望靠严格监管助力法兰克福转型

根据法兰克福金融协会数据,包括摩根士丹利、花旗银行在内的15家国际金融机构已提出将欧洲业务总部从伦敦移至法兰克福的明确计划,涉及共约1万个工作岗位,另有几十家国际金融机构计划两年内在法兰克福成立欧洲业务总部。

法兰克福金融协会主席胡贝图斯·韦思告诉本报记者,法兰克福具有成为“下一个伦敦”的优势。首先,德国是欧洲最大的经济体,是少数拥有AAA主权信用评级的国家之一,几乎每家国际金融机构都在法兰克福设有分支机构。尽管如此,韦思坦言,法兰克福至少需要5年才能建立可与伦敦比肩的金融网络,“如果法兰克福想要竞争欧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必须保持严格的金融监管制度,延续德国安全稳定的金融投资环境,吸引各国金融机构。”

魏德曼指出,摩根士丹利等国际投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庞大、构成复杂,想保证欧元市场正常运行,并保证充足的流动性,使法兰克福成为一个强大的多元化金融中心,无论是德意志联邦银行还是欧洲央行,都必须加强监管能力。

法兰克福即将迎来的转型过程并不容易。欧盟清算生态系统能否管理好受影响的业务?金融业迁移将如何影响成本和流动性?这是否会影响欧盟市场参与者的国际竞争力?这些巨大的不确定性直接影响到监管框架的修订以及风险评估的可靠性。

东布雷认为,伦敦作为老牌国际金融都会,其金融地位在英国“脱欧”后会依旧强大,“只是伦敦作为外资银行进入欧盟金融市场‘入口’的角色将会消失,法兰克福作为欧洲中央银行总部所在地、德国金融中心,可以迅速转型承担这一责任。”

(本报柏林、巴黎电)

版式设计:蔡华伟

(责编:冯人綦、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