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腐后继”,韩国新总统能否走出历史怪圈

温宪

2017年04月17日14:35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当地时间4月17日,韩国第19届总统选举正式起跑。文在寅等五位总统候选人此后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将全力投入竞选“攻防战”,其最终结果将于5月9日大选后揭晓。

新任韩国总统将不仅面临着是否全面部署萨德导弹系统的最终抉择,也面临着能否走出“前腐后继”历史怪圈的严峻挑战。

昔为大总统,今为阶下囚。此情此景,世人立即想到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几个月来,韩国这出戏文演得跌宕起伏,令任何一部满屏小鲜肉的韩剧相形见绌。

继成为韩国历史上首位被弹劾的总统后,朴槿惠于3月31日被收监,穿上了503号绿色囚衣。4月4日,韩国检察厅特别调查本部专案组在看守所对朴槿惠进行了长达10小时又40分钟的讯问,使朴槿惠成为继因巨贪等罪名而于1995年被捕的全斗焕、卢泰愚后,首位在看守所接受讯问的韩国前总统。

原来“昔为大总统,今为阶下囚”的戏文在韩国早已不是新鲜事。20多年过去,青瓦台内似乎重演了历史,这让将朴槿惠穿上囚衣与韩国民主进步完全划上等号的人们多少有些尴尬。

韩国的民主化进程一直是个有热度的话题。2012年12月19日,朴槿惠当选韩国历史上首位女性总统。有人称此事“无疑与白人主流的美国选出黑人总统奥巴马一样伟大”,称在韩国民主制度下,手握选票的现代公民已经走向理性和成熟,完全克服了内心的傲慢与偏见;还称半个世纪以来,韩国风起云涌的民主浪潮和深入人心的人权意识已经确立了一个清晰的文明底线,因此才有一场具有严肃历史理性的政治审判。对全斗焕、卢泰愚等前总统的清算与和解的历史审判证明,韩国已经成为一个步入稳定民主期的理性国家,彻底告别了宫廷阴谋、暴力暗杀、腐化垄断与黑幕政治,迎来了一个现代文明的人权时代。

时隔不到五年,上述多次使用“已经”、“完全”、“彻底”等字眼来评论韩国民主化进程的高论是否显得有些肉麻?

时至今日,类似高论仍然不绝于耳。围绕朴槿惠这位前总统遭到批捕,又有人将此事捶成一块金箔贴在韩国民主的标签上。

此时的韩国最不需要的就是贴金,而是沉痛的反思。从李承晚到全斗焕、卢泰愚,再到朴槿惠,过去半个多世纪的韩国政坛充满了他杀与自杀、丑陋的交易与卑鄙的手段、肮脏的贪腐与恐怖的黑幕,情节虽然各异,性质同为恶劣,俨然一幕幕韩国现代宫廷史。朴槿惠案的曝光非但不能显现韩国民主的进步,却更多地令人感到一种魔咒般的恶性循环仍在继续,韩国的民主化进程仍未从根本上解决如何以制度管住最高权力这个老大难问题。

法治如此关键,全在于世间万物,看透一个随遇而变化的人或许是最为困难的事情之一,必须有制度管住。我至今仍然记得朴槿惠作为韩国总统在美国国会两院发表演讲的情形。能够在美国国会两院发表演讲,是美国给予外国贵宾的极高礼遇。当朴槿惠以缓慢但尚属清晰的英语发表演讲时,她的谦逊赢来了更多的敬重。谁又能够想到,当她在青瓦台密室内与崔顺实说悄悄话时,脸上是否仍旧挂着这副标牌似的微笑?

曾经如此颐和气使的美式民主早已不敢自称是“历史的终结”了,更何况韩式民主?!带有威权时代浓重血腥气的韩式民主设计从未在根本上铲除官商勾结的铜臭气。民主竞选的表面形式令各种势力打破脑袋,争的是一个权限没有得到有效监管的总统宝座。当上总统的人从国家财政、司法、军队到人事所有领域拥有生杀予夺大权,想不为所欲为都难。人们总喜欢说好的法治设计是“把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韩国的民主设计更像是像模像样地打造了一个笼子,但把钥匙交到了总统手中。

民主从来不是一概而论。韩式民主先天带有深重的封建色彩,人情重于法理是浸透整个社会的潜规则,却又处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朴槿惠的崛起本来就与她的父亲朴正熙及其相关的悲情故事密不可分,而朴正熙时代的一大特点便是日愈露骨的官商勾结,SK集团会长金宇中的父亲是朴正熙的恩师,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与朴正熙私交甚密。如今,连一直声称“嫁给国家”的朴槿惠都前腐后继,裁在坑里,不能不说是对韩国民主进步的极大讽刺。不过,韩国若能从此痛下猛药,填土埋坑,堵住滥用最高权力、官商勾结等法治漏洞,那才算是民主进步的表现。

(责编:覃博雅、常红)

深度阅读

习近平向世界发出邀约 开启“一带一路”新航程 1月17日,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时向世界发出邀约——今年5月,中国将在北京主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共商合作大计,共建合作平台,共享合作成果。“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于今年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为解决当前世界和区域经济面临的问题寻找方案,让“一带一路”建设更好造福各国人民。【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全球融资400亿美元缺口 发达国家没有兑现承诺 中国首席气候谈判代表解振华表示:“发达国家没有兑现承诺。在他们所报告的资金总量中有很多是发展援助资金,不符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新的额外资金的原则要求。有些国家可能不愿意出这个钱了。这件任务是发达国家的,发达国家内部要很好地协调,要兑现这个承诺。”【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