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生产率连续下滑  危机后恢复依旧疲弱

美国经济或继续陷入“失落”中(环球热点)

宦 佳 郭维毅

2016年08月12日08:2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美国劳工部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国非农部门劳动生产率连续第三个季度下滑。这一疲弱无力的数据似乎又给美国经济陷入“长期停滞”的观点提供了最新的有力证明。

  

  【无力的现实】

  根据劳工部发布的数据,第二季度美国非农部门劳动生产率按年率计算下降0.5%,为连续第三个季度下滑。这也创下了1979年以来劳动生产率下滑时间最长的纪录。同时数据也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当季劳动生产率下降0.4%。

  非农生产力数据的意外下跌可能证实了美联储对美国经济最坏的担忧——担心美国经济滑向长期的慢增长,虽然现在看起来这份担忧越来越变成了现实。

  路透社报道称,生产率持续疲弱可能引发市场对美国企业利润和公司维持近期强劲雇佣步伐能力的担忧。

  此外,上周五美国劳工统计局公布的就业数据显示,7月份美国非农就业人口增长25.5万。虽然这是一个看起来挺“漂亮”的成绩,但却只是表面现象。经济学家指出,新增的就业绝大多数都来自医疗行业以及商业服务、休闲等行业,因此季节性因素或为就业增长提供了支撑。而经济真正的支柱行业却表现糟糕。矿业一直在削减岗位,建筑行业就业也呈负增长趋势,一直没有从5月份流失1.8万个岗位的惨状中恢复过来。

  “债王”格罗斯也声称,“如果不是消费者支出在撑着的话,美国经济基本已经在衰退了。虽然企业雇佣强劲,但投资支出缺乏。”

  据统计,过去的5年里,美国每一季的劳动生产率年增幅均低于1%,这已经足够表明美国经济的潜在增速下降。而美联储迟迟没有加息动作,也能说明美国经济的复苏并未达到预期。

  美联储主席耶伦6月就曾表示,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前景是美国经济面临的关键不确定因素之一,也是决定美国民众生活水平的关键因素。过去几年,美国就业市场稳步改善但经济增速温和,反映出劳动生产率增长大幅放缓。因此她也强烈地建议美国国会和政府采取促进投资和创新、加强教育的举措来提高劳动生产率。

  “总体上来说,美国经济目前没有强劲支撑的点,有些经济学家强调的创新产业事实上也没有看到突出的亮点,这些都不足以维持长期的增长。我对美国经济的未来持悲观预期。”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魏民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

  【沉重的未来】

  就业人数增加,生产却并未出现增长,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悖论”?美国经济究竟怎么了?

  其实很简单——美国经济依旧没有从危机后的疲弱中恢复,甚至不知道到底还能不能恢复成功。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以美国前财长拉里·萨默斯为首的经济学家一直在提出一个令人警醒的理论,即美国可能深陷所谓的“长期停滞”——经济增长乏力,同时利率低迷。美联储一度不接受这种悲观的预测。但最近好像有越来越明显的动摇。美联储理事杰罗姆·鲍威尔近日对低迷的劳动生产率表示了不乐观的看法,声称美国经济陷入长期低增长的风险日益增加,这也要求官方利率比之前预计的更低一些。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分析师扬·日林斯基则对就业数据也提出了质疑。他指出,美国修正通胀后的GDP平均增长率自从2001年起就低于2%,就业市场数年不见起色,很多人在求职过程中受打击而放弃了找工作,也就不再包含在“失业”数据中。因此,官方失业率数据低估了一些想找工作但找不到工作的人数。

  从美联储迟迟没有加息动作也能看出美国经济的真实景象到底如何。美联储相关人员称,不加息是因为尚未达到满足加息的三个条件,即通胀超过2%、就业增长足够强劲、内部经济增长外部无过多风险因素。

  “现在通胀距离2%还差很多,如果没有明显上升的迹象的话,目前依旧不构成加息的条件。”魏民分析,美国经济高度依赖金融市场,实体经济基本已经空了,现在虽然一直强调要重回实体经济,个别地方也表现出亮点,但却没有看到非常整体见效的举措。尤其是目前外部环境比较动荡,不排除有极端的事件把经济拉到衰退的局面。

  “现在是全球经济都遭遇到增长动力不足的问题。而美国更是其中的火车头。”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传统的增长动力在减弱,但是新的动力却没有找到,新的技术体系与规则体系尚未形成,产业结构的重组也无法一蹴而就。

  德国《经济周刊》援引哈佛大学经济学家马丁·费尔德斯的观点称,国家债务依旧居高不下和精英大学以下教育系统的不完善都对美国经济增长产生抑制作用。他预测,未来几年美国最多只能达到2.5%的增速。

  【不安的国家】

  衰落的恐怕还不仅仅是经济。埋在财富制造与交换的经济表象之下更深层次的政经危机,才是这个“超级大国”更需要反思的关键。

  毫无疑问,一个好的管理机制可以将人们的创造力汇集起来,带来更高效的劳动生产率和新的发明。但现今的美国却在相反的路子上越走越远。

  “近些年,很多有价值的改革因为政治的原因而陷于僵局。”扬·日林斯基指出。

  直至今日,上百万美国人并未从危机中真正恢复过来。有经济学家甚至直接称之为“失去的一代”,并指出,奥巴马执政8年交出的的经济答卷,也远没有表面上的那些数字来得那么光鲜。

  尤其是,在没有实质复苏也找不到办法实质复苏的情况下,美国为了维护自身的经济安全,不惜靠搅乱中东欧洲、搅动亚太安全来取得美元的升值,给地缘政治稳定带来一重重灾难。

  “只要生产率得不到提高,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就无法提高,也就无法承担伴随老龄化而增加的成本。”日本《日经商贸周刊》刊文称,不景气的生产率数字凸显出两点,第一,世界经济的预期依旧脆弱;第二,蓝领阶层的处境将越发艰难。

  看看唐纳德·特朗普是如何一步步获得支持成为总统候选人的,或许也能反映出美国人心中的“不安”究竟有多强烈。

  “特朗普毕竟面向的是广大群众,而希拉里则是倾向于华尔街的精英阶层。目前美国的社会分化已经到了一个必须作出改变的阶段,资本越来越向大企业家手中集中。如果按照希拉里的经济政策,可能还会加剧美国贫富差距的问题。特朗普的问题则在于保守主义的抬头和对全球化的排斥。”魏民说。

  特朗普说得更直接:“美国主义,而非全球主义,将成为我们新的招牌。”

  这可叫已经负债累累的美国人民怎么选才好?

(责编:杨牧、常红)

深度阅读

人民日报推出专栏“聚焦G20杭州峰会” 作为东道主,中方正同各方一道,致力于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通过创新驱动发展和结构性改革,为各国增长注入动力,使世界经济焕发活力。国际社会对杭州峰会充满期待。【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

明仁天皇:日本近代史上首位欲“生前退位”的君主 日本明仁天皇发表全国电视讲话,称自己年事已高,无法继续履行现行宪法规定的国事行为和作为国家和国民统合象征的公务行为,希望得到民众的理解。日本媒体称,虽然碍于法律规定,天皇没在讲话中直接使用“退位”字眼,但整个讲话中显示出对“生前退位”的强烈愿望。【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