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难民危机专题研究报告》———

15万难民涌入  欧洲面临道义观与现实利益相悖困境

2016年06月15日14:09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人民网6月15日电 2016年6月14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共同举办的《欧洲难民危机专题研究报告》发布会在京举行。报告认为,救助难民,欧洲面临道义观与现实利益相悖的困境。

当欧盟面对这次前所未有的难民危机时,它别无选择,只能义无反顾地出台救助政策,敦促其成员国尽全力安置难民。然而,欧盟在解决难民问题的过程中却深陷欧洲道义观与现实利益相悖的困境。

第一个困境是良心与能力的纠结。说欧洲人普遍有良知,是因为他们曾饱经战争的蹂躏和纳粹政权对人权的践踏,深知人权与自由、生命与尊严的可贵,因此他们愿意救助甚至接收难民,觉得这么做是上帝赋予他们的神圣使命,按中国人的理解就是行善积德。但仅凭良心和热情做事未必圆满,当欧洲社会向战争难民敞开胸怀时才发现,他们需要救助的对象实在太多了,姑且不论逃难者的身份是否属实,仅2015年8月份就有15万难民涌入欧洲,一时间让处于难民入境“前线国家”(FrontStates) 的匈牙利、奥地利、希腊及意大利等难以招架、苦不堪言。设想一下,再有钱的富豪他们对穷人的施舍也是会挑选对象及有限度的,当无数的穷人都赶来“吃大户” 时,这些富豪恐怕也得关大门了。当今欧洲社会面对的难民潮,比“吃大户” 还汹涌可怕,欧盟各国不仅要救济安置难民, 而且还要对他们终生负责———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从难民身份转变成为合法移民后,还会留在欧洲,享受欧洲社会福利一辈子。所以,当数以百万计的难民大军纷至沓来时,欧洲人深感良心无限与自身能力有限的纠结。

第二个困境是道义与体制的差异。欧洲人弘扬人权道义没有错,接收大量战争难民更是赢得国际社会的赞誉,但问题是,在人权道义观与欧洲现实法律体制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导致欧盟在救助难民时往往感到此路不通、措施无力。例如,欧盟救助难民有一套法律制度和体系,包括从难民进入欧洲开始登记到就地安置,从难民递交庇护申请到其身份是否合法“准奏”,再从难民安置费用的来源到各成员国如何分配难民数量等方方面面,表面上看这套救助体系条款明确、完整有序且按部就班,但实际上,欧盟在接收和救助难民的实践过程中却遇到各种难题,致使办事效率低下或者根本就行不通。最典型的实例就是“都柏林体系” (Dublinsystem)①,按照其规定,难民首先进入的欧盟成员国,必须担负起责任对难民进行登记、受理申请、审批及救助安置等。对那些东欧一线成员国如匈牙利和克罗地亚来说,它们的接收能力本来就有限,一旦出现难民潮,要求其对进入本国的难民实施一条龙式的救助服务,完全是不现实的。其结果就是促使这些国家开闸放洪,把难民潮引向地处二三线的欧盟成员国,从而违背了都柏林体系的法律初衷。意大利作为欧盟的一个大国,同样也扛不住难民潮的重压,政府情愿给每个非法入境者500欧元,鼓励他们去德、法等国谋生,也不愿严格执行《都柏林公约》。另外,欧盟对其成员国颁发的指令往往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加上欧洲各国缺乏统一的难民政策,因而我们才能看到各成员国面对难民潮时的不同态度及应对之道。像德国和瑞典,其难民政策比较宽松,批准的难民庇护申请数较多;而避难法最为苛刻的荷兰,至少2/3的难民申请被驳回,并且要求申请被拒者必须在28天之内离开该国。

再一个困境就是东西欧实力的鸿沟。西欧国家指的是发达的或较为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在欧盟28国范围内,它们包括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瑞典、比利时、奥地利、丹麦、芬兰、爱尔兰、希腊、葡萄牙及卢森堡15个老成员国。其他的中东欧、南欧国家基本都属东欧欠发达国家范畴,包括波兰、捷克、匈牙利、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及塞浦路斯等13个新入盟成员国。从欧盟28个成员国的综合国力来看,东西欧之间的实力鸿沟是十分明显的。(王楠)

(责编:王楠(实习)、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