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法兰西大区老工业遗址变身创新基地,国家“里子”一跃而成地区中心

“第三次工业革命”拿出时代范儿(记者观察)

本报记者  殷新宇  曹鹏程  李  鹤

2017年04月20日09:0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位于上法兰西大区的尚蒂伊城堡。
  本报记者 李 鹤摄

  里尔距离欧洲主要城市的交通时间。
  资料图片

  “11/19基地”的矿渣山前建起了新能源电站。
  本报记者 吴绮敏摄

  北加莱海峡采矿盆地的居民在清新的环境中健跑。
  本报记者 吴绮敏摄

  德赛耶的设计师在电脑制图。
  本报记者 李 鹤摄

  诞生在里尔医疗保健营养科技园里的机器人“Yumii”。
  资料图片

  扫描二维码
  看更多内容

  法国北部加莱地区的一家工厂,织机发出巨大而充满节奏感的声响,精美的蕾丝从机器的一端缓缓流出。

  一年前,传承着古老工艺的法国知名蕾丝生产企业德赛耶濒临破产,幸运的是,一家中国企业将其全资收购,拥有上百年历史的德赛耶在注入新鲜血液之后重获新生。

  传统得以传承,新的机会孕育生长——在加莱所属的上法兰西大区,这样的场景并不少见。上世纪70年代开始,随着资源逐渐枯竭,这个地区曾经倚重的煤炭、采矿与纺织等行业先后出现衰退,经济下滑严重,失业率高企。当地痛定思痛,从生态环保、“银发经济”、电子商务、工业物流等方面推动创新,如今已经初见成效,用大区议会主席格扎维埃·贝特朗的话来说,“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在大区悄然进行。

  一个连接多个大都市的要地——

  基于独特地理位置的物流产业

  上法兰西大区位于法国北部,是法兰西民族的诞生地。如果首都巴黎算是法国的“面子”,这里则可以算是法国的“里子”。

  这样的定位意味着,明明非常重要,却往往不为外人所知。然而,只要把视角拉出法国一地,就能体会到其枢纽性地位。在大区投资促进局亚太地区负责人刘权浒眼中,大区的地理位置处在欧洲西北部中心——以大区首府里尔市为中心画一个半径300千米的圆,巴黎、伦敦、阿姆斯特丹、布鲁塞尔、科隆等重要都市皆尽纳入,交通时间都约在两个半小时之内。欧尚、迪卡侬、乐华梅兰等一大批全球知名品牌,成为这一区域新的名片。

  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已有的雄厚工业基础,使得上法兰西大区很多相关产业发展迅速。

  高速公路上,巨大的箱式货车往来穿梭,仅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当地物流产业的繁荣。投资促进局提供的数据验证了记者的判断:这里拥有法国最大的物流产业集群。大区拥有超过1300万平方米的仓储,相当于全法国物流仓储总面积的17%。

  但随着经济的发展,运力还是紧张。在采访中,很多当地官员都提到“一带一路”倡议和相关理念,认为对当地经济发展很有启发,感觉交通运输和基础设施的改善确实是托举经济活力的重要因素。本报记者采访期间,恰值两年一届的里尔国际铁路技术展览会开展,吸引了法国、意大利、德国、中国等数百家厂商参加。

  展会第一排,中国中车的展台格外吸引人,几辆色泽艳丽的列车模型前围满观众。“电力机车、有轨电车和地铁车辆是中车在欧洲比较有优势的产品,我们准备在展会上重点推荐。”中车大连机车车辆有限公司国际业务部主任李智东说,这个展览是法国唯一的铁路行业专业展会,也是欧洲最重要的铁路行业展会之一。

  上法兰西大区是法国铁路行业最发达的地区,承担着全国超过四成的铁路建设量,大型铁路设备商的制造厂和专业公司云集,法国瓦朗西铁道试验中心还有铁路运输园区以及欧洲铁路协会也设立于此。

  刘权浒介绍,除了铁路,上法兰西大区的汽车制造业也是法国第一,此外,食品加工、纺织工业等也处在全国前列。

  事实上,工业一直都是法国北部经济引以为傲的资本。冶金、纺织和煤矿等产业,曾给这一地区带来了经济的繁荣,创造了众多就业岗位。当这些传统行业日渐式微时,上法兰西大区找到了新的机会,物流、铁路、汽车等行业异军突起,支撑起了转型中经济的基本面。但如果仅仅如此,似乎还缺少更多的亮点。

  什么能够代表上法兰西大区经济的未来呢?贝特朗对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记者说:“有两个地方,你们一定要去看看……”

