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内战走向尾声

内塔尼亚胡访俄求合作

王  晴

2018年07月17日03:5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据报道,普京于7月16日在赫尔辛基与特朗普会晤,会晤的重点议题之一为叙利亚局势。各方密集开展相关外交活动。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7月11日访俄,并与普京会谈。

  据叙利亚通讯社近日报道称,7月12日,叙政府军进入叙南部德拉省首府德拉市拜莱德区,并在邮政大楼前的公共广场上升起叙利亚国旗。而德拉市正是叙利亚内战开始的地方。2011年,正是在这里的欧玛里清真寺广场爆发了第一场反对叙利亚政府的大规模示威游行。

  叙内战进尾声

  叙利亚军方6月24日发表声明,近期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地区消灭大量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残余分子,收复约1800平方公里土地。据叙利亚通讯社7月6日报道,叙政府军当天收复叙利亚与约旦边境上的重要口岸纳西卜。7月12日,叙政府军进入德拉省首府德拉市拜莱德区,正式收复整个德拉市。

  自2011年叙利亚陷入动荡以来,美国、俄罗斯、土耳其、以色列、伊朗等国在叙利亚的角力日益白热化。近期,伴随叙利亚政府军的捷报,政府军与反对派长达7年的内战正在走向尾声。

  “反对派走到了尾声,叙利亚需要一个结果。”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及西亚非洲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分析说。

  以安全受威胁?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7月8日曾表示,其访问俄罗斯时将重申以方原则,即伊朗必须从叙利亚全境撤军。而据路透社报道,以色列一名高级官员声称,内塔尼亚胡于7月11日告知俄罗斯,以方可以保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的安全,但莫斯科要让伊朗军队撤出叙利亚。

  “在叙利亚大势已定的情况下,以色列最担心的已经不再是阿萨德政府的去留,而是叙利亚外部势力,尤其是伊朗,利用现有局面继续在叙利亚保持势力,尤其是军事方面的存在。”李伟建分析称。

  事实上,埃以和约达成之后,以色列在中东的生存便不成问题,巴解组织和叙利亚单独都无法对抗以色列;而由于地缘空间,伊朗不具备能力协调各方、联合对抗以色列。但在以色列看来,因叙利亚局势,伊朗实现了在叙驻军,其完全可以协调叙利亚政府、黎巴嫩真主党以及加沙的哈马斯,把什叶派新月地带连接起来以包围以色列,这对以色列的生存安全直接构成实质性威胁。

  俄话语权凸显

  “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拥有重要话语权。自特朗普在叙利亚施行政策‘收缩’之后,俄罗斯显然已成为叙利亚局势的主导。”李伟建说。叙利亚局势有待“尘埃落定”,在之后的政治建构等一系列战后重建中,俄罗斯无疑都将保有重要影响力。

  内塔尼亚胡寻求在普京与特朗普会谈前与俄罗斯协商,已经表明:俄罗斯在中东的话语权越来越大,即使作为美国在中东最重要的盟友,以色列的核心利益也需要与俄罗斯协商。

  内塔尼亚胡日前就曾声明,以俄两国领导人经常会面,旨在确保双方进行安全协调并讨论区域局势。同时,以色列与美国也保持定期沟通。以色列与俄美两国所建立的关系,对于确保以色列安全至关重要。

  从对巴沙尔政府的态度变化上可以看出,为了让伊朗军队撤出叙利亚,以色列实际上已经做出妥协。

  但各方关系“微妙而复杂”。在内塔尼亚胡5月份访问俄罗斯时,普京就曾表示,战争结束之后,外部势力的确需要撤出叙利亚,这当然包括伊朗,进而引发了伊朗的不满。

  俄罗斯的核心诉求是在中东的利益最大化。目前来看,俄罗斯追求的是保持对叙利亚的控制;而另一方面则是在尽可能保持对伊朗的影响力的同时,防止伊朗对叙利亚的影响超过自己。

(责编:岳弘彬、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