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驳谬误 倡导对话 推动合作

南海问题研讨会在新加坡举行

本报赴新加坡特派记者  丁  子  俞懿春  杨  讴  张志文

2016年07月19日03:3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南海问题与区域合作发展高端智库学术研讨会18日在新加坡举行。图为与会者合影。
  本报记者 杨 讴摄

  7月18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主办的南海问题与区域合作发展高端智库学术研讨会在新加坡举行。来自中国、印度尼西亚、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等国家和地区的近30位专家学者,就南海争端的解决机制、途径以及南海区域合作发展进行了探讨。与会专家学者认为,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违背国际法基本原则,预设立场,自创规则,罔顾基本事实,作出的荒谬裁决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南海问题相关各方应重回对话解决争端的健康轨道,携手推动区域合作与发展。

  临时仲裁庭“拿了大钱,办了脏事,吃相难看,非法无效”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原主任赵启正在研讨会上做主旨发言。他说,南海仲裁案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披着法律外衣的闹剧,它在程序、适用法律、证据采用等一系列问题上都存在重大错误。临时仲裁庭对本案根本不具备管辖权,存在严重的扩权、越权和滥权行为。所谓的仲裁结果否定历史事实,严重违背了国际法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基本精神和原则。临时仲裁庭做出的所谓裁决内容也是荒谬的,连太平岛都不是岛屿,真不知道如何定义什么是岛,什么是礁了。“拿了大钱,办了脏事,吃相难看,非法无效”,赵启正用十六个字给临时仲裁庭下了结论。他表示,中国在南海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上的立场是一贯的,回到谈判中来才是解决中菲南海争议的必由之道。

  “南海问题一直是一个政治问题,不是简单的法律问题。法律也从来未有效地解决过国际争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在主旨发言中提到,南海问题是当代地缘政治的产物,是亚太地缘政治的关切点。他认为,中菲之间有许多政治性协议,双方完全可以通过谈判解决问题。

  “所谓的南海仲裁结果出来后,我们邀请主要东盟国家的学者共同探讨南海问题,共同交流区域发展的建议,共同分享学术研究成果,具有特殊的意义。”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研究所副所长李国强对本报记者表示,临时仲裁庭把司法的公平正义抛在一边,把本案变成了“金元司法”,称得上“拿菲律宾的钱财,替菲律宾张目”。中国在过去2000多年历史中,有大量史料证明南海诸岛、南海海域是中国人民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进行开发经营与和平利用的。所谓的仲裁员丧失了基本职业道德,给出了一个非常荒谬、荒唐的结果。

  “菲律宾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临时仲裁庭也对菲律宾的诉求‘特别青睐’。”泰国国家发展行政学院法学院院长普拉斯特·阿卡普特拉认为,人们可以清楚地从所谓的仲裁结果看出临时仲裁庭的意图。他告诉本报记者,临时仲裁庭在岛礁等一些问题上的裁决让人难以接受。临时仲裁庭应当认真征求当事方都认可的意见,也需要注意到各方通过对话协商解决的意愿。

  “绝不能让所谓仲裁结果损害中国与东盟关系”

  武汉大学边界与海洋研究院及国际法研究所首席专家易显河对本报记者表示,临时仲裁庭的组成与一般认为的法治要求不符,其所作所为违反了很多法治原则,这种做法非常危险。

  中国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指出了南海仲裁案的实质。他表示,所谓仲裁案仲裁事项的本质是中菲之间关于南海部分岛礁的领土主权争端,同时涉及海域划界争端。前者不属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调整范围,后者已被中国于2006年在排除性声明中所排除,两者均排除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强制争端解决程序的适用性,仲裁庭明显没有管辖权。临时仲裁庭对中国在南海拥有的主权和海洋权益更是视而不见,对基本事实进行歪曲。

  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院长傅崐成对本报记者说,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之所以令许多人惊讶,在于它是一个一边倒的裁决,是在中国自始至终不参与的情况下做出的,这在国际社会上创下了非常不好的先例。

  在印度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斯瓦兰·辛格看来,所谓裁决没有任何政治智慧和实用性,不具有权威性,仲裁者无法让裁决付诸实施。事实上,这个法理狭隘的裁决,只会加剧南海有关各方的冲突。他直言不讳地指出:“像美国这样鼓吹中国遵守一边倒裁决的国家,甚至还不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

  对美日等域外国家介入、操纵仲裁,社科院中国边疆研究所副研究员侯毅对本报记者表示,这一做法最终损害的是南海周边国家利益,损害的是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共同利益,美国介入不利于保持地区和平稳定发展。

  柬埔寨战略研究所董事会主席、联合创始人常·万纳瑞斯对本报记者表示,所谓裁决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中国—东盟关系。“我们要保持谨慎和清醒,不要陷入这种地缘政治游戏的陷阱。柬埔寨在这个问题上很清醒,绝不能让仲裁结果损害中国与东盟关系。”

  构建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对地区发展至关重要

  自1991年中国与东盟建立持续的对话关系以来,中国同东盟政治安全合作不断深入,经贸合作蓬勃发展,人文社会领域合作成果显著。今年是中国与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今年9月双方还将为此举行纪念峰会。在中国与东盟致力于构建命运共同体的背景下,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合作发展才符合各方的最大利益。

  赵启正在主旨演讲中表示,中国高度重视发展与东盟各国的友好关系,中国与东盟各国是山水相连的好邻居,合作共赢才是中国东盟关系的主流。南海争议是中国与部分东盟国家之间的问题,不是中国与整个东盟之间的问题。南海区域的和平稳定合作发展符合各方的最大利益,这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战略研究室主任樊吉社对本报记者表示,南海问题涉及复杂的外交问题,不是靠所谓仲裁就能解决的,仲裁是用技术手段解决政治问题,只会让问题更加复杂化。亚洲人民有自己的智慧,完全可以通过协商解决存在的问题。

  中国社科院亚太所区域合作研究室主任王玉主也表示,中国倡议推动了一系列地区合作,中国诚意推动与东盟国家开展经济合作,这是关系地区人民福祉的大事。有关国家迟早会意识到,在所谓南海仲裁案喧嚣之后,仍要回归正常的生活,仍要设法提高人民的生活,而这需要合作。

  “中国是地区发展的领头羊,从某种程度上说,东南亚经济在过去10多年的发展壮大,归功于中国的带动。”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高级研究员胡逸山对本报记者说,中国推动建设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等,都得到东盟国家的广泛欢迎。万纳瑞斯对本报记者表示,加强与中国的合作也是东盟国家的意愿,中国与东盟建设命运共同体,对地区发展十分重要。

  (本报新加坡7月18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6年07月19日 03 版)

 

(责编:白宇)

深度阅读

从中国领导人外交战略思想看中日关系走向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提出一系列重要的对外战略思想、外交理念,以战略的高度和前瞻的视野因应国际环境的变化,开拓创新,积极探索一条中国特色的新型大国外交道路。中日关系作为中国周边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在新型外交的大框架下进行全面审视,而深入理解建国以来中国领导人的外交战略思想,研究阐释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治国理念新思想、新实践,有助于更好地把握中日关系。【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

【盘点】历届亚欧首脑会议上的中国声音 亚欧首脑会议从1996年开始举办,两年一届,是世界上最大的跨洲政府间论坛,旨在通过对话增进了解、加强合作,为经济和社会发展创造有利条件,促进建立亚欧新型全面伙伴关系。中国作为其重要成员国之一,始终秉持互利共赢、加强沟通的原则,是亚欧合作的坚定倡导者和积极推动者。中国是各成员国中首倡部长级会议最多的国家,为地区和国际的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