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无权在南海仲裁问题上说三道四

2016年07月14日13:41  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东京7月14日电  7月12日,就在所谓的“南海问题仲裁裁决”公布的当天,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就仲裁庭公布最终裁决称: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规定,裁决为最终结果,对当事国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国有必要接受裁决,并称强烈期待当事国接受裁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则计划在蒙古召开的亚欧首脑会议上提及南海问题,拟与亚洲和欧洲各国首脑确认所谓“法治”在海洋问题上的重要性。而安倍此前于7月10日晚在广播节目中声称:“与国际社会合作支持菲律宾很重要,日本也将作为G7主席国尽到责任。”对此,我外交部发言人对日本外相的说法进行了批驳:日方应反思在南海问题上煽风点火的做法,停止插手和炒作南海问题,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人民网日本七日谈专栏邀请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庞中鹏就南海问题仲裁裁决结果进行了点评,内容如下:

针对7月12日的所谓“仲裁裁决”,中国已经作出了严正声明:仲裁庭无视菲律宾提起仲裁事项的实质是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错误解读中菲对争端解决方式的共同选择,错误解读《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有关承诺的法律效力,恶意规避中国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作出的排除性声明,有选择性地把有关岛礁从南海诸岛的宏观地理背景中剥离出来并主观想象地解释和适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上存在明显错误;仲裁庭的行为及其裁决严重背离国际仲裁一般实践,完全背离《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促进和平解决争端的目的及宗旨,严重损害《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完整性和权威性,严重侵犯中国作为主权国家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的合法权利,是不公正和不合法的。

本来是一纸“无比荒诞”的谎言,但为何日方还费尽心机地支持这一“谎言”呢?

首先,这本来就是日本在背后作祟。就此,我外交部发言人已经公开明确指出:仲裁庭的组成是由国际海洋法法庭前任庭长、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一手操办的;而柳井俊二同时担任安倍晋三的安保法制恳谈会会长,协助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挑战二战后国际秩序的束缚;从此可以看出,仲裁庭从成立之初就已政治化了;该仲裁庭的成立本就不具有合法性,其越权审理并做出的所谓裁决是非法的、无效的。正是柳井俊二,他在2011年~2014年期间担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在5人仲裁庭中,除鲁迪格·沃尔夫鲁姆(德国籍)仲裁员为菲律宾方指派,其余4人均由柳井代为指派,包括托马斯·门萨(英国与加纳双重国籍)、让·皮埃尔·科特(法国籍)、阿尔弗莱德·松斯(荷兰籍)、斯坦尼斯洛·帕夫拉克(波兰籍),柳井指派帕夫拉克为中方仲裁员代表,门萨为首席仲裁员。柳井俊二的政治立场属于右翼,对中国存在着偏见,由这样一位日籍人员担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其公正性就可想而知了。

其次,这是出于日本的“私心”“私利”作怪。日本本不是南海问题的当事国,只是一个和南海问题不相关的域外国家。但是,为了日本自身的“利益”,日本还是“千方百计”地想在南海“插上一脚”。因为,在日本看来,南海关系到日本的所谓“海上航行自由”,不愿意看到中国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而在南海开展的任何正当行动。其实,这是和美国一样的“无赖与霸权行径”,南海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所谓的“南海航行自由”从来就不是一个问题,中方一贯坚持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坚持维护南海的航行和飞越自由,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南海长期保持着和平稳定,走上繁荣发展的道路,南海的航行和飞越自由也得到了充分保障。

另外,这是日本“王顾左右而言他”的伎俩。其实,早在南海仲裁裁决出来之前,日本就已经在南海周边海域动作频频,其自卫队舰艇以参访或联合演习的名义,在南海周边“游弋”。日方表态支持南海仲裁裁决,无非就是为日本已经生效的安保法寻找可以进行实践的平台,也即为能够顺利行使集体自卫权而寻找冠冕堂皇的“借口”,以便乘机扩大日本在南海的影响力。

同时,这是日本配合美国而上演的“双簧戏”。近年来,日本在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中扮演着“急先锋”的角色。这样,一可以为加强日美同盟关系服务,二可以、也是更重要的是为实现日本的政治与军事战略做好铺垫。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其主要矛头指向之一就是冲着中国南海而来,美国的真实目的是要继续在南海占有绝对的影响力,日本对此自然心领神会。而在南海问题上,日本是除美国以外的域外国家之中“叫得最响”的国家,与美国十足地上演了一出“双簧戏”:一个出谋划策、一个跑腿跟班;一个台上吆喝、一个台下捧场;一个台前表演、一个幕后指挥。

所谓“南海仲裁裁决”是无效的、非法的、没有任何拘束力、不存在任何合理性、合法性与公正性,日本在南海仲裁问题上,暴露私心,要求当事方接受一个本不该存在的“荒诞裁决”,只能说是日方出于“私心”的“公器私用”。南海问题,公理与公道犹在,日本无权说三道四。 (庞中鹏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责编:刘乐(实习生)、常红)

深度阅读

历史铁证,不容忘记——南海“巡洋”篇 自北宋起,中央政府便设立了“巡海水师”,巡辖卫戍南海;至明代,为防沿海寇匪,中央政府增置了备倭总兵官、巡道副使、海防同知等官职,并在广东都司下设立了海南卫,担负海疆巡视、抵御海寇、朝贡护送等职责;清后期,中央政府又设立崖州协水师营,巡辖南海诸岛及其海域。【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

G20峰会未开,一项重大贸易成果已达成 此次G20贸易部长投资会议取得多项重要成果。首先,发布了G20历史上首份贸易部长声明,同意采取更多行动以实现全球经济增长、稳定、繁荣的共同目标;其次,会议批准了三份文件。【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