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井俊二:南海仲裁案推手 解禁集体自卫权先锋

2016年07月14日08:28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人民网东京7月14日电(许永新)最近因为南海仲裁,一个日本人在网上“火”了起来,这个人就是曾引起中韩等同日本有海洋领土争端国家集体担忧的柳井俊二。现年79岁的柳井俊二曾为日本职业外交官,历任日本外务省原条约局局长,外务省事务次官,驻美大使等诸多要职。而最近他“火爆网络”的身份是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的始作俑者。

与安倍晋三关系紧密

柳井俊二于1937年生于东京的一个官二代家庭,其父亲做过外务省条约局局长。中小学在著名的贵族学校“学习院”度过。1961年考入东京大学法学部学习。后进入日本外务省工作。

在担任驻美大使期间,适逢美国发生9·11恐怖袭击事件,在与美国前国务副国务卿阿米蒂奇会谈后,按照美方的要求,一手推动了反恐对策特别措施法的通过,以至于最后促成了向海外派遣宙斯盾级驱逐舰。但出人意料的是,2001年柳井俊二在“外务省机密费事件”中受到严重警告的处分,不仅将薪酬全部退还,还被革掉官职。退职后,在中央大学担任国际法方面的教授。柳井俊二在2005年时来运转,出任国际海洋法法庭的法官。2007年又出任安倍晋三设立的私人咨询机构“安全保障法制基础再构筑恳谈会”主席,积极策划调整有关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问题。2011年11月成为国际海洋法法庭第一位日本庭长。在2014年再次当选国际海洋法法庭法官时,日本外务省以外相谈话的形式特地发表祝词。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左)从柳井俊二(右)手中接过“安全保障法制基础再构筑恳谈会”报告。照片来源:日本首相官邸网站

解禁集体自卫权先锋

据日媒透露,在日本有“条约局帮派”的说法,是指在外务省中以原条约局(现在为国际法局)局长为中心形成的人脉。而柳井俊二正是这“帮派”中的代表人物。为什么称为“帮派”呢?原来这些人都极力策划安保法案,想方设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努力让自卫队“冲出日本,走向世界”。日媒认为他们起的作用有时甚至大过首相。

“条约局帮派”们为什么如此执迷于集体安全保障呢?自民党原副总裁山崎拓指出,他们想把自卫队这样一支军事力量作为外交工具来利用。这既是这些外交官的意志,同时也是美国的要求,美国需要把日本作为一条警犬来利用。

因此可以说,柳井俊二始终站在要求重新解释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最前线,是彻头彻尾的右翼分子。 

导演南海仲裁闹剧

7月12日,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发出严重损害中方核心利益的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仲裁,引起了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和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联合国中文官微今天发文称,所谓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与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

微博原文称,“国际法院是联合国主要司法机关,根据《联合国宪章》设立,位于荷兰海牙的和平宫内。这座建筑由非营利机构卡内基基金会为国际法院的前身常设国际法院建造。联合国因使用该建筑每年要向卡内基基金会捐款。和平宫另一‘租客’是1899年建立的常设仲裁法院,不过和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据中国驻荷兰使馆网站消息,常设仲裁法院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常设法院,它只有一份由成员国提出的仲裁员名单。如果成员国将其争端诉诸仲裁,便可在名单中选定仲裁员,再由选定的仲裁员推选首席仲裁员组成仲裁庭。在国际常设法院和国际法院建立后,常设仲裁法院长期缺乏案源,其作用和影响力日益减小。另据环球时报7月13日报道,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就在荷兰海牙和平宫内——即联合国官微事实上承认了所谓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与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

国际法院也在其网站首页发布提示信息,声明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由常设仲裁法院下的一个特别仲裁庭做出。国际法院作为完全不同的另一机构,至始至终未曾参与该案。

2013年,国际海洋法法庭主席、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不顾中方和国际社会的反对,应菲律宾单方面提起,指派5名法官和教授组成所谓的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掀起了这场长达三年的“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事实上,这已不是他第一次引起这么大的国际事件了——就在第一次出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时,韩国就曾担忧日本政府因此在竹岛(韩国称“独岛”)主权争议方面获利,柳井当选产生直接导致韩国更加排斥国际海洋法法庭。  

(责编:覃博雅、刘洁妍)

深度阅读

历史铁证,不容忘记——南海“巡洋”篇 自北宋起,中央政府便设立了“巡海水师”,巡辖卫戍南海;至明代,为防沿海寇匪,中央政府增置了备倭总兵官、巡道副使、海防同知等官职,并在广东都司下设立了海南卫,担负海疆巡视、抵御海寇、朝贡护送等职责;清后期,中央政府又设立崖州协水师营,巡辖南海诸岛及其海域。【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

G20峰会未开,一项重大贸易成果已达成 此次G20贸易部长投资会议取得多项重要成果。首先,发布了G20历史上首份贸易部长声明,同意采取更多行动以实现全球经济增长、稳定、繁荣的共同目标;其次,会议批准了三份文件。【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