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议会选举:欧洲政治悬念未解

2017年03月16日19:08  来源:新华网
 

“一场建制派政党的‘轻松获胜’”——这是欧盟主流媒体对本届荷兰议会选举结果的评价。然而,传统建制派虽赢得了对极右翼政党的“阻击战”,但自身议席损失惨重。极右翼的自由党则成功上位为议会第二大党,在荷兰获得较为稳定的政治基础。

这场议会选举后,荷兰国内的政治力量更加分化,政党联合组阁的难度增大。同样,这场选举的结果也会被在其他欧洲国家准备参选的极右翼政党解读为民粹主义的“胜利”,欧洲政治的悬念依然未解。

荷兰传统建制派赢了选举,输了地盘

从选举结果看,尽管以自由民主党为首的主要政党联手出击,成功遏制了自由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的势头,但传统的主要政党却丢失了大量地盘。在上届联合执政的左右两大政党中,自由民主党丢掉10个议席,工党则由此前的38席减至9席,一个有着71年历史的左派主流政党几乎沦为边缘小党。

同时,极右翼的自由党与基督教民主联盟、六六民主党并列议会第二大党,表明荷兰政治力量分布更加碎片化,加大了主要政党联合组阁的难度。如果自由民主党想继续组阁,必须找三个以上的执政伙伴,得到议会超过75席的多数。在各党存在政见分歧的情况下,组阁谈判的难度可想而知。

即便部分政党组阁成功,联合政府的团结一致和施政效率也令人担忧,荷兰历史上就不乏因执政伙伴意见分歧而退出联合、导致内阁倒台的先例。此外,极右翼的自由党议席比上届增加4席,在主流建制派的联手打压下不退反进,表明其政治地盘已相对稳固。尽管它将被排除在执政联盟之外,但自由党无疑将借“第二大党”之势在议会中扮演起“忠实反对党”的角色,对未来的荷兰政府形成掣肘。

荷兰为何“民粹成灾”?

历史上以航海通商闻名的荷兰,素以自由、开放和包容著称,似乎难有极端政治思潮存身之地。但此次荷兰议会选举之所以引发关注,主要原因恰恰是近年来极右翼政治势力在该国的迅速扩张,并大有“和平造反”、当家做主之势。

因政见不合而从自由民主党出走的维尔德斯在2005年成立自由党,在次年的荷兰议会选举中一举夺得9个席位并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成为荷兰第二大党,在2010年的地方议会选举中成为议会第三大党,并在2012年议会选举初期风头强劲。近年来由于经济不振、欧债危机、移民、难民问题在欧洲发酵,欧洲一体化陷入困局,历来主张反移民、反欧盟的自由党因此获得了广大民众的空前支持,在这届议会选举前的民调中一直保持领先。荷兰与土耳其之间在选举前夕爆发的有关“拉票”问题的外交冲突,也被认为是自由党的可乘之机。极右翼政党能否借机上位,就成了此次荷兰议会选举前的最大悬念。

除去诸多棘手问题的刺激,荷兰“民粹成灾”还有更复杂、深层的经济和政治根源。从宏观经济角度看,尽管荷兰在欧元区债务危机受到较大冲击,但由于其基本面好,荷兰经济近年来持续好转。2016年经济同比增长2.1%,人均GDP达到45000多美元,失业率下降到5.4%,接近充分就业的水平。但良好的宏观经济表现并没能转化为民众切实的获得感。由于经济恢复需要时间,更由于近年来荷兰的人口增长(主要来自移民人口增长),人均GDP水平距欧债危机前2008年的57000多美元还有相当距离。这是自由党靠打反移民牌、主张民粹政治而得势的主要经济和社会根源。

在政治层面,荷兰在堕胎、吸食大麻和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方面走得最快最远,其自由、开放和前卫也产生了大量的社会治理问题,这是荷兰政治一定程度上回归保守甚至民粹的政治根源。

欧洲政治悬念未解

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的背景下,作为2017年欧洲国家系列选举的第一站,本届荷兰议会选举结果也被认为是观察西方民粹政治是否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影响后续法国、德国选举的重要指标。

一方面,本届荷兰议会选举反映出该国当前基本的社情民意,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并不能完全作为分析欧洲国家后续选举的可靠样本。例如在经济状况较为恶劣的法国,国内经济议题在选举中所占的分量更重、民意对民生问题和经济改革方向的关注度更高。此外,作为欧洲的两个大国,法、德国内民意受荷兰选举结果的影响也会较小,因此观察法、德选举走向还需要具体分析。

但另一方面,由于欧洲国家面临相似的问题和挑战,诸如经济增长乏力、欧债危机、移民、难民、安全和欧洲一体化等成为各国共同的选举主题,也必然关注欧洲内部乃至欧美之间出现选举政治“共振现象”的巨大风险。如同法、德主流政党可以将荷兰选举结果解读为建制派的“胜利”一样,与荷兰自由党同气连枝的法国“国民阵线”和德国“选择党”也会将其议席增加解读为民粹的“胜利”。

无论法、德主要政党能否在本国选举中“延续”荷兰选举阻击极右翼的“胜利”,在极右翼势力已经在欧洲多国获得稳定的社会和政治基础,并将在经济、安全、移民和一体化等问题上与主要政党展开长期博弈的形势下,欧洲主流政治能否形成抵御右倾和保守化的共识,这才是未来欧洲政治博弈的真正悬念,而本届荷兰议会选举不仅未能解开,反而加重了这一悬念。

(作者: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

(责编:覃博雅、杨牧)

深度阅读

日本松下工厂涉嫌违法加班 一名员工过劳死 日本富山县砺波市松下工厂的三名员工因被迫超长时间劳动,该公司以及劳务管理负责人涉嫌违反劳动基准法被送检。自2015年12月至去年6月,三人各自的加班时间每月达到97至138小时。据当地劳动基准监督署介绍,该工厂的一名40多岁男性员工去年6月死亡,今年2月被认定为“过劳死”工伤。【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南非主流媒体:两会反映中国经济发展稳定 非洲国家期待受益 南非《每日经济报》主编柯恒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对南非及其他非洲国家来说,两会反映了中国社会的整体发展趋势,是中国短期经济增长的“风向标”,非洲国家普遍期待从中受益。【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