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空城 伤痕未愈--直击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

2017年02月24日20:19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劫后空城 伤痕未愈--直击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

  新华社东京2月24日电 题:劫后空城 伤痕未愈——直击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

  新华社记者华义

  福岛第一核电站已经近在咫尺,透过车窗望去,事故机组残破不堪,高空作业人员全身严密防护。记者身边的辐射监测仪显示数值已突破每小时200微希沃特——为东京辐射值的四五千倍……

  这是记者日前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看到的景象。

  事故发生距今已近6年,重整任务仍然艰巨。

  23日一早,记者从距福岛第一核电站约20公里的福岛县楢叶町,乘客车前往核电站。虽然楢叶町已于2015年解除避难指令,但是至今人烟稀少。东京电力公司管理人员冈村祐一介绍,目前这里返乡的居民仅有一成。

  客车行驶在国道6号线上时,记者更是感到了“无人区”般的荒凉。

  由于核电站周边区域辐射值太高,国道6号线虽在事故后恢复通车,但是只允许汽车通行。行人和摩托车等不得使用。国道周边随处可见废弃的民房和商店,昔日五颜六色的巨大广告牌已经暗淡无光,无人看管的田地里野草疯长。

  距离目的地还有约10公里时,东京电力公司员工要求记者关严车窗。

  不断靠近核电站,辐射监测仪数值越来越高。

  进入核电站,记者在东京电力公司员工办公楼里发现,这座建筑有些与众不同。一名员工说,楼房每层有两个很小的特制窗户,像潜水艇的观察窗一样,可以看到外面但无法打开。

  接受体内辐射值检测并换上防护装备后,记者登上另一辆客车进入核电站区域。

  核电站占地面积很大,里面立着近千个巨型污染水存储罐——为了存储不断增加的污染水,大型储水罐还在不断建设中。

  客车在受事故波及的几个机组旁的道路上行驶。1号机组损伤情况之严重令人很容易想到事故发生时的惨烈景象。

  靠近事故机组,辐射监测仪的数值飙升,甚至突破每小时200微希沃特,是在东京一些地方测得数值的四五千倍,仪器发出强烈的报警震动。

  据冈村祐一介绍,核电站1至3号机组全部发生了堆芯熔化,压力容器内的核燃料棒熔化成了核残渣,目前东京电力公司对如何取出这些残渣毫无办法。

  核电站负责人内田俊志告诉记者,目前1至3号机组处于持续注入淡水正常冷却状态。而取出核燃料残渣的具体方案,还需东京电力公司和日本政府协商。

  解决尚无时间表,但民众付出的代价还在继续。

  一些在2号机组处工作的人员全身严密防护,他们的作业环境是每小时1000多微希沃特。据介绍,这些作业人员一年辐射上限是50毫希沃特(5万微希沃特),5年辐射上限是100毫希沃特(10万微希沃特)。

  而全球平均年辐射值仅为2.4毫希沃特。

  下午2时左右,记者离开核电站,前往楢叶町一处新建小学。4月,这所小学将正式开学,预计将有数十名学生回到故乡上学。

  在距核电站约50公里、民众相对密集的磐城市,民众生活看上去比较平静,实测辐射值也和东京差不多。但是记者还是发现一些细小的不同:在磐城一家较大的超市,虽然瓜果蔬菜一应俱全,但产地多来自千叶、茨城,福岛本地果蔬甚少。

  家住磐城的福岛华侨华人总会副会长王伶告诉记者,一些有孩子的家庭会尽量避免购买福岛本地产的食品。住在这里的华人康薇说,她的孩子在读小学4年级,福岛当地小学要求学校午餐采用本地食材,她虽然感到担心,但也没有办法。

(责编:杨牧、刘洁妍)

深度阅读

官商勾结痼疾加剧韩国政坛乱局 韩国宪法法院宣布将原定于2月24日进行的总统弹劾案最后一次庭审推迟至27日。总统“亲信干政”事件自去年10月起持续发酵,问题疑点不断被披露,引发了韩国舆论对于政治权力与经济权力纠葛不清的思考。【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环球人物:“外交大师”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 原本应在一天后庆祝自己65岁生日的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维塔利·丘尔金在美国纽约工作时突然离世。消息一出,各界震惊,纷纷对这名俄罗斯资深外交使节表示哀悼。【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