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不会被歪曲,正义会做出选择

旧金山设慰安妇纪念碑背后的故事

人民网记者 韩莎莎

2017年02月17日15:05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美国北加州蒙特利半岛有个精致的海滨文艺小镇叫卡梅尔,距离旧金山市120余英里。

2月10日清晨,周五,“旧金山慰安妇正义联盟”的共同主席、同为美国前法官的郭丽莲与邓孟诗从旧金山市出发,沿着贯穿南北的101高速,一路向北,2.5小时后抵达卡梅尔小镇。她们与居住在这里的英国著名雕塑家斯蒂芬·怀特商谈慰安妇纪念碑的细节。

“怀特希望找到三个真实的模特来完成雕塑的脸部修饰。”郭丽莲与邓孟诗在经过另外2.5小时返回车程后告诉记者。

她们谈论的这座慰安妇雕塑,就是两年以来一直在旧金山地区掀起舆论旋涡的慰安妇纪念碑,预计今年9月份在旧金山市位于中国城与金融区之间的圣玛丽广场东南角设立。

一旦落成,这将是全美第7个慰安妇纪念碑,也将是首个在美国主要城市设立的类似纪念碑。

这座纪念碑由三名年轻女性手挽手背对背围着一根柱子站立,分别代表中国、韩国以及菲律宾的慰安妇,另外还有一名老年女性在一旁仰望,凝视着这三名女子。老人代表着少数尚存的慰安妇。她们在等待正义和尊严。

慰安妇,被公认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妇女,是日本军队专属的性奴隶。郭丽莲说,目前现存慰安妇的平均年龄已达95岁。

“慰安妇主要来自中国、韩国以及菲律宾等亚洲国家,因此我们选用这三个国家的女性作为代表。”郭丽莲与邓孟说,“我们从未料到,在旧金山推动建立慰安妇碑会遇到这么多麻烦。”自2015年提出设立慰安妇碑议案到2017年初旧金山艺术委员会全票通过慰安妇纪念碑碑文,这背后的斗争与麻烦贯穿始终。

议案提出者受到“威胁”

“慰安妇正义联盟”是由40多个多族裔团体组成的组织。他们委托时任旧金山华裔议员马兆光提出在旧金山公共场所设立“慰安妇”纪念碑议案。2015年7月,马兆光提出议案。他说“不希望这段历史被遗忘”。

在提出议案前5年里,马兆光连续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索赔联盟每年12月在旧金山举办的纪念南京大屠杀的“南京祭”活动。“每年人们聚在一起缅怀历史,这种既悲伤又充满力量的活动深深感染了我。”

作为议案,必须得到旧金山市议会的通过才能继续推进。这一步走得尤为艰难。他说,“最大的挑战来自旧金山市议会和日本驻旧金山领事馆。”

美国目前有三个日本城。旧金山有美国最古老、面积最大的日本城,面积超93077平方米。日本城是市议会议长伦敦·布里德的辖区。

“日本驻旧金山领事馆在幕后游说市议会议长伦敦·布里德。当时,旧金山市市长李孟贤还不支持该议案。我的主要任务就是要赢得11位议员的支持。当时很困难,因为日本总领馆以及日本城领袖都声称,这一提案会引发人们抵制日本的情绪,从而将损害美日关系。”马兆光说。

马兆光告诉记者,他在推进议案的过程中收到很多来自不同人的“仇恨邮件”和“威胁邮件”,说慰安妇不存在,说他是在攻击日本政府和日本人民。“我本人从未直接受到来自日本政府的压力。”他说,“但是,日本政府很狡猾。”他在采访中三次重复这句话。“日本总领事馆很狡猾。虽然表面上他们并没有做什么,但是我知道他们打了很多电话,不断去拜访议长办公室,他们还利用日本城领袖作为他们的耳目,去做一些’肮脏的事情’。”

他尤其提及一位日本城领袖Emily Murase。“一些日本城的领袖跟我共事很多年。其中一个叫Emily Murase,是我30多年的好友,他们为日本总领事馆从事着“肮脏的活动”。

