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时代”的美伊关系向何处去?

王闻阅

2017年03月13日16:59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特朗普上台后颁布的“禁穆令”遭到了中东国家,尤其是伊朗的强烈反对,美伊关系在度过短暂的合作期后,大有风雨欲来之势。今年恰逢伊朗总统大选,在此背景下,美伊关系是否会再回对抗的老路,伊核协议能否继续实行,将会对中东局势产生重要影响。

2017年1月20日,以“不按常理出牌”著称的唐纳德?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美内政外交正式步入“特朗普时代”,美与多国关系随之发生显著变化。其中,美国与伊朗这对老冤家的新一轮“斗法”尤为激烈和抢眼,不仅结束了两国自2015年7月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签署以来短暂修好和良性互动,更引发了国际社会对未来美伊关系走向、伊核协议前景、中东安全形势等问题的担忧。

美伊关系重新剑拔弩张

一、“限穆令”打响美伊对抗第一枪

1月27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决定在未来90天内严禁伊朗、苏丹、叙利亚、利比亚、索马里、也门和伊拉克等七个伊斯兰国家公民入境并暂停向其发放签证。伊朗政府在七国中反应最为强烈,宣布禁止美国公民进入伊朗,并在外汇交易和财务报告中弃用美元作为报复。凭电影《推销员》获得2017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伊朗著名导演法尔哈迪抨击“限穆令”是种族歧视,表示虽然美方提出为其破例入境出席奥斯卡颁奖典礼,但其仍以拒绝赴美表示抗议。伊媒体智库称,“限穆令”将沙特、埃及、土耳其等伊斯兰国家豁免于外,却把伊朗与叙利亚、索马里等国划作一类,显示出特朗普已经给伊扣上了“恐怖主义”的帽子、划入了“美国敌人”的行列,若特朗普主动出招,伊朗势必强硬以对。

二、“射导弹”引发经济制裁和军事对峙

1月29日,伊军方试射了一枚中程弹道导弹。美国务院对此做出强硬反应,指责伊此举“破坏中东局势稳定”、“违反伊核全面协议”。2月3日,美财政部宣布对与伊朗弹道导弹计划及伊斯兰革命卫队有关的12家实体和13名个人实施资产冻结等制裁,并暗示这只是制裁的第一步,美将继续使用包括金融制裁在内的所有工具应对伊朗挑衅。美国波音公司向伊朗出售80架客机的合同面临搁浅风险。2月4日,伊革命卫队举行军事演习,再次试射三枚短程导弹,伊国防部展示自主研制的最新武器装备,伊海军快艇加强在波斯湾海域的活动以示强硬。美随即调整了在波斯湾及也门附近海域的舰艇部署,双方紧张对峙进一步升级。

三、“口水战”全面爆发并上升至最高层

特朗普上台后,国防部长马蒂斯、副总统彭斯乃至特朗普本人频频在媒体和推特上发声,抨击伊朗支持恐怖主义、对国际社会采取敌对行动,提醒伊朗“美已经换了总统”,不会对其“玩火”行为坐视不理,美将对伊采取包括军事行动在内的一切措施。此举引发伊国内反美情绪高涨,伊外长扎里夫回应“玩火自焚的是特朗普”;伊陆军总司令普尔达斯坦强硬表态“只要美方开战,让它有来无回”;伊原子能组织主席萨利希称,“若美方撕毁伊核协议,伊将重启核项目并进一步提升浓缩铀水平”;伊数十万民众在革命胜利日举行反美游行,高喊“打倒美国”、“打倒特朗普”等口号。2月7日,伊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罕见发声,称特朗普的一系列行径暴露了美国的“真实嘴脸”,强调伊朗绝不会畏惧美国威胁,必将有力回应。

如何看美伊此轮过招

此番美方主动出招,显示了特朗普政府欲以伊朗问题为抓手调整美对中东政策的多重考虑;伊朗强势回应,也反映出伊当前战略处境的改善和政治氛围的变化。

特朗普自竞选起就大肆抨击奥巴马政府的中东政策,批评奥巴马在伊核问题上软弱,伊核协议是“最糟糕的协议”、“最赔本的买卖”;批评奥巴马在反恐问题上不力,导致“伊斯兰国”坐大并威胁美利益;批评奥巴马袒护伊朗,致使美国与以色列、沙特等传统盟友关系恶化;批评奥巴马与俄罗斯在中东互动僵硬,致使美在多个中东问题上难获进展。特朗普上台后,立即着手部署自己的中东新政,修改伊核协议、声称坚决打击“伊斯兰国”、改善与盟友关系、探索与俄罗斯的新型互动都是其中东新政的重点。不难看出,上述每个问题都与伊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特朗普此番大张旗鼓地拿伊朗“开刀”,似乎也有“一石四鸟”的目的。

