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在纳粹集中营创作的油画成为世界油画艺术又一高地

2016年07月28日16:44  来源:半月谈
 

6月下旬,记者应以色列外交部邀请,对以色列进行了为期一周的采访。采访发现,展示于耶路撒冷大屠杀纪念馆艺术厅中二战期间犹太人画的油画,是世界油画艺术又一高地,也成为世人了解以色列文化的又一重要窗口。

6月21日,记者到大屠杀纪念馆采访。纳粹暴行令人发指,而该馆展出的二战期间犹太人所作油画又令记者震撼。

据介绍,大屠杀纪念馆艺术厅收藏的油画作品多是犹太人在1939年到1945年期间创作的,创作者绝大多数被关押在集中营。“面对那种极端恶劣的环境,即使不是一个艺术家,哪怕是一个普通人,甚至一个孩子,这个时候也会拿起一支笔、一张纸,通过绘画来表达自己的情感。”纪念馆讲解员伊娃说。

伊娃指着油画《难民》说,它表现的是一位犹太画家被关在集中营,在大屠杀恐怖气氛下,双手抱头痛苦不堪,他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能从集中营中出去,世界这么大,我该去哪里?世界这么大,哪里有我的容身之地?“但事实上他没有等到这一天”。

《难民》的创作者、犹太画家菲利克斯·努斯鲍姆曾于二战爆发后被转送到法国圣希普里安集中营。不过,他和夫人一起成功地逃离集中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阿尔希梅德大街的一处住宅中躲藏起来。此后到1944年期间,就是在这所住宅里,努斯鲍姆开始绘制为争取生存权利而四处逃亡、躲避、痛苦、失望、悲伤的犹太人群体的画作,努斯鲍姆逐渐成为一名通过画作表现犹太人逃亡生活的“领军人物”。然而不幸的是,1944 年,由于邻居的告发,努斯鲍姆被捕,被送到奥斯维辛集中营,并被杀害。

伊娃说,这些油画真实地记录了犹太人当时的生存和思想状况,画家们借助油画向上帝发问:上帝,纳粹为什么这样对待犹太人?我们正在被屠杀,上帝你在哪里?上帝,我该怎么办?

据介绍,这些油画的创作和传世充满了血泪和艰辛。当时看管集中营的德国军官,把画布、画笔等画画材料带进集中营,让被关押的画家为自己及家人画肖像及一些指定题材油画,很多画家画完画便被杀害。这些画家在集中营画了很多反映二战期间犹太人苦难的油画并通过各种方式偷送到集中营外。还有一些犹太画家,他们躲过纳粹搜捕,四处逃生,但不忘用手中之笔战斗。

家住死海附近的76岁丹尼娜指着家里挂的一幅肖像说,这是画家Kalman Aron 1963 年到农庄为她的大女儿所画,Kalman Aron 在二战期间多次被关进集中营,是幸存者。

油画是以色列民众喜闻乐见的一种艺术形式,耶路撒冷圣墓教堂现有的油画很多都是名作,《犹太先知亚伯拉罕祭献儿子以撒》《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等作品历史悠久。在以色列国家美术馆,里面展出了以色列艺术家百年来创作的油画精品。

以色列外交部官员罗松国先生介绍,以色列市民和官员大多选择油画作为家中的装饰品,他本人对油画也特别喜爱。他打开手机相册,把家中的油画作品照片展示给记者看,里面不乏抽象派油画作品。

犹太画家二战期间的作品,同德拉克洛瓦的《希阿岛的屠杀》、毕加索的《格尔尼卡》、萨瓦多·达利的《内战的预感》一样,在油画史上意义重大,其价值更被越来越多的专家和游客所认同。

著名油画家魏光庆说,这些犹太画家是用生命的景图书写了那个悲惨时代,他们的作品在我们今天看来是一种鲜活的历史记忆和文化记忆,为艺术史家研究二战期间的艺术作品,书写艺术史提供了新的考据!(记者梁相斌)

(责编:张可月(实习)、常红)

深度阅读

学者热议南海仲裁案何时“退烧” 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25日通过一项联合声明,重申2002年《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在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并承诺全面有效完整落实《宣言》。在围绕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有关纷争与炒作仍未“降温”之际,由中国和东盟十国外长发表的这份联合声明,被有关专家视为有分量的“一剂退烧药”。【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

专家:中日关系应在新的时代条件下相互依存 当前中日关系呈现出一种历史周期作用下的“新常态”。基本特征是两面性凸显。中日经济合作现在已经深深嵌入了国际分工体系之中。相互依存、合作共赢,和则两立、斗则两伤,构成了中日关系在新的时代条件下的战略基础。【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