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二战期间日本强征劳工历史影片《军舰岛》引发广泛关注

揭开日本“地狱岛”的罪恶(国际视点)

本报驻韩国记者  陈尚文

2017年08月07日05:5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位于日本长崎港西南方向18公里的端岛曾是日本重要的煤炭产地,二战期间大量朝鲜半岛、中国劳工被强征至此劳作。图为导游展示端岛的历史照片。
  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连日来,韩国电影《军舰岛》成为社会焦点。影片取材于二战期间日本强征朝鲜半岛和中国劳工的黑暗历史,上映8天观众即突破500万人次。票房成功的同时,影片也引发了韩国社会对“军舰岛”问题的更多关注,要求日本方面停止“选择性失忆”,正视历史罪行。

韩政府——

日本强征劳工是不争的事实

《军舰岛》的故事发生在1945年,讲述朝鲜劳工被强征至日本端岛(因形似军舰,俗称“军舰岛”),在恶劣的环境下从事苦力劳动,最后冒着生命危险出逃的故事。电影展现了朝鲜劳工经历的苦难,揭开了日本刻意隐藏罪恶历史的丑陋面貌。影片导演柳承莞说,《军舰岛》的首要目的是提供对历史的问题意识,希望该影片能为观众带来一段有力的观影体验。

2015年7月,这个被韩国舆论称为“地狱岛”的地方,曾作为“明治时期的日本工业革命遗产”一部分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构成这批“遗产”的23处工业设施中,许多地方都留下了数万朝鲜半岛和中国劳工的血泪。位于日本长崎港西南方向18公里的端岛,被认为是“最惨无人道”的设施之一。

端岛蕴藏优质煤炭,1890年被日本三菱公司买下后成为日本重要煤炭产地。二战期间,大量朝鲜半岛、中国劳工被强征至此,在海平面下1000米高温、高湿度的煤矿中劳作。根据韩国国务总理室下属的“对日抗争期间强制动员受害调查及国外强制动员牺牲者支援委员会”2012年发布的报告,1943年至1945年端岛上曾强征800余名朝鲜工人,其中122人在此遇难。据韩国行政安全部统计,目前生活在韩国的端岛生还者仅有6人。

韩国独立运动史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金度亨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日本陷入长期作战后出现严重的人力和物力不足,继而对朝鲜半岛、中国、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进行侵略、掠夺。对于沦为日本殖民地的朝鲜半岛,日军在物质方面抢夺粮食、棉花、牛皮等用于军粮、军服、军靴,煤炭、钢铁用于军需武器等,人力方面则包括强制征兵、强征女性为“慰安妇”和强征劳工。金度亨表示,日本将这段历史称为“强制连行”,韩国用词则为“强制动员”,两种措辞区别在于是否用于战争,而强征掠夺问题的根本在于日本采取方法是“不正当”“非法”的。

为平复申遗过程中来自韩国的强烈抨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日本代表在申遗时使用“被迫劳作”表述,承认“征用朝鲜半岛等地大量劳工在恶劣环境中工作”,并承诺在2017年12月前通过建立信息中心等措施向世人介绍这段历史。然而日本政府在申遗成功后即改变措辞,且迟迟没有履行承诺。

《军舰岛》上映后引发日方强烈不满,日本政府主张该影片是“被创造的故事”,不是一部反映史实的纪录电影。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称,包括日本强征劳工在内,日韩之间的财产请求权问题已通过1965年《韩日请求权协定》得到“最终解决”。韩国外交部发言人赵俊赫则回应,大量韩国人曾被强征至军舰岛并在严酷环境下劳役,这是不争的事实,韩方呼吁日本政府尽快、认真落实申遗时的承诺。

韩国《中央日报》称,对日本人来说,端岛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因为端岛展现了日本如何艰难地取得近代化成功的历史,也是日本右翼势力极力想要抹杀朝鲜人被强征到军舰岛服劳役、被折磨致死的历史。有舆论指出,如果日本强调《军舰岛》只是部虚构电影,那么真相远比电影更残忍。

见证者——

地狱生活讲述了一段血泪史

随着《军舰岛》电影的热映,朝鲜劳工的悲惨经历、日本侵略者的残暴罪行重新成为社会热点。对于这一历史问题,韩国国内进行了多个维度的呈现和讨论。

端岛朝鲜劳工生还者崔璋燮老人在观影后激动地说,“我在端岛过了3年多地狱般的生活。日本给这座岛申遗,却忽略有关强征历史的任何标识,是在抹杀那里发生过的事实!”有观众告诉本报记者,“此前并不知道这段血泪历史,但现在想去仔细了解”,“心情很沉重,军舰岛上的惨剧是每位韩国人应铭记的历史”。据电影发行商CJ娱乐公司称,《军舰岛》在上映前已销售至全球113个国家和地区。

