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受争议的政治豪赌:安倍决定提前大选

2017年09月25日20:50  来源:新华社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5日正式宣布,将在28日召开临时国会并随后解散众议院、提前大选。

当天早些时候,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宣布将亲自创立新党“希望之党”,并出任党首,在“闪电大选”中迎头挑战执政党。

眼看森友、加计学园丑闻不断发酵,安倍想在支持率尚未跌至谷底的情况下通过此举延续政权,从长远来看是为修宪的政治目标铺路,但他的这场政治豪赌能否如愿呢?

跳过重要环节宣布解散众议院

安倍25日宣布,将于临时国会伊始解散众议院。这种打破惯例的做法广受争议。

原本,首相应在临时国会上面对参众两院发表施政演说,次日起各党代表在两院针对施政演说进行质询,而此次安倍跳过施政演说和国会审议的环节,直接宣布解散众议院,显示其执意提前大选。

3月24日,安倍在国会否认向森友学园捐款100万日元(约合6万元人民币)和对该学园低价购得国有土地上进行“政治性干预”。新华社记者马平摄

日本民进党、共产党等在野党强烈反对安倍解散国会的做法,抨击安倍政府“解散(众议院)是为逃避国会讨论(安倍的问题)”。

共同社最新民调显示,64.3%民众反对安倍在现阶段解散众院,仅有23.7%表示赞成。

据报道,日本众议院选举将于10月10日发布公告,10月22日完成投票。

一切都为修宪做准备

安倍受到森友学园及加计学园等争议影响,支持率有所下降,在不受国民信任的情况下,难以推动重大政策,所以他有意在支持率尚可而在野党无力反击之时,通过解散众议院、提前选举进一步巩固政权,以便继续推动改革,特别是完成一直以来的修宪夙愿。

应该看到,解散国会只是安倍政权续命以及巩固党内外权力的工具,真正目的是为修改宪法做准备。

修宪需要众参两院三分之二以上议员支持。如果自民党及其执政伙伴公明党不能在大选中获得众议院三分之二以上议席,安倍将不得不寻求其他党派支持,但这会面临很多困难。

如果安倍拼凑的修宪势力没能超过三分之二议席,他在自民党内的凝聚力将下滑,党内一些实力派人物可能取而代之,安倍在明年秋天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谋求连任的计划或将受到威胁,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以涉嫌违宪的方式强行推进修宪

这是安倍上台近5年来第二次提前解散众议院,不仅给外界留下滥用解散权的印象,也是安倍执政后不断掏空日本现行宪政体制的又一体现。

在安倍执政期间,对宪法条款和相关解释“合则用、不合则弃”。

5月3日,数万日本民众在东京集会纪念“和平宪法”颁布70周年,抗议安倍政府的修宪企图。新华社记者马平摄

例如,日本宪法规定,如果众参两院议员有四分之一以上提出要求,政府就有义务召集临时国会。但安倍内阁此前一直拖延召集临时国会,而现在又将在临时国会召集日解散,使得临时国会的意义名存实亡。

同样,在有关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中,安倍政权也是一举颠覆日本战后的长期宪法解释,为解禁集体自卫权“正名”。

颇为讽刺的是,安倍此次决定提前解散众议院,目的之一就是更顺利地推进修宪。诸如此类,以涉嫌违宪的方式强行推进修改宪法,这可谓是近些年安倍执政的一大“亮点”。

在日本,谁才有权力解散国会?

日本众议员一届任期4年。

根据日本宪法,有两种情况下可以解散众议院:一是众议院通过内阁不信任案或否决内阁信任案后,要么当届内阁全体辞职,要么在10天内解散众议院;二是日本天皇经内阁建议和认可后,可下诏解散众议院。

由于日本天皇只是国事象征,第二种情况通常被解释为代表内阁的首相拥有解散众议院的权力。这招也被视为日本首相制约国会和议员的“杀手锏”。

日本首相常利用这一“杀手锏”,在不利情况下扭转局面。但这也并非灵丹妙药。

2012年11月,来自民主党的时任首相野田佳彦在内外交困下解散众议院、重新大选,但自民党在选举中以绝对优势获胜,民主党痛失执政党地位。

当然,这也不是安倍第一次这么干了。2014年11月,他就解散过一次众议院,而且尝尽甜头。

(责编:覃博雅、王欲然)

深度阅读

美日韩“三角同盟”各有所图 如今美日韩三国以解决朝核问题为共同诉求,频频展现合作姿态,一面共同呼吁国际社会团结一致对朝鲜制裁和施压,一面不断向国际社会显示“三角同盟”的稳定性。在应对朝核问题共同利益的驱使下,美日韩结成“三角同盟”,但缝隙仍是存在的。【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环球走笔:做好每一滴水的文章 放眼全球,水污染和浪费情况依旧严重,水资源尤其是饮用水稀缺日益加剧。据预计,到2025年,全球将有半数人口居住在饮用水资源紧张的地区。带着紧迫感,用好大自然的馈赠,也许才是人类面对古老地球的真正成熟方式。【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