  一个老矿区的再生——

  废弃矿渣山成为世界遗产

  名为“11/19基地”的园区原本是一片矿区。上百米高的矿渣山耸向蓝天,春雨过后,矿渣黝黑的底色中泛起星星点点的绿色。驱车法国北部,远处这些庞然大物非常惹人瞩目。“这是北加莱海峡采矿盆地,可是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了。”随行的上法兰西大区旅游局中国事务经理王儒英介绍说。

  距离一座矿渣山不远,有几栋红砖建筑,旁边还有一台已经生锈的选矿机械。生态环保企业发展中心总经理维克托·费雷拉告诉本报记者:“几十年前,如果我在这里说话,你们根本听不到我的声音。在屋外,也不可能看到蓝天。”

  运煤的火车隆隆作响,满身煤灰的矿工早出晚归。从19世纪开始,蕴藏丰富的浅层煤矿让这里成为法国的矿业重镇。当地原本鸟语花香的自然景观,被一坑坑矿井和一堆堆矿渣取代,成为法国污染最严重的地方。

  1968年,法国政府出台法令要求当地关闭矿井,但直到1990年,最后一处煤矿才被关闭。经过多年治理,废弃的矿区重新恢复宁静,黑乎乎的一切慢慢被蓝天和青草取代。2003年,当地矿业联合会开始推动“申遗”。2012年,这片采矿盆地,因其独特的人文遗产与自然和谐融合的现象,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矿区能有今日模样,生态环保企业发展中心功不可没。中心每年都在这里举办大型研讨会,为当地的循环经济出谋划策。借助专家,中心设计出更为节能环保的各类产品。

  “这里曾经是煤矿工程师的住宅”, 费雷拉手指一处两层的独栋小楼说,这幢小楼被各种环保科技加以改造,仅仅墙面保暖隔热就运用了5种材质。“这是一个样板房,我们会培训当地的建筑师,教会他们如何建造更环保的房子。”曾经的矿工中,很多人家的住房内部已经得到改造。

  工程师样板房附近,有风力发电机,还有一个成规模的太阳能发电厂,光伏板还能随着太阳的方向旋转。费雷拉说,中心已经在尝试着给附近的小区提供清洁能源了。

  比之技术上的支持,环保理念在这一区域的渗透,影响似乎更为深远。中心把很多居民培训为“环境大使”,通过他们在社区传播环保理念和知识。在中心,时常可以看到学校老师领着孩子们前来参观。这个由老矿区改成以环保产业为主的城镇如今小有名气,甚至在巴黎气候大会时被列为外国元首参观考察的目的地之一。

  诞生在旧厂房的科技园——

  信息产业创造两倍就业岗位

  它漂亮可爱,有一张萌萌的脸庞,身高与一个幼儿相仿;它能说会道,老人寂寞无聊时,可以陪着聊天;它耳聪目明,有人打来电话,它会“走”到老人近前,脸上大大的屏幕显示出来电人的视频图像。

  这个名为“Yumii”的机器人诞生于里尔的医疗保健营养科技园。该科技园商务拓展经理雷米·勃斯崔特介绍说,医疗保健营养科技园专注于“银发经济”,入驻园区的400多家高科技企业围绕着老年人各类需求进行科研和产品开发。勃斯崔特举例解释:老年人的味觉感受和年轻人不同,就有企业开发出既让老年人吃得开心,同时又健康营养的食品;老年人行动不便,企业研发出多款辅助老年人行动的器械,比如一款智能拐杖,一旦老年人意外摔倒,拐杖就会自动向老人亲友发出求助信息;为了预防和治疗老年性痴呆,园区内的实验室正在全力以赴地研究新药物。

  与医疗保健营养科技园关注老人不同,欧洲科技园的电子产品和技术受众则是年轻人。“我们是一个从纺织厂里走出的科技园。”园区的首席运营官马西莫·马尼菲科如是说。上世纪80年代末,一家拥有上百年历史的纺织厂倒闭,里尔人最终没有把它拆掉重建,而是花了很长时间去规划。最后,里尔市政府决定投资把纺织厂改造成一座“数字城市”,欧洲科技园区也由此诞生。2009年开始,信息科技领域的创新企业经过筛选后陆续进驻园区。

  园区与欧美相关领域的大企业建立合作关系,向企业提供更为专业的指导、咨询和培训,同时帮助这些企业搭建与里尔研究中心等信息专业研究所的沟通合作渠道。科技园不仅为稚嫩的小企业提供办公场地,还帮助他们寻找资金、开拓市场。“在这儿只要你有优秀的创意和技术,很快就可以得到完善并形成产品。”马尼菲科告诉记者,已经大约有40%的企业孵化成功。

