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力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上合组织不做“东方北约”

2017年04月18日11:23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上海合作组织自2001年成立以来,始终坚定秉持“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致力于促进成员国睦邻友好和互利合作,国际影响日益扩大,引起各方广泛关注。当然,褒奖者有之,怀疑者也有之。比如,就有西方媒体认为,上合组织将与北约开展对抗性行动,成为“东方北约”。这种观点显然有悖事实,且听我细细道来。

上合组织的成立源于各方应对“三股势力”(即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等非传统安全威胁、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共同需求。自诞生之日起,上合组织就以加强成员国的睦邻友好和相互信任为己任,遵循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国的原则。在安全领域,主要合作形式包括举行相关机构负责人会议、交流安全维稳经验、开展联合反恐演习等。成员国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制定安全合作计划,共同组织实施。上合组织从未针对第三国,定期举行的联合演习也旨在震慑防范“三股势力”,绝非意图以武力威胁他国。

除安全领域外,上合组织还确立了另外两个重要合作领域,即经济和人文,反映了组织“促进共同发展”的另一项宗旨。上合组织成员国经济发展需求和资源互补性强,经贸领域务实合作方兴未艾。成员国已通过《多边合作经贸纲要》及其落实措施计划、《关于加强多边经济合作的共同倡议》、《海关合作和互助协定》、《农业合作协定》等重要合作文件,一些具体合作项目已在实施或正在酝酿。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得到成员国广泛响应。各方大力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以及本国发展战略对接,分享发展机遇,共享合作成果。成员国签署的《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已经生效,可望极大提高道路运输效率,增进各国互联互通水平。中国同哈萨克斯坦的国际产能合作已有早期收获,带动其他国家积极跟进。上合组织还建立起银行联合体、实业家委员会,充分调动金融、工商界资源参与合作。应该说,经济领域合作为各国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惠及了各国民众。

上合组织人文领域合作也在蓬勃开展,涉及文化、教育、环保、卫生、科技、旅游、媒体等方方面面。成员国互办国家年、城市日,互派留学生和开展青年交往,每年举办艺术节、电影节、音乐节和运动会等各类活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参与其中。中方建立的上合组织睦邻友好合作委员会尤为活跃,产生了良好示范作用。“国之交在于民相亲”,上合组织的发展也是如此。丰富多彩的人文活动增进了成员国民众相互了解,使“世代友好,永不为敌”的观念深入人心,也夯实了上合组织合作的民意基础。

北约则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简称,是典型的军事政治集团,由美国在冷战初期建立,曾与苏联组建的华约进行激烈对抗。苏联解体后,华约宣告解散,北约则保留下来并不断东扩。北约由于其军事同盟性质,始终存在大国主导控制的现象。北约拥有核武器和常规部队,在域外使用武力,曾组织或参与了针对科索沃、阿富汗、利比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军事干预行动,把触角伸向世界许多角落。

可以看出,无论是形成背景、宗旨任务,还是行事原则和实际活动,上合组织与北约都截然不同。二者根本不具备所谓对抗的前提和条件。上合组织过去没有、未来也不会效仿北约和对抗北约。上合组织将继续走“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道路,助力构建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在当前逆全球化趋势蔓延和保护主义思潮抬头的背景下,上合组织依托安全、经济、人文三大支柱,开展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多边合作,为各国寻求合作共赢提供了有益借鉴,也为世界和平发展贡献了积极力量。(国际问题专家 伍思硕)

(责编:刘洁妍、常红)

深度阅读

“前腐后继”,韩国新总统能否走出历史怪圈 昔为大总统,今为阶下囚。此情此景,世人立即想到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几个月来,韩国这出戏文演得跌宕起伏,令任何一部满屏小鲜肉的韩剧相形见绌。新任韩国总统将不仅面临着是否全面部署萨德导弹系统的最终抉择,也面临着能否走出“前腐后继”历史怪圈的严峻挑战。【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韩国大选谁将入主青瓦台:五位候选人备受瞩目 目前,韩国5大党派总统候选人全部亮相,并按照其政党在国会议席总数赋予号码:一号候选人共同民主党(最大在野党)文在寅,二号候选人自由韩国党(执政党)洪准杓、三号候选人国民之党(第二大在野党)安哲秀、四号候选人正党刘承旼、五号候选人正义党沈相奵。各党派在“拉票大战”期间将以何种方式“纵横联合”以获得更多选票,备受瞩目。【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