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买美国货、雇美国人”行政令引争议难落实

高攀 刘阳

2017年04月19日20:25  来源:新华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18日签署“买美国货、雇美国人”行政令,要求改革目前的签证政策,并采取措施让政府采购更多国产货。这一行政令在美国引发广泛争议,商界和学界人士普遍认为,考虑到美国贸易伙伴对政府采购市场的对等开放要求和美国制造业自身的局限性,特朗普政府要落实这一行政令仍面临不少困难。

特朗普当天在美国北部威斯康星州一家工厂演讲时表示:“通过这次行动,我们向世界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信号,那就是我们将保卫我们的工人,保护我们的工作,并竭尽所能将美国(利益)置于第一位。”

这一行政令要求系统性重新评估与“买美国货”法律相关的执行漏洞和给予贸易伙伴的例外情形;重点调查让外国产品在美国政府采购市场获得“不公平竞争优势”的“买美国货”豁免或例外情形;评估美国在世贸组织《政府采购协议》和其他贸易协定中的参与情况,使之符合特朗普的标准。

为进一步扶持美国钢铁产业,行政令还要求“买美国货”的竞标程序首次将外国产品倾销、补贴等“不公平贸易”做法考虑在内,同时鼓励在美国政府项目中采购美国本土生产的钢铁产品。

“买美国货”政策可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美国国会通过的《1933年购买美国货法》。该法案要求联邦政府在采购中优先购买美国货,以扶持美国产业和美国工人。但该法案也包括不少例外情形,如允许联邦政府在本国产品供应不足、采购成本过高或不符合公共利益时采购外国产品。

此外,根据美国与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等国签署的自贸协定以及《政府采购协议》,在一定条件下,相关缔约方可在美国政府采购中绕开“买美国货”条款而享受国民待遇。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联邦政府每年有约5000亿美元的采购项目,其中超过一半获得“买美国货”条款豁免。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杰弗里·肖特认为,对国际承包商开放美国政府采购市场符合美国业界利益,因为作为回报,美国企业也可从其他国家获得政府采购合同。他表示,美国企业从墨西哥获得的政府采购合同可能要比墨西哥企业从美国获得的政府采购合同多得多。

如果特朗普政府大幅收紧“买美国货”政策,将许多外国供应商排除在美国政府采购项目之外,外国政府可能对此进行报复,通用电气、卡特彼勒、波音、微软等美国大企业将失去很多外国政府采购项目。

美国商会高级副会长内尔·布拉德利18日发表声明说,美国企业不仅希望美国人购买美国产品,也希望将美国产品销售给美国境外的消费者,但扩展现行美国法律中“买美国货”的相关规则将使提振美国经济增长和就业更加困难。

事实上,美国执行“买美国货”政策早有深刻教训。2009年奥巴马政府上任之初出台的约8000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也包括“买美国货”条款,要求经济刺激计划所支持项目使用的钢铁和制成品应为美国生产。

前美国贸易代表、马里兰大学公共政策教授苏珊·施瓦布指出,“买美国货”条款的经济代价非常高昂,奥巴马政府为保住钢铁业每个就业岗位平均多花费90万美元,而这笔钱本可以用于投资更多基础设施建设和创造更多就业岗位。

考虑到美国制造业自身的局限性,特朗普政府也很难全面落实“买美国货”政策。美国商务部最近就完全使用美国产钢铁材料建造新管道向公众征求意见,不少美国钢铁企业和经销商反映美国并不具备足够的能力来为全美提供充足的钢管产品。

美国B&W管道公司总裁查尔斯·博特赖特说,美国能够生产大型钢管的工厂很少,他的公司主要从日本和韩国进口钢管,如果不能与外国钢铁公司进行合作,美国钢管生产会陷入困境。一位匿名的美国管道供应商也说,要求完全使用美国生产的管道将提高国内管道价格,并延误许多使用钢铁的项目。

对于特朗普政府上月批准的连接美国和加拿大两国的“拱心石”XL输油管道项目,白宫已允许该项目获得“买美国货”条款豁免,不必完全使用美国生产的钢铁产品。

为筹建旧金山至洛杉矶高铁线路,去年加利福尼亚州高速铁路管理局寻求获得“买美国货”条款豁免,以从外国供应商购买发动机、变速箱等重要列车零部件。加州高速铁路管理局表示,考虑到技术转让不完善的潜在风险和在美国国内生产的较高成本,应选择外国供应商购买这些零部件。

(责编:覃博雅、崔东)

相关专题

深度阅读

美机构称美对华出口管制造成对华贸易逆差 外交部:不刻意追求顺差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实践已经证明,中美经贸关系具有很强的互补性,市场选择已经让两国的经济关系成为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格局。让中美经贸关系更好造福各自国家人民的有效途径,就是共同努力做大共同利益的蛋糕,而不是仅仅着眼于一个简单的你多我少的利益分配格局。【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前腐后继”,韩国新总统能否走出历史怪圈 昔为大总统,今为阶下囚。此情此景,世人立即想到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几个月来,韩国这出戏文演得跌宕起伏,令任何一部满屏小鲜肉的韩剧相形见绌。新任韩国总统将不仅面临着是否全面部署萨德导弹系统的最终抉择,也面临着能否走出“前腐后继”历史怪圈的严峻挑战。【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