  当年,纺织厂倒闭,5000多名工人失业;到2020年,欧洲科技园内的企业将会超过500家,创造上万个就业岗位。

  一片期待外国投资的热土——

  中资企业从这里辐射欧洲市场

  在采访中,我们深深感到,创新驱动、转型升级是一个并不以经济发展阶段为决定因素的全球性话题。发达国家在这方面所面临的技术资本供给、机制体制改革、社会观念重塑等命题,并不比发展中国家少,同时也给“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很多机遇和信心。

  不久前,中国企业比亚迪宣布,将在上法兰西大区的博韦市阿洛讷镇投资1000万欧元成立电动汽车组装厂。签约现场出现了意味深长的一幕:作为法国地方政府引进的项目,除了大区、地市、中方代表,还特别邀请了法国负责工商管理的政府代表参加签约。据了解,国家部门的加入,就是为了保障今后的合作,随时推动需要国家部门来突破和协调的相关政策。如此“简政放权”的姿态,衬托出今日法国对外国投资的高度重视。

  为何选择在法国北部设厂?“法国是欧洲最大的大巴市场,上法兰西大区博韦市地理条件优越,且当地政府积极鼓励电动车发展,”比亚迪欧洲分公司总经理何一鹏说,该项目计划于2018年投产,前期主要生产电动大巴,后期将增加更多车型。

  有着“巴黎后花园”之称的博韦市距离巴黎很近,博韦公交车是这座城市的亮点之一。然而,欧洲城市客运车辆以柴油车为主,燃料消耗量大,尾气成为城市大气污染源之一。因此,纯电动客车成为当地改善空气质量的重要选择。

  市场很大,但挑战同样巨大。对此,何一鹏深有感触:“最初拓展欧洲市场时,同很多其他中国企业一样,比亚迪面临的困难主要在于欧洲大环境对中国品牌的不信任,品牌知名度不高。中国企业的国际化发展需要经受长时间的考验。”

  另一家中国企业同样经历了信任的考验。

  加莱蕾丝闻名于世,欧洲多国的皇室都一直定制加莱蕾丝礼服。在加莱,1874年创立的德赛耶家喻户晓,如今,掌握古老蕾丝工艺的当地企业只剩下3家,德赛耶便是其中一家。因为经营不善,2016年,百年老牌的德赛耶快要走到尽头。

  中国民营企业杭州永盛集团成为众多买家中的一员。有当地媒体发出这样的疑问:永盛值得信任吗?他们会不会在收购后把德赛耶的技术和设备拿走就关了工厂?

  最终永盛用自己的诚意赢得法方认可,其收购方案最有利于解决当地就业问题:收购后保留德赛耶74个职位中的60个,并将制造生产保留在德赛耶所在的加莱地区至少5年。

  如今一年过去了,德赛耶正在恢复生机。在工厂办公区我们见到了德赛耶的设计师热拉尔。他很自豪地指着自己的新作品:“这个蕾丝花纹是从莫奈的绘画中获得的灵感。”那是用蕾丝工艺呈现的《睡莲》,折射了印象派艺术对法国深厚影响力。

  德赛耶总裁助理任远说:“永盛使德赛耶获得新生,下一步将尝试把蕾丝运用在成衣、家居用品等行业。”

  上法兰西大区曾经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多方面走在世界前列,而随着经济全球化、国际金融危机、新兴市场国家崛起等时代大转折纷至沓来,上法兰西大区需要重新认识自己、重新认识世界。越来越关注并解决当下重要的全球性转折问题,上法兰西大区在转型中才能展现出更多时代范儿。

  可以说,在这个方面,中法两国的机遇与挑战有相似之处,合作空间巨大。“一点又一点,小鸟筑成巢。”贝特朗表示,大区经济转型将是法中两国人民的共同机会,欢迎更多的中国企业和游客来上法兰西大区开拓市场,爱上这片充满魅力的“戴高乐故乡”。

  版式设计:李姿阅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0日 23 版)

(责编:王欲然、杨牧)

深度阅读

美机构称美对华出口管制造成对华贸易逆差 外交部:不刻意追求顺差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实践已经证明,中美经贸关系具有很强的互补性,市场选择已经让两国的经济关系成为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格局。让中美经贸关系更好造福各自国家人民的有效途径,就是共同努力做大共同利益的蛋糕,而不是仅仅着眼于一个简单的你多我少的利益分配格局。【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前腐后继”,韩国新总统能否走出历史怪圈 昔为大总统,今为阶下囚。此情此景,世人立即想到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几个月来,韩国这出戏文演得跌宕起伏,令任何一部满屏小鲜肉的韩剧相形见绌。新任韩国总统将不仅面临着是否全面部署萨德导弹系统的最终抉择,也面临着能否走出“前腐后继”历史怪圈的严峻挑战。【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