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防长访南苏丹 打什么算盘?

2016年10月11日13:59  来源:新华网
 

图为9月3日,在日本东京自民党总部,(从左至右)自民党新任总务会长二阶俊博、新任干事长谷垣祯一、副总裁高村正彦、政调会长稻田朋美合影。(新华社/法新)

新华网北京10月11日电 日本媒体10日报道,日本女防卫大臣稻田朋美8日访问南苏丹,视察了在当地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的日本陆上自卫队。

新安保法去年强行通过后,日本自卫队在海外的活动范围和任务内容得到扩大。日媒分析称,稻田此次访问南苏丹特意强调“当地治安环境改善”,目的在于弱化日本国内担忧自卫队员人身安全妨碍新安保法实施的阻力,为今后日本在海外展开“驰援护卫”等新任务营作出铺垫。

【下月或启动“驰援护卫”】

稻田朋美8日访问南苏丹首都朱巴,会见南苏丹国防部副部长和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团长,就当地治安形势问题交换了意见。随后,她视察了位于朱巴附近的日本陆上自卫队宿营地,要求队员注意安全。

仅在数日前,稻田还对日本自卫队在南苏丹的情况“一问三不知”。在今年9月30日的国会答辩中,一名在野党议员问及今年7月发生在日本自卫队营地附近的一场枪战时,身为防卫大臣的稻田居然无法作答。无奈之下,首相安倍晋三替稻田“接招”,予以回答。

日本自2012年起开始向南苏丹派遣自卫队参与联合国维和任务,主要负责援建基础设施。但去年9月日本通过的新安保法大幅扩大了自卫队在海外的活动内容和范围。

日本媒体分析,稻田这次视察意在帮日本政府“现场取证”。今年11月,驻扎南苏丹的日本陆上自卫队将进行轮换,日本政府将根据稻田的视察结果,判断是否在下月向派遣部队布置“驰援护卫”和与他国军队“共同防护宿营地”的新任务。

所谓“驰援护卫”是指当联合国、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或他国部队和平民在远离日本自卫队驻扎地遭遇武力袭击时,自卫队员可携带武器赶赴事发地对相关人员给予保护。新安保法实施前,自卫队仅能使用武器护卫近距离、处于自卫队自身管理下的人群。

【风险增大引发担忧】

稻田还在视察中向媒体记者刻意强调南苏丹“治安改善”。她说:“我看得出这里治安稳定,也从相关人员口中听说的确如此。回国后再由政府全体进行讨论。”

《朝日新闻》分析,稻田发表这番言论,意在为日本政府根据新安保法下达新任务命令作铺垫。自新安保法通过以来,日本政府一直想在南苏丹维和行动中加入“驰援护卫”等新任务,这也是安倍宣扬的“积极和平主义”的支柱之一。

实际上,稻田访问南苏丹仅是铺垫工作中的一环,日本政府为此筹备已久。今年9月,安倍就对自卫队官员说:“制度已经完备,现在是执行的时候了。”

此外,定于11月轮换的自卫队员早在9月便开始了“驰援护卫”等新任务训练。同时,为了平息舆论的反对声音,日本防卫省确立方针,将自卫队活动范围限定在南苏丹首都朱巴周边,以期降低风险。

不过,日本媒体和在野党仍对日本扩大活动范围和内容表示担忧。《朝日新闻》指出,当下执行新任务依然存在诸多不安。根据这篇报道的说法,今年7月,南苏丹首都朱巴发生枪战,持续冲突的总统基尔和副总统马沙尔两派军队激烈交火,日本外务省随后发布最高级别的“退避警告”;也有意见指出,南苏丹政府军与联合国维护部队之间关系恶化,当地能否确保稳定接收维和人员尚未可知。

“谁能保证朱巴不会再度爆发冲突?因驰援护卫而陷入危险的正是自卫队自己,”一位熟悉日本防卫政策的自民党议员说。

日本在野党也对新任务实施极为担忧,称“新任务伴随很大危险”。(记者刘秀玲,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责编:覃博雅、常红)

相关专题

深度阅读

国际反腐新秩序逐步建立 今年17名“红通人员”归案 我国今年来已追回“百名红通人员”17人,“百名红通人员”已有三分之一(35人)归案。除了遣返、引渡和异地追诉外,今年追回的“百名红通人员”主要以劝返和缉捕方式为主。 【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

下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雷厉风行 精通四种语言 安理会正式向第71届联合国大会推荐葡萄牙前总理、联合国前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古特雷斯担任下一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表示,古特雷斯是接替自己的绝佳人选。【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