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外交:意想不到的“秘密场合”

2016年06月12日17:31  来源:新华社
 

机场“偶遇”、咖啡馆接头,常常还要甩掉跟踪的“尾巴”……这不是在演007电影,而是真实的外交场景。事实上,并非所有的外交活动都在正式场合举行,有时我们的外交官也需要和007一样随机应变、斗智斗勇。今天,“解码外交”就来聊聊这些。

机场贵宾室的“巧遇”

1990年11月,为和平解决海湾危机,时任外交部长钱其琛在七天之中往返于中东各国之间。《外交案例》一书记录了中国外交史上的这一次穿梭外交。而就在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

当时,美国还正在对中国实施所谓制裁,双方仍未恢复高层会晤。但海湾危机发生后,美国需要与中国的合作,双方联系和来往迅速增加。接下来,就发生了下面的一幕。

我方于11月6日上午9时离开北京,于当地时间下午3时半抵达开罗。时任美国国务卿贝克是当天上午到达开罗下午准备离开。于是,在开罗机场,来访的中国外长“巧遇”了美国国务卿。在埃及方面的协助下,下午4时,双方在机场贵宾室会晤,谈了一个半小时。

不仅是机场,飞机也可以成为临时晤谈地点。2008年11月,时任国务委员戴秉国访问俄罗斯时,与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总统专机上举行了会晤。当时,梅德韦杰夫日程已排满,当晚就要离开莫斯科。不得已,俄方想出个办法——安排中方去机场。就这样,双方在即将起飞的总统专机上谈了20多分钟。

戴秉国后来回忆说:“这次总统专机上的会见很特别,在我的外交生涯中绝无仅有,相信在国际外交史上也不多见。”

醉翁之意不在“咖啡”

建交、复交是两国关系的大事,但建交谈判阶段往往是最为敏感的。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就曾在咖啡馆的“掩护”下,进行过一次秘密外交谈判。

李肇星在《说不尽的外交》一书中回忆道,2005年,他访问以色列时,塞内加尔提出希望与中国在第三国意大利谈复交意向。于是,他紧急飞赴罗马。

抵达罗马后,李肇星利用酒店备餐间的电梯顺利“脱身”,甩开了意方派给自己的贴身警卫,来到与塞内加尔外长约好见面的咖啡厅。

搭话、对暗号,咖啡馆里发生的事情就和007电影一样,最终李肇星成功与塞内加尔外长加迪奥“接上了头”。

随后,李肇星随加迪奥走出咖啡厅,在一家饭店内见到了时任塞内加尔总统,并与他秘密会见5分钟,商定了两国恢复邦交的原则和基础。5个月后,中塞两国签署复交公报。

厕所、电梯:“小”空间里谈“大”事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日关系曾多次遭遇“寒潮”,日方不拿出实际行动改正错误,但又急于同中方进行接触,就不得不采取一些非常规的外交方式。

2006年7月,李肇星和时任日本外相麻生太郎都前往吉隆坡参加东盟与中日韩(10+3)外长会议。当时,由于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中日关系跌入冰点。

一次会上,李肇星发言后离开座位去“方便”,正巧被日本代表看到,麻生便带着秘书很快跟了出来。他让秘书看住厕所的门,不让其他人进,自己则进去找李肇星“好好谈谈”。没想到这次计划外的交流,为两国高层恢复接触开了个头。后来,这件事也被日本媒体演绎为两国外长的“厕所外交”。

与此类似的还有两国防长的“电梯外交”——2010年10月,时任国防部长梁光烈与时任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在越南河内参加首届东盟防长扩大会议期间,下榻在同一家饭店。两人在电梯间相遇时,就双边关系的状况进行了简短交谈。

当然了,与正式场合的外交活动相比,这些非正式的接触和交谈毕竟是少数,而且很多都是特定历史时期或特殊情况下的特殊安排,但它们也的确为问题的解决或关系的缓和发挥了特殊作用。就像钱其琛所说:有些话必须在正式场合说,有些话却可以在下面说;有些信息,虽不入记录,却可以更直接地传递给对方。 

(责编:覃博雅、杨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