8月2日,《如果倾听军舰岛》一书在韩国发行。该书由日本长崎人权组织编写,收录了端岛朝鲜、中国劳工证词和相关资料,曾于2011年在日本发行。“我们做重活,而每天吃的是大豆粕和糙米混成的饭配沙丁鱼末,每天腹泻、身体虚弱。一旦停下手中的活,监工就会把我拖去毒打一顿,直到说出‘是,我这就去干活’为止。我每天眺望故乡的方向,动过好几次跳海自杀的念头。”书中这段已故劳工徐正雨的证词,至今仍令人潸然。

韩国MBC电视台调查报道节目《PD手册》近日推出“军舰岛特辑”。节目中,97岁的金亨锡(音)老人清晰地记得:“1943年阴历10月20日,从三菱煤矿来了接收劳工的人。我们不敢反抗日本人,卡车上坐满了被强征的劳工。我的号码是4416号。”金亨锡老人回忆,他做的是煤矿掘进工作,每天劳作12小时,坑道内温度太高,汗流个不停,他用沾满炭粉的手擦汗,久而久之眼睛就不好用了。“直到现在,那段经历还时常出现在梦里。太恐怖了……”根据节目统计,包括端岛煤矿在内的7处“明治时期的日本工业革命遗产”设施共强征朝鲜劳工5.8万人。

在朝鲜半岛,也留存着很多强征劳工的痛苦记忆。1940年至二战结束,位于韩国仁川的富平公园曾是日本为前线提供军需武器的兵工厂。8月12日,由民众募款制成、首座缅怀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受害者的“强征劳动者像”将落户该公园。雕像制作者李原硕说,在兵工厂原址上设立雕像,就是让子孙后代铭记这段历史。

探访者——

只有真诚反省才能面向未来

当地时间7月3日至9日,一则题为《军舰岛真相》的视频宣传片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播出,滚动播放逾7000次。视频策划者、韩国诚信女子大学教授徐坰德说,宣传片旨在让全世界知道端岛上曾发生过的强征劳工历史,并要求日本树立正确史观。

从2015年至今,徐坰德教授曾8次探访端岛。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申遗成功后,端岛新增了旅游告示板、宣传影片等,但无论是文字还是解说,都丝毫未提及强征劳工历史。他表示,目前距日本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许诺的最后期限只剩5个月,日本仍没有任何要履行承诺的意图和计划,让人失望。如果日方继续回避责任,将有损日本的国家形象,也将抹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李熙子是韩国太平洋战争受害者赔偿推进协议会的共同代表,她办公室内的书架上摆满了日本强征韩国劳工、军人的相关记录和向日本政府企业索取权益的诉状。李熙子告诉本报记者,这些年来见到的被强征劳工、军人生还者和遗属有1500至2000人,而作为一名受害者家属,她感同身受。

李熙子只有13个月大时,父亲被日本强制征兵,从此杳无音讯。为寻找父亲的下落,李熙子从1989年开始关注二战受害者问题,2003年在日本引入韩国的“兵籍战时名簿”中,发现了其父从被征兵到战死的记录。她告诉本报记者,日本方面明明掌握着详尽的记录,却不告诉亲属,而许多劳工在艰苦环境中承受着非人待遇,他们的相关记录甚至已被销毁。

“如果电影再早10年上映该有多好,那时候更多被强征劳工还健在。”李熙子说,日本政府在端岛申遗前,就应该明确阐述那里曾发生了什么、承认错误,绝非如今的“选择性失忆”。她也希望韩国年轻人能重新回顾历史,并从中获取教训。

金度亨表示,日本发起侵略战争,给周边国家带来灾难,战后非但没有肩负起应有责任,还一直在否定侵略、歪曲非法掠夺强征历史。徐坰德说,围绕强征劳工、慰安妇等历史问题,日本政府在大量铁证面前选择回避责任,是不可取的。德国的“华沙之跪”曾感动世界,也获得了世人尊重。日方只有正视历史,真诚地反省与道歉,并承担起对受害者进行赔偿等责任,才能真正面向未来。

(本报首尔8月6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7年08月07日 21 版)

 

(责编:冯人綦、刘洁妍)

相关专题

深度阅读

美俄关系忽热忽冷:新一轮制裁使两国关系更复杂 在美国国会两院先后通过对俄制裁法案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尽管“表示反对”,但还是签署使之正式生效。随后,他发表声明称该项法案“存在严重缺陷”,且其中的一些条款“显然违宪”。近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国家电视台的一次专访中宣布,将在9月1日之前驱逐美国驻俄外交和技术人员共计755名。俄罗斯此举被普遍认为是对美国加强的新制裁所做出的反击。部分专家学者认为俄罗斯此次回击预示着美俄关系蜜月期的结束。【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联南苏团官员:中国维和官兵的战术素养是联南苏团的标杆模范 由联合国驻南苏丹特派团(联南苏团)组织的定向越野军事比武上,中国从尼泊尔、埃塞俄比亚等各出兵国维和部队以及联合国民事人员共15支队伍中一举夺冠。得知中国队得了满分,联南苏团官员史蒂芬感慨地说,“中国维和官兵配合默契,表现出极高的战术素养,不愧是联南苏团的标杆模范!”【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