一是刺激伊朗犯错,为美修改伊核协议寻找突破口。特朗普多次扬言要撕毁伊核协议,但又不想“出师无名”。此番借“限穆令”挑事、借“射导弹”找茬,大有故意激怒伊方,促其先做出违反伊核协议之举,以便美抓住把柄推翻或修改伊核协议的意图。二是以“支恐”为名整治伊朗,为美反恐大业开道。特朗普将反恐作为其中东政策调整的优先选项。美抓住伊试射导弹之事,给伊扣上支持恐怖主义的帽子,既是为整治伊朗“正名”,也是为换取沙特等海湾盟友对美打击“伊斯兰国”事务的支持。三是以对伊朗示强,向以色列、沙特示好。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是犹太人,他一直对以色列抱有特殊好感,因商务往来等原因与沙特等海湾“财主”关系不错,而以、沙等国素来因为伊朗发展核计划及地区坐大而视伊为“重大威胁”,特朗普此番整治伊朗,也有向两国示好,修复奥巴马时期疏远的美以、美沙关系的用意。四是以制裁伊朗为由头,试探俄罗斯立场。特朗普虽一再表达对普京的欣赏之情,表示美俄可在中东事务中开展合作,但对俄试图与美争夺中东主导权、俄伊盟友关系并非毫无戒备。美此次指责伊支恐、违反伊核协议,也有试探俄方立场、警告俄与伊保持距离的目的。

伊朗自1979年建立伊斯兰共和国并与美国断交以来,一直是中东地区乃至全世界著名的“反美斗士”,经受住了美对伊战略遏制、经济制裁、外交孤立、军事恫吓等各种打压,不仅保持了政权稳定,且不断在中东地区坐大。尽管2013年温和改革派人士鲁哈尼当选伊朗总统,特别是2015年伊朗与美等六国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后,伊美关系有所改善,但两国结构性矛盾和相互敌意根深蒂固,一有风吹草动便容易回归到紧张对抗的老路。面对此轮特朗普的主动叫板,伊方的回应强硬却不失理智,颇有“伊朗不怕事也不惹事”的姿态。

首先,伊当局有强硬的资本。伊核协议执行后,伊经济形势迅速改善,约1500亿美元的海外资产得以解冻,石油出口恢复到制裁前220万桶/日水平,GDP增长率从2014年的-2%飙升到2016年的5.5%,对外交往合作呈现“井喷”势头。同时,伊朗在中东的地位作用进一步上升,在叙利亚、伊拉克、巴以、打击“伊斯兰国”等问题上都具有独特影响力,客观上具备了对抗和反制美国的实力和手段。其次,伊国内有强硬的氛围。尽管鲁哈尼政府主张与美改善关系、开展“建设性互动”,但掌握伊最终决策权的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以及在伊政坛、军方、神职集团中占据主导地位的保守派力量,仍主张对美保持警惕和强硬。特别是在2017年1月,伊朗政坛元老、影响力仅次于最高领袖的“二号人物”、改革派的最大靠山拉夫桑贾尼去世后,伊朗的政治生态和理念主张更趋保守和强硬。第三,伊当前有强硬的需要。2017年5月,伊朗将举行新一届总统选举。保守派有意利用特朗普上台、美伊关系趋紧的外部形势,以“反美”大旗和强硬立场吸引选民支持,从改革派手中夺回总统宝座。谋求连任的鲁哈尼迫于国内强硬氛围和保守派的围攻,也不得不在与特朗普的交锋中显示强硬。

值得一提的是,伊朗强硬之余并未冲动冒进。一是严格执行伊核协议,不给美方抓住漏洞撕毁伊核协议的机会。二是在军事演习和试射导弹上保持克制,未违反安理会有关决议。三是在霍尔木兹海峡与美舰艇对峙上谨慎行事,严防擦枪走火。四是以应对为主,等对方先出招、出错招,避免主动出击。这也是伊朗近年来在应对美国炒作伊朗暗杀沙特驻美大使事件、沙特处决什叶派教士并宣布与伊断交等挑衅性外交事件上的一贯策略。