Emily Murase 曾要求删除所有涉及“日本皇军” 以及“日本政府”字样,要求议案中不能出现“日本军队”或者“日本政府”。“一些政治家担心,如果不按照日本驻旧金山领事馆的要求删改文字,或者不阻止立碑的进展,两国关系将受到影响。”当时,旧金山议会中几位议员提出要马兆光修改议案文本。马兆光说,如果删除了事件的主体,这样的纪念碑没有意义。

慰安妇在听证会上被辱骂为“妓女”

2015年9月22日下午两点,最后一场能否在旧金山设立慰安妇纪念碑的听证会在市政厅召开。

为了这场听证会,时任旧金山高等法院法官的郭丽莲在听证会前一天彻底结束了32年的法官职业生涯。她是加州历史上首位女性华裔法官。根据规定,作为法官,他不能参与游说活动。当时已经退休但是被法院返聘的邓孟诗也放弃了工作,一心为慰安妇纪念碑奔走。郭丽莲说不后悔。“之前在法院,看到强奸案都属于犯罪,罪犯要道歉、赔偿、以及坐牢。而慰安妇,直到现在日本政府还没有正式承认,也没有正式道歉。做法官多年让我们觉得有必要做正义的事情。”

22日的听证会有近400人参与,包括“慰安妇正义联盟”中40多个多族裔团体的组织,有南京大屠杀索赔联盟、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旧金山湾区中国统一促进会、美国华商总会等华人社团,以及韩裔、日裔、菲律宾裔和犹太裔社团等。也有少数反对者,其中一些专程从日本飞至旧金山。

邓孟诗第一个发言,她陈述了慰安妇正义联盟的构成和树立慰安妇纪念碑的原因及计划。随后大约有200人发言。郭丽莲最后一个发言。

听证会上最重要的人,是一位87岁的韩国的“慰安妇”幸存者李容洙。她14岁被日军强迫充当慰安妇。两年后,被送回韩国,此后对这段经历保持缄默。直到1992年,她在韩国政府登记为日军性奴隶后,她的悲惨经历才被重新提起。

李容洙受到旧金山韩裔社区邀请,来到旧金山。她在听证会上用韩语讲了自己的遭遇,指出日本政府仍未向慰安妇道歉,表示支持在旧金山建造纪念碑。

讲完之后,一位在场的日本人用英文大喊,她不是慰安妇,她是个妓女!

“当时一位议员就连说了三声 ‘以你为耻’”郭丽莲回忆说。李容洙的发言与反对者的言论也让前议员、旧金山市知名社会活动家阿莫斯·布朗感到愤怒。布朗曾于1996至2001年间出任市议员。他是一位黑人。

“我们当时不知道他会不会支持我们,因为他跟议长伦敦·布里德关系很好。”郭丽莲说,听完李容洙等200人的发言后,他说,“我们黑人不会让别人叫我们怎么说话。我现在选择支持。”

最终,11名旧金山市议员集体投赞成票通过决议。

马兆光说:“如果没有李容洙,我们可能不会通过决议。她的到来,讲述她的故事,也改变了李孟贤及其夫人的看法,支持决议。” 还有日裔美国国会议员麦克·本田也对慰安妇纪念碑给予了大力的支持。马兆光说,“他是个英雄。他有勇气说实话,支持女性。他引起了美国国家层面上对慰安妇事件的关注。”

300封大部分来自日本的反对信

通过市议会的批准后,根据旧金山市公共艺术品的相关管理规定,慰安妇纪念碑的设计和碑文还需要通过旧金山艺术委员会的批准。通过后,慰安妇纪念碑再以礼物的形式送给旧金山市政府,这样才最终可以安放在旧金山市里。

在这个过程中,反对者又开始对艺术委员会施压。

旧金山艺术委员会公关总监凯特·派特森-墨菲在邮件采访中写道:“我们已经收到了大约300封反对信,大部分来自日本。我们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们的签名里都注明了 ‘日本’两字。”

问及涉及一项公共艺术作品能收到近300封反对信是不是常有的一件事情,凯特回复说:“我们没有进行数据比较,但是通常来讲,我们很少看到有类似的现象。”

