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总统大选重投票 一场“仇恨的选举”?

2016年12月05日08:37  来源:新华社
 

  资料图片

  奥地利总统选举将于4日举行重选投票。历时11个月的竞选过程,经历了败选方申诉致投票结果失效、重选日期因“技术故障”推迟等风波。

  尽管总统在奥地利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象征性职位,但倘若极右翼自由党的总统候选人诺贝特·霍费尔赢得选举,那么他将成为1945年以来,欧洲国家选出的第一个出自极右翼政党的总统。

  【一波三折】

  竞选启动以来,各类民调显示,45岁的霍费尔与对手、72岁的独立候选人亚历山大·范德贝伦的支持率不相上下。霍费尔曾是一名飞机工程师,范德贝伦是一名经济学教授,曾担任绿党领导人。

  霍费尔在4月的第一轮投票中远超其他候选人。在5月举行的第二轮投票中,首轮投票中得票率位列其后的范德贝伦以3万多票的优势反超险胜。但自由党随后向宪法法院申诉,称第二轮投票中邮寄选票计票过程涉嫌违规。宪法法院7月认定近8万张选票涉及违规行为,裁定投票结果无效。已发表过总统当选演说的范德贝伦不得不再次与霍费尔展开角逐。

  而因发现邮寄选票的信封密封性存在问题,原定于10月2日重新举行的第二轮投票被推迟至12月4日。

  法新社采访的专家认为,此轮投票将比5月时少出20%的邮寄选票,这可能有利于霍费尔一方。

  【引发忧虑】

  在12月1日举行的最后一场竞选电视辩论中,霍费尔24次将范德贝伦称为“骗子”,后者以同样称号回敬了他3次。奥地利《新闻报》将这场辩论称为“奥地利政治文化缓慢衰落的剧本里关键性的一幕”。《奥地利人》报3日的头版标题为《仇恨的选举》。

  英国《金融时报》本周发表社论说:“在欧洲的中心,一个来自拥有反犹历史、部分由纳粹组建的政党的极右候选人,距离权力如此之近,这足以令人不安……但这应该成为让主流政治家警醒的信号,而不是导致绝望的理由。”

  支持霍费尔的选民有自己的看法。选民黑尔维希·莱宾格2日出现在霍费尔在维也纳举行的最后一场集会上。他告诉法新社记者,奥地利是欧盟的一部分,“但我们不想丢失我们的身份”。他希望霍费尔当选后确保奥地利的边境关闭,确保“我们有控制权、我们是安全的”。

  2015年夏季难民潮爆发以来,只有860万人口的奥地利总共接纳了约10万难民,社会体系不堪重负,民众不满情绪日增。反对移民、对欧盟持怀疑态度的自由党从中受益。

  维也纳市长米夏埃尔·霍伊普尔认为,霍费尔所在的自由党代表了奥地利“排外”的一面,这样的人当选会“给奥地利带来耻辱”。

  法新社援引政治分析家的话说,在全球化、多元文化兴起、不平等现象加剧和财政紧缩带来诸多社会问题的背景下,欧洲多地出现民粹主义党派,民众产生巨大挫败感后,纷纷转而支持这些极端主张政党,因为他们提供的是“最简单直接的答案”。

  法新社预测,如果霍费尔当选,可能令目前联合执政的社民党和人民党“散伙”,推动新一届国民议会选举提前举行。(郭倩 新华社专特稿)

(责编:程晓霞(实习生)、刘洁妍)

相关专题

深度阅读

缅怀菲德尔·卡斯特罗:斯人已逝 理想不朽 一代历史伟人就此离去,古巴民众陷入深深的悲伤之中。随即全球各大媒体隆重报道了该事件,多国政要和国际机构负责人纷纷对卡斯特罗的逝世表示哀悼。【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法国前总理纵论中法关系 呼吁世界经济G3新格局 法国前总理多米尼克·德维尔潘接受人民网独家视频专访时表示,中国虽然还经历着一些困难,但始终扮演着世界经济火车头的角色,因为中国是对世界经济发展贡献最大的国家。【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