“特朗普时代”美伊关系的看点

目前看,美伊关系重回紧张对峙的状态,新一轮较量刚刚开始。“特朗普时代”的美伊关系将向何处去,似有以下四个问题值得关注。

一、伊核协议前景如何

尽管特朗普多次扬言要撕毁伊核协议,但伊核协议毕竟是一份多方签署的国际文件,并非美国一家能决定存废。鉴于目前伊朗在履行伊核协议上并无明显过失,俄罗斯、法国、英国也都明确表达了支持伊核协议的立场,预计短期内伊核协议不会在国际层面被全面终止。但从特朗普的个性和美伊交恶的大势看,美方不会在伊核问题上善罢甘休,可能会寻找由头要求重新审议伊核协议或重新进行伊核谈判,也可能单方面恢复对伊朗核领域的全面制裁,在事实上退出伊核协议。伊朗已经公开表示,坚决反对重新审议伊核协议,也不会与美方重新谈判,若美方退出伊核协议,伊将重启核项目并进一步提升浓缩铀水平。伊核形势最终如何发展,还要看美伊两个主要当事国如何过招,以及俄罗斯、欧盟等有关各方如何应对。

二、伊朗大选会否“逆转”

2017年5月,伊朗将迎来新一届总统选举。鉴于伊素有总统连任的传统,而且现任总统鲁哈尼政绩不俗,原本伊国内外都认为鲁哈尼再度赢得大选没有过多悬念。但特朗普上台并对伊“宣战”后,伊举国上下反美情绪飙升,鲁哈尼温和务实、甚至被认为是比较“亲美”的立场反而成为了不利因素,保守派力量有意趁势从改革派手中夺回总统宝座,民间也在热议是不是应该选出另一个“内贾德”来跟特朗普过招,选情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目前看,伊最高领袖支持鲁哈尼,国内精英也主张鲁哈尼连任有利于处理好美伊关系,鲁哈尼的胜算仍然较大。但选举终究是由民众一人一票决定的,不能排除出现一次伊朗“黑天鹅”事件的可能。若最终爆冷选出一位强硬、反美,甚至也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伊朗新总统,美伊关系前景将更加难料。

三、美伊会否爆发冲突

过去30多年中,每当美伊关系紧张时,国际舆论总会提出美伊“是战是和”的问题,并对双方军事对抗抱有极大忧虑。但目前来看,美伊之间爆发冲突的可能性不大。从美国方面看,特朗普政府“内顾”倾向突出,中东战略整体收缩,在中东的优先任务也是反恐,伊朗问题并不紧迫,对付伊朗也尚有经济制裁等手段,从商人角度看,投入巨大财力对伊开战也未必能获得丰厚收益,美似不会贸然动用军事选项。从伊朗角度看,美伊综合国力和军事能力对比悬殊,与美军事对抗不符合伊利益,威胁动武向来是伊炒高国际油价、提高伊核谈判要价的手段,而不是现实举措。即便伊选出一个强硬、反美的新总统,鉴于最终决策权掌握在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手中,伊战略部署也不会发生重大逆转,“斗而不破”仍将是伊朗对美政策的主调。

四、美伊会否展开“交易”

尽管当前美伊双方口诛笔伐、剑拔弩张,但考虑到波斯商人“擅长同魔鬼做交易”的本事,以及特朗普的商人出身和特质,两国关系峰回路转、暗中交易、菜单式合作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目前来看,特朗普将打击“伊斯兰国”定为在中东的首要任务,表示愿与俄罗斯在中东事务中开展合作,宣称可以放弃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目标,而伊朗在打击“伊斯兰国”、叙利亚问题、与俄罗斯关系上具有重要影响,美伊在上述领域存在利益的汇合点和交易的可行性。可以猜想,如果主张与美国“建设性互动”的鲁哈尼连任伊朗总统,美伊外交团队探索出打交道的有效渠道和适宜方式,两国复制几年前在第三国开展秘密谈判、最终就伊核问题做成“交易”的先例也不无可能。

(本文来自《当代世界》2017年3月刊)

(责编:覃博雅、常红)

深度阅读

海外人士热评两会:中国发展普惠全球朋友圈 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的外国学者、专家、媒体记者等人士纷纷认为,中国两会对世界各国都有着深远的影响。他们指出,中国经济的平稳发展对全球经济的复苏起到关键作用;中国对外开放的扩大,让“朋友圈”更加受益;脱贫攻坚的中国成果,让世界为之称赞;治国理政的中国经验和环境保护的中国方案,收获了更多的国际尊重。【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外交部回应朴槿惠被弹劾:不评论韩国内政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时表示:“关于弹劾案,这是韩国内政,我不作评论。同时,我们希望韩国保持政局稳定。”【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