凯特还专门在邮件中说明,艺术委员会也收到了大量来自全美的支持邮件。她尤其列举了几个名字:来自美国前联邦国会众议员、日裔后代麦克·本田,美国全国律师协会副主席Judith Mirkinson以及日裔民权领袖松豊三郎的女儿Karen Korematsu的支持。目前,Karen Korematsu还在积极推进将“慰安妇”写进美国公校课程。在她发过来的邮件中有个链接,打开后可见长达74页的文档中,有来自全美各地高校、人权组织以及个人支持在旧金山设立慰安妇碑的邮件。

2017年1月9日,旧金山艺术委员会通过雕刻家怀特的设计方案,1月18日,艺术委员会下属的视觉艺术委员会通过了碑文文字。2月6日,在两处小的文字改动后,旧金山艺术委员会全票通过了慰安妇纪念碑碑文。

两处改动中有一处是将“20万”改成了模糊数字“成千上万”。美国全国律师协会副主席Judith Mirkinson在2月6日提出,20世纪90年代,慰安妇的估算数字是20万,但是目前估算出来的数字约有50万,因此建议在纪念碑上使用模糊数字。

最终碑文部分译文是“这座纪念碑证明了成千上万被委婉称为 ‘慰安妇’的妇女和女童所遭受的痛苦。在1931年至1945年间,来自13个亚太国家的慰安妇遭受日本帝国武装部队的性奴役。大部分女性在战时囚禁中死亡。这些妇女的大多数死于战时囚禁。这段黑暗的历史很大程度上被隐瞒了几十年,直到20世纪90年代,幸存者勇敢地打破了沉默。他们帮助推动世界去发声,性暴力作为战争战略是一种反人类的罪行,政府必须对此负责……”

日本大阪市市长写信给旧金山市市长

日本大阪市与旧金山市为友好姐妹城市。今年是两市友好关系60周年。

就在纪念碑被旧金山艺术委员会通过后,大阪市现任市长吉村洋文2月1日向旧金山市市长李孟贤发了一封信,表示他们已经获悉慰安妇碑被通过的事实。并称,2015年12月,日韩已经就“慰安妇”历史问题达成协议。他还写道,日韩政府同意该问题得到了“最终且不可逆转地解决”,并且,双方就避免互相指责取得了一致,美国联邦政府也对此表示支持。韩国政府将设立援助基金,由日本政府出资,帮助“慰安妇”受害者治愈创伤。

吉村洋文称,为旧金山设立慰安妇碑感到遗憾,此举违反了日韩两国协议精神。他还称,大量日本民众和日裔群体居住在旧金山,而且每年有大量的日本游客到旧金山,在公共场所设立纪念碑将会给当地社区造成干扰,而且“我严重担心会给两市交流带来负面影响,最终影响两国交流。”

李孟贤市长时隔一天给吉村洋文回信,慰安妇碑是由当地组织社会活动家组成的联盟推动的,他们花费了几年的生命来寻求公正。而这在旧金山并非先河。旧金山有很多公立或私立的纪念碑来缅怀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以追求和平与和解。慰安妇正义联盟的成员们认为他们有责任以纪念碑来表达对受害者的尊敬。“我认为他们是处于好意而并非破坏旧金山与大阪的关系。”

李孟贤在信件最后一段的开始这样写道:“作为一名民选官员,我有责任对社区负责,即便意味着我们可能因此面临指责。”

经过两年的努力,在旧金山市设立慰安妇纪念碑已经基本成既定事实。“两年多时间里,很多人支持我们,不止是华裔社区。而且不是所有日本人都反对我们,很多日裔支持我们的,就那么几个特别有影响力的人在反对我们。历史不会被歪曲,正义会做出选择”。郭丽莲与邓孟诗说。

马兆光、郭丽莲与邓孟诗都提到,未来要继续推动慰安妇入美国教材,加强对年轻一代的教育。

(责编:覃博雅、杨牧)

深度阅读

“北约过时论”仅是个烟雾弹 特朗普在接受英国《泰晤士报》采访时声称“北约已经过时”,如果盟国不承担他们应该承担的费用,他可能会放弃对北约盟国的保护。但随后他在与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和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的谈话中均表示支持北约。【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外交部回应《日美联合声明》涉钓鱼岛内容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针对《日美联合声明》首次写入《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于钓鱼岛等内容表示,无论任何人说什么、做什么,都改变不了钓鱼岛是中国领土的事实,也动摇不了中方维护自身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和意志。【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