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重回正轨 特朗普须跨六道障碍

张旭东/文

2017年02月22日18:17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作为该国的外交决策神经中枢,从1947年成立算起,迄今整整七十年。若评选哪一届国安会最为成功,恐怕争议甚大;但若论麻烦和丑闻最多,秩序最为混乱,恐怕里根总统治下的国安会无出其右。八年任期内,仅国家安全顾问就换了6位,其中更有因违法而锒铛入狱者。

如此烂摊子,整饬纪律的最佳人选往往来自于军方,因此科林·鲍威尔将军成为里根任内最后一位国家安全顾问,执掌国安会。十余年后,拥有在国安会和参谋长联席会议资深经历的他,成为小布什政府国务卿的人选。

相似一幕如今重现。面对迈克尔·弗林因为误导副总统彭斯遭到解职而留下的残局,现役陆军中将麦克马斯特临危受命。这位有着历史学博士学位的将军学者,既是战略思想家,又在军队转型与创新改革方面长期着力。身为军人,更是在波斯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两赴前线立有战功。其才能和经验不仅得到特朗普的赏识,连近来频繁与特朗普唱反调的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也丝毫不吝惜溢美之词。

过去一周,似乎是特朗普的外交决策团队重拾信心的一周。特朗普本人会晤了两个重要盟友以色列和加拿大的领导人,随后集中精力面试并最终确认了国家安全顾问人选。副总统彭斯在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再度确认了美国对北约的坚定支持,同时在乌克兰等问题上重申对俄强硬立场,安抚了一众欧洲盟友。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布鲁塞尔的北约防长会议上,要求各盟国履行军费负担承诺,并强调今年年末为重要期限。司法部长塞申斯和国土安全部长凯利,就新一轮移民和难民行政令加紧研究和起草。

看上去各司其职的美国新执政当局,似乎在逐步扭转之前不利的局面。但是执政月余,特朗普团队的外交决策欲重回正轨还需要跨越几道重要障碍。

其一,如何平息军方影响过强的争议。特朗普对军方背景的顾问格外重视,参议院的内阁批准进程也显示了同样的偏好。在特朗普贴身军机重臣中,将军越来越多。虽然军人的经验和严明的纪律是目前白宫亟需的,但是如何平衡好军方背景的幕僚同其他文职部门的关系,特朗普需要精准拿捏。

其二,如何破解麦克马斯特现役军职的尴尬。在担任国家安全顾问后,麦克马斯特依然保留现役军职。如此一来,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丹福德,既是麦克马斯特执掌的国安会的主要军事顾问,又是麦克马斯特本人的最高军事上级。两者的身份和职位关系难以把握。作为奥巴马政府留任的现役最高军职官员,丹福德同特朗普团队的关系本就引发外界猜疑,如今变得更加微妙。

其三,如何停止国安会动荡和情报部门减员。2月17日,负责西半球事务的国安会资深顾问克莱格·迪福因为在一家智库举行的闭门论坛上,发表对特朗普治下的国安会批评意见而被解职。作为特朗普上任后被任命的顾问,迪福批评白宫决策的混乱和无效运转,一些顾问无机会接触总统,同时还给出特朗普与墨西哥总统通话的诸多细节,成为泄密“顶风作案”的代表。而在中情局,在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任职多年的资深分析员内德·普莱斯因反对特朗普的施政,尤其是对情报机构的做法愤而离职。

其四,如何在副手等人选问题上适度放权。特朗普政府的内阁批准进程史无前例地缓慢,而需要参议院批准任命的副部长级官员更是有近七百位之多。整个行政部门都是在缺兵少将的情况下勉力维持,何谈得上运作良好?在国务院、国土安全部、司法部等重要部门,白宫都直接介入副手的遴选。若不能自主选择副手及其他重要助理,无疑将加大工作难度。正是因为这一点,美国媒体普遍报道特朗普优先考虑替代弗林的哈沃德拒绝了邀请。在特朗普的亲自要求下,弗林的助手麦克法兰已经确定留任。如此一来,被允诺拥有全权决定自己助手的麦克马斯特该如何行事呢?

其五,如何使国务院积极发挥政策影响。在德国波恩的G20外长会出现令人尴尬的安排,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因确定行程过晚,而只能下榻至当地一家温泉疗养院,导致其他国家外长不得不驱车半小时来与其会晤。蒂勒森在德国行事风格低调,开启所谓的“倾听模式”,言谈举止甚为谨慎,刻意避免同白宫政策相左。他的惜字如金与同在德国的彭斯和马蒂斯等人截然相反。此外,蒂勒森已经连续错过了特朗普同安倍、内塔尼亚胡和特鲁多等多国领导人的会见。暂停一个月的国务院每日例行记者会也没有恢复的迹象。不知如此低调的国务院如何平衡已经显得相当强势的白宫与国防部的决策影响。

最后,但也许是最重要的一点,如何使美国对外政策宣示稳定连续、协调一致。目前特朗普总统就诸多政策问题发表看法,随后阁员和幕僚做澄清甚至相反发言的例子不胜枚举,在对俄政策、巴以和平方案等问题上尤为突出。日前,英国近200万民众联名反对特朗普访问英国,而在德国慕尼黑副总统彭斯却受到欧洲各国领导人的热切欢迎。东盟国家公开呼吁美国尽快出台政策细节以便各国应对,都是国际社会的直观应。如果不能对外发出清晰而一致的声音,美国的战略信誉和承诺效力将持续受损,而这也是特朗普外交决策团队面临的当务之急。 

(责编:刘洁妍、杨牧)

深度阅读

王毅外长就俄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去世向俄外长致慰问电 王毅表示,丘尔金大使是俄罗斯杰出的外交官,在担任俄常驻联合国代表期间,为加强中俄在联合国等多边框架内的合作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我们对他的去世深感惋惜,并向丘尔金大使的家人和贵国外交部全体同事表示深切慰问。【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对话杨振宁、姚期智:我为什么放弃外国国籍? 杨振宁表示,父亲到临终时都没原谅自己放弃中国国籍,“身体里循环着的是父亲的血液,是中华文化的血液。”姚期智表示,自己2004年辞去美国普林斯顿教职回国后,投入中国建设科技强国的划时代壮举,培养青年才俊,是一生中感到最有意义的工作。【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