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民意向“倒转”冲击美国大选

徐剑梅

2016年11月04日09:48  来源:新华网
 

美国两党政治,民主党尚蓝,共和党尚红。大选中,人们常把民主党稳赢的州称为蓝州,把共和党稳赢的州称为红州,两党都有输赢可能并能有效影响选举结果的州,则统称为摇摆州,又称“战场州”。历来美国大选,摇摆州都是选举激战之地。

今年美国大选,有11州被列为摇摆州,但关键摇摆州包括4个:俄亥俄州、佛罗里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简称宾州)。其中宾州被视为希拉里的“摇摆州防火墙”、特朗普通向白宫的“必经之路”,和相邻俄亥俄州并称“最具决胜意义的摇摆州”。特朗普和希拉里的大选竞选宣传,都是从宾州开始的。

【宾州摇摆】

不久前,记者走访了宾州多地,见识了费城和匹兹堡这样的大都市,也踏访了漫长的“铁锈带”和农业区。深感宾州在很多方面堪称美国大选的一个标本。

总的来说,这次大选中,宾州选民不论按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还是族裔,在某种程度上都出现显著的“反向摇摆”。

如果按教育程度划分,过去宾州民主党选民中,低学历者超过高学历者,而共和党选民中,高学历者超过低学历者。但今年9月底民调发现,情况发生逆转:宾州54%受过高等教育的选民打算投票给希拉里,仅34%支持特朗普;而在没有大学文化程度的选民中,48%支持特朗普,41%支持希拉里。

如果按收入划分选民群体,同样出现“反向摇摆”。过去,宾州高收入人群倾向共和党,低收入人群则是民主党的坚实票仓;但在今年民调中,在低收入群体,希拉里和特朗普的支持率非常接近,这意味着很多低收入选民转向了共和党。而宾州年收入超过5万美元人群里,情况也发生变化。4年前,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在宾州逾5万美元收入群体中收获了56%的支持率,但今年特朗普在侮辱女性录音曝光前选情最胶着时,支持率也仅约40%。

从族裔构成看,2004年以来的3次大选中,宾州逾半数白人选民都投票给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但今年民调中,特朗普人气最旺时,在宾州白人选民中的支持率也没有达到半数,而宾州白人人口比例超过全美平均水平,其中白人蓝领占比59%。随着共和党越来越右倾,宾州许多城郊富裕选民的目光从共和党逐渐转向民主党。

10月9日,在美国的华盛顿大学,人们在一家媒体的直播台旁观看直播。 

【选民“倒转”】

宾州这种“摇摆”,很大程度上也是美国两党基层选民的“摇摆”。曾凭前两次大选报道入围普利策奖终选名单的《大西洋月刊》资深记者罗纳德·布朗斯坦指出,美国这样的“阶层大倒转”,已持续几代人,只不过今年的特朗普与希拉里之争,使“倒转”大大提速,并可能导致两党基础彻底重组。

这样的“倒转”,对共和党的冲击远远大于对民主党:低收入、低教育程度的蓝领白人从民主党转向共和党,成为特朗普的“铁仓”——在多数民调中,特朗普在高中以下文化程度的白人中的支持率都超过60%。但受过高等教育的白领白人——共和党过去的中坚力量,却有很多在转化成中间选民甚至投向民主党。同时,由于特朗普的种族歧视言论,共和党在少数族裔中支持率进一步走低。

于是,整体看,共和党基础变得趋于民粹化和右倾。7月两党全国代表大会呈现出强烈对比:共和党代表大会会场里,白色面孔占压倒性多数;而民主党代表大会上,凭肉眼无法判断白人抑或少数族裔的比例。

民主党不仅在少数族裔、大都市、自由派白人当中拥有深厚基础,而且在这次大选中,一拜桑德斯之赐,发掘出“千禧一代”新票仓,成为“历史上最进步主义的民主党”;二拜特朗普之赐,在白领白人、白人女性当中不断扩大地盘。民调显示,美国35岁以下年轻人多数倾向自由主义和进步主义,倾向民主党。这对美国两党政治格局将带来持久影响。特别是如果希拉里赢得大选,加上奥巴马政府的8年任期,意味着民主党至少连续执政12年,“后千禧”一代美国人会在民主党政府影响下长大。

10月9日,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候选人第二场电视辩论

【两党处境】

目前,围绕特朗普,共和党内高度分裂,舆论认为不管特朗普胜败,大选后共和党都面临重新整合。不过,从历史上看,美国两党力量多次出现重大失衡,两党内部也都各自经历过剧烈重组,但两党政治格局未发生根本性动摇。

从上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民主党执掌白宫约20年,两党依然分庭抗礼;1968年,民主党两个强势竞选人相争,其中乔治·华莱士最终退党自组独立党参选,赢了5个州,促成共和党的尼克松入主白宫,但两党格局也未因此改变。

从现状看,今日共和党,在国会和州,力量明显较民主党雄厚。美国社会始终存在强大的保守力量和保守思潮,加上宗教文化在堕胎、拥枪等问题上的影响,共和党关于减税、小政府、少福利的传统主张,决定它仍会吸引大量高收入、高教育程度人群。

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民主党被视为“劳力者的党”,代表中低阶层,重视发展经济和社会福利,倾向增税、控枪、增福利和大政府;共和党是“劳心者的党”,中高收入者多,主张减税、拥枪、少福利和小政府。但两党草根基础,都曾经历过数次剧烈变动,今后两党的草根阶层,都可能出现不同“劳力者”和“劳心者”群体的更多混合。说到底,国内国际环境都在改变,利益和理念无法停留在原地。

此次美国总统大选已进入最后阶段,由于两名候选人都有缺陷,选战焦点已经跑偏。而大选所暴露出的美国社会真正问题——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精英草根意见日益隔阂、种族危机日益尖锐、草根阶层日益焦虑等,却被以人格攻击为主的消极选战淹没,没能得到严肃讨论。归根到底,这些问题是致富机会不平等和收入分配不平等造成的危机。

(责编:彭婧希(实习生)、常红)

深度阅读

李克强总理出访亚欧四国:经略周边 联通亚欧 八天四国五站,李克强此行时间短、日程紧、转场多。分析人士认为,此访对引领上合组织以及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机制深入发展、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维护我国家安全和利益具有重要意义。【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

吴海涛:中国走出了一条有自身特色成就卓著的人权道路 我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大使在第71届联大三委人权议题一般性辩论时发言称,“人人得享人权”已成为全人类的共同追求。同时,人权与各国价值观标准、历史文化传统、政治经济制度息息相关,必须按各国国情和人民诉求加以推进。【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