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斗不止的Uber终于选出了新CEO 科斯罗萨西能否力挽狂澜

张燕

2017年09月07日08:29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无人驾驶”了两个月的Uber终于迎来了新的掌舵人。8月28日,Uber董事会宣布,来自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的CEO达拉·科斯罗萨西将会出任Uber新CEO。科斯罗萨西表示,他将对Uber的企业文化进行改革,同时他还宣称,Uber可能会在未来18~36个月内进行IPO。

此前Uber董事会对于CEO一职争执不下,科斯罗萨西无疑是最后一刻杀出的黑马。据知情人士透露,三位候选人出席了 Uber 董事会召集的CEO票选会议,另两名候选人是此前呼声很高的通用电气公司前CEO杰夫里·伊梅尔特以及惠普企业总裁梅格·惠特曼。其中,惠特曼受到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公司、Uber早期投资机构Benchmark Capital的支持。但由于Benchmark是逼迫卡兰尼克辞职的主要力量,卡兰尼克的支持人更倾向于伊梅尔特。最终,科斯罗萨西被作为双方妥协的结果获得了最多票数。

新官上任,科斯罗萨西对于Uber恢复稳定至关重要。这家全球估值最高的未上市公司,在过去几个月以来经历了高管陆续离职、董事会内斗、创始人跟投资人对簿公堂等一系列“戏剧性”事件,同时还面临业务萎缩、刑事调查、知识产权纠纷等问题。科斯罗萨西是否能一挽狂澜,将Uber带回正轨?

投行经历或有助Uber早日上市

现年 48 岁的科斯罗萨西是伊朗裔美国人,于上世纪80年代跟随父母移居美国。曾在布朗大学念电气工程的科斯罗萨西在毕业后进入投行Allen & Company,仅用4年时间就当上了副总裁。随后,科斯罗萨西转至IAC集团,之后又出任Expedia公司CEO一职,并收购该公司多数股权。

在科斯罗萨西的带领下,Expedia迅速成长为市值230亿美元的旅游业巨头,收入从2005年的21亿美元跃升至2016年的87亿美元。在担任CEO期间,科斯罗萨西通过20多项收购和投资,包括 Hotels.com、HomeAway等,帮助Expedia 将业务扩展到新的垂直领域,使其在全球各地都有业务。

在担任Expedia的CEO之外,科斯罗萨西还担任《纽约时报》公司和运动特许商品经营公司Fanatics的董事会成员。

据知情人士透露,Uber董事会不仅看好科斯罗萨西在Expedia的骄人成绩,其在投行工作时的经历或许更有助于Uber早日上市。Allen & Company虽然是一家仅有200人的小公司,却服务过包括法拉利、Facebook、Twitter、Paypal、谷歌以及LinkedIn等大公司在内的IPO业务,同时也是京东当年进行IPO的联合承销商之一。

据了解,软银将对Fanatics投资10亿美元,或许成为科斯罗萨西的加分项。外界猜测,随着软银透露出对Uber股票的兴趣后,科斯罗萨西或许会在之后为双方的合作产生积极作用。

目前有关双方具体的聘用条约还未透露。据了解,与Expedia签订的长期协议里,科斯罗萨西持有的Expedia未归属期权价值达1.844亿美元。在企业高管离职时,他们通常需要放弃未归属的期权,而新雇主会给予他们相应的补偿。这意味着,科斯罗萨西的总薪酬可能超过2亿美元。

如何在内部斗争中寻找平衡点

科斯罗萨西的领导能力毋庸置疑,但困境中的Uber对科斯罗萨西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从近期董事会对CEO一职的选拔过程中可以看出,科斯罗萨西很可能卷入创始人卡兰尼克和投资人之间的斗争。此前“落选”的两名候选人皆表示,不愿意进入眼下董事会这潭浑水。

今年6月,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在投资人压力下被迫辞去CEO一职。在他离职后,他仍然拥有董事会席位、Uber 10%的股份和16%的投票权,并拥有新增3名董事会席位的权力。有报道称,卡兰尼克在辞职当晚信誓旦旦地说,“I will be back(我会回来的)”。随后,Uber董事会内部开始出现了“挺卡兰尼克派”和“倒卡兰尼克派”,双方在CEO人选上争论不休,各自坚持自己推举的人选。8月10日,斗争开始升级,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公司、Uber早期投资机构 Benchmark Capital起诉Uber创始人、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并要求将卡兰尼克永远从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驱逐出去。

诉讼文件显示,Benchmark认为卡兰尼克涉嫌违反受托人义务和合同,出于其自私的目的向董事会隐瞒一系列重要的信息,诱导Benchmark同意修改Uber公司章程和股东投票协议,将8人董事会扩大到11个席位,并由卡兰尼克掌握任命三个新增席位的权力。值得一提的是,卡兰尼克辞任CEO后,将手握三个席位中的一个任命为他本人,使得其在离职后仍然对董事会拥有一定的控制权。

就在Benchmark起诉的第二天,站队卡兰尼克的董事会成员开始反攻,要求Benchmark放弃Uber董事会中的席位和任命权,并至少剥离75%的股份转让给其他外部投资者。他们认为,Benchmark所诉事项应当适用民间仲裁,法院没有主体管辖权,并称Benchmark此举无疑是为了进一步掌控董事会,从而决定CEO人选。

外界认为,在Uber内部股东争战不休的情况下,科斯罗萨西的上任无疑可以看作是双方“暂时休战”的一个信号。进入Uber后,科斯罗萨西最重要的新角色就是扮演一个和平主义者。如何与卡兰尼克进行互动并在这位创始人的影响下寻找平衡,或许是这位新任CEO急需解决的问题。

对于董事会来说,如何解决连续亏损、带领Uber成长和上市或许是对科斯罗萨西最大的考验。要知道,Uber当下的核心问题是:要么持续扩张获得更多的用户增长,但这意味着亏损状态会持续下去;要么专注于在已有的市场实现盈利。卡兰尼克显然倾向于前者,而急着让Uber上市的投资人则支持后者。

从Uber的营收状况来看,尽管该公司今年第二季度的净收入为17.5亿美元,但Uber上半年依旧亏损13.5亿美元,这是卡兰尼克让董事会最不满意的地方。而Expedia在科斯罗萨西的带领下股价涨了6倍,赢利水平也大幅提高。如何在保持增长的情况下控制运营成本,或许正是科斯罗萨西的长项。

尽管科斯罗萨西已经公开表示,Uber可能会在未来18~36个月内进行IPO,但是在外界看来,在公开募资之前,科斯罗萨西应该先解决眼下Uber的“私人问题”,当务之急就是已经摇摇欲坠的企业文化。(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35期)

(责编:覃博雅、常红)

深度阅读

【盘点】习近平9次如何谈金砖? 作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合作的典范,金砖国家合作已成功走过第一个十年。迄今为止,习近平主席四次参加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五次参加金砖国家领导人非正式会晤。每一次会晤,都是一次谋求共赢的深入对话,为金砖机制合作注入正能量、增添新动力。【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金砖合作机制开启第二个“金色十年” 经过10年发展,金砖国家已成为促进世界经济增长、推动全球秩序变革、维护国际和平稳定的关键力量。智者善谋,不如当时。2017年,金砖合作进入第二个10年。正是在这样一个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重要节点,世界期待金砖成色更大、更实、更强。【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