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率均不相上下 两大党都志在必得

澳大利亚政局出现胶着局面

2016年07月05日18:49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澳大利亚华裔选民在投票。李锋摄
澳大利亚华裔选民在投票。李锋摄

人民网堪培拉7月5日电 (李锋)澳大利亚7月2日举行联邦议会选举,不过,这场此前并未引起过多国际媒体关注的选举却因为两大主要政党得票数旗鼓相当而使澳政局进入胶着局面。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发言人表示,联邦议会选举的计票工作将于5日全面恢复,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甚至一个月才能完成。

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众议院选举计票工作已经完成了79.9%,执政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执政联盟)获得70个席位,反对党工党获得67个席位,绿党和独立参选人士获得5个席位,其他10个席位归属尚不明确。两大党不分胜负,没有一个能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组阁。澳大利亚正面临出现“悬浮议会”(在这种局面下,无任何党派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只能联合小党派共同执政)的可能。

澳大利亚议会实行两院制,在众议院中获得多数席位(大于等于76票)的党派有权组阁,其党首自动成为澳大利亚总理,而参议院则有权否决众议院提出的法案。

由特恩布尔领导的现政府虽然此前在众议院拥有绝对多数席位,但在参议院却不占优,因此在政策实施上并不顺利。今年4月18日,执政联盟提出的重建澳大利亚建筑与建设委员会法案第二次遭到参议院否决。澳大利亚宪法规定,一旦参议院针对某个法案实施两次否决权,宪法就允许政府同时解散参众两院,提前举行选举。特恩布尔于5月8日向总督彼得?科斯格罗夫提出,解散议会众参两院,提前举行选举。此次选举将改选全部150个众议院席位和76个参议院席位。这是澳大利亚自1987年以来第一次举行两院所有席位的双重选举。当地媒体分析认为,特恩布尔此举意在通过双重选举,将经常与执政党政见不合的小党派和独立人士清除出议会,为执政联盟赢得更有利的施政环境。

此后,双方开始了为期近两个月的选战。由于两党支持率始终平分秋色,为了赢得更多选票,竞选双方就一系列广泛的问题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辩论。执政联盟以效率和经济增长作为主攻方向,主张进一步开放自由贸易和投资环境,改变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方式,在保持经济增长的同时,逐步降低对资源出口的依赖。工党则更强调社会公平,紧紧抓住选民较为关心的民生问题不放,表示一旦赢得选举将加大在医疗和教育领域的投入和提高劳动者保障。

本报记者虽然不是澳大利亚选民,但门口的信箱里依然被经常塞进选举广告,甚至有人直接将电话打进本报在堪培拉的办公室,宣传本党立场,毫不掩饰地诋毁对方政策,可见双方选战之激烈。

本报记者投票日当天前往堪培拉北部一个投票站采访,只见门口摆放着参选人的大幅照片,各党派的工作人员还在利用最后一刻向前来投票的选民分发宣传海报。不过,前来投票的选民似乎对此并不感兴趣,经过8周的漫长竞选期,大部分人对自己的选择已经相当明确。他们匆匆走进投票站,按程序填写选票,将选票投入票箱,随即快速离开,表情非常平静。

不少人在投票后告诉本报记者,影响他们做决定支持某个政党的关键因素就是民生问题,与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国际问题相比,澳大利亚选民更关心自己的钱袋子。澳大利亚广西联谊会会长蒋德仁向本报记者表示,一般情况下,澳工商界和企业界人士更倾向于将选票投给执政联盟,而工党的支持者主要来自工薪阶层。

现在选举虽然结束了,但选举结果却因两大党得票率相,再加上计票方式相对复杂而迟迟未能公布。由于形势变得扑朔迷离,即便以往深谙选情的当地分析人士也承认此次选举结果难以预测。

虽然有报道说两大政党已经在为可能出现的“悬浮议会”做准备,但现任总理特恩布尔依然表示,执政联盟有信心拿下此次选举。而工党领导人比尔?肖顿也不失时机地宣布目前的选举已经表明工党“又回来了”。当地媒体认为,如果出现“悬浮议会”,对现执政联盟来说将是一次重大挫败,因为在这种局面下,执政联盟要么失去执政机会,要么争取小党派和独立议员支持得以继续组阁,但却成为少数派政府,而这样的政府在执政时会举步维艰。

过去3年,澳大利亚已经换了3次总理。民众希望通过此次选举能够产生一个相对稳定的政府,没想到事与愿违,新政府不仅可能难产而且还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市场分析人士担心,澳大利亚的AAA信用评级面临下调风险。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少数族裔之一,华人已经成为澳政治生活中越来越活跃的一支力量,各政党都在想方设法争取华人选民的支持。就在选举前几天,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几个主要政党候选人专门与当地澳藉华人举行了座谈会,就医疗、就业、养老和多元文化等问题听取华人选民意见。

“近些年,随着华人在澳大利亚政治经济地位的逐渐稳固,特别是祖籍国中国的日益强大,广大华人参政议政的自信和热情也越来越高涨,特别是本次选举,华人的参与热情是空前的”,蒋德仁说。

澳大利亚绿党堪培拉地区候选人帕特利夏?卡希尔告诉本报记者,中国是与澳大利亚关系密切的经贸伙伴,澳大利亚各政党都致力于发展对华关系。“我的女儿今年9岁,可她学中文已经有8年时间了。”

“无论哪个党派上台执政,都会继续执行对华友好政策,澳中关系只会越来越好。”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约翰?休森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是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走向与中国息息相关,特别是在两国自贸协议签署后,澳中友好关系变得更加牢固。“两党的外交政策会有些区别,但在发展对华紧密关系上是一致的”,休森说。

一名选民在向工作人员咨询。 李锋摄
一名选民在向工作人员咨询。 李锋摄
(责编:王政淇、崔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