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连世界】即将“停摆”下的日本 如何面对“非常时期”?

孙璐 李沐航

2020年04月07日09:34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随着进入四月,日本开始笼罩在紧张气氛中。日本政府以及各地方自治体几乎每天都在召开紧急对策会议,以寻求最佳防疫措施。日本政府要求全体国民尽量在家办公或者不要外出,每个人的行动都会对整个社会造成深远影响,呼吁大家一定不能大意。

据了解,日本外务省发布禁令,已对195个国家发出入境限制,占比建交国家的九成。金融政策上,日本政府除扩大融资、担保范围外,同时对中小企业(含自由职业者在内的个人企业)提供免息、免担保的融资金融政策,并在第二轮紧急对策中,计划将融资、担保等规模从第一轮紧急对策设定的5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28亿元)扩大至1兆6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051亿元),为受疫情影响导致经营困难的中小企业等提供支持资金周转的金融援助。

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紧急召见政务调查会表示,将向因疫情导致收入减少的家庭提供3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9万元)的援助。如今,伴随着商业区的大型商场逐步缩短营业时间或暂停营业,日本渐渐陷入“停摆”状态。

东京都知事呼吁当地民众不要外出后,民众开始囤积物资,超市限购买。(李沐航 摄)

与此同时,在日本华侨华人与日本民众感同身受,深知渐行而近的风险,积极投入到防御、抵抗疫情的防护或支援活动中去。3月18日,全日本华侨华人联合会发布了致全体在日华侨华人的倡议书,呼吁全体在日华侨华人,作为日本社会的一员,积极行动起来,从自身做起,与日本人民同心互助,共同防控新冠病毒疫情的扩散。倡议书除号召广大侨胞要自觉遵守当地防疫法律法规外,也要主动配合所在地的各项疫情防控措施,积极参与当地抗击疫情的公益事业,帮助当地侨胞和民众。在目前的“非常时期”中,人民网记者通过对五位在日本生活的华侨华人以及日本当地民众的采访,进一步了解他们的真实生活情况以及心路历程。

“站好最后一班岗”

邵旭宇(株式会社大可国际医疗集团董事长):

我的工作主要是负责接待从中国来的客人在日本做医疗体检及治疗,与国内的接触非常密切。因为从事与医疗相关的领域,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非常重视,每天都在关注国内与日本的疫情发展,并为员工和客户提供口罩和消毒液。我们在外出前后,都会对车辆进行消毒,做到最大力度的预防。疫情严重以来,我们从3月开始就停止了相关接待业务,集中力量给正在接诊的项目收尾。3月5日送走最后一名客人回国后,我们就完全停止营业了。

此后,我和伙伴们将主要精力放在了自身防护以及与当地民众一起抗疫上。我们在疫情发生之初就提前储备了部分口罩,疫情蔓延之后除了清点库存预留好给客户和员工必备的防护用口罩外,我们将节省下来的口罩捐赠给了当地的一些诊所等抗疫一线,当时,日本市面上的口罩已经很难购买到了,我们希望与日本朋友一起努力,早日战胜病毒。

东京都知事召开紧急新闻发布会后,都内超市大米一时间被抢购一空。(李沐航 摄)

“街道上的人明显少了”

徐暮雨(媒体人):

春节过后,我从国内回到日本,在成田机场入关处仅有红外线体温检测仪,检测相对简易。由于当时国内疫情较为严重,回到日本后,我自觉在家自行隔离了14天。当时的我,对于日本的疫情并没有特别深刻的感受。

随着新冠疫情在日本各地的不断扩大,3月初,我经历了以前在纪录片中才能看到的抢购厕纸,真真切切看到超市及家楼下的药妆店涌入大量购买厕纸的居民,每人限购两袋,卫生用品购物区短时间内空空如也,体会到了在之后的半个月里厕纸依然出现供应不足时,那种隐隐的焦虑。

3月下旬,东京都疫情出现急速增长,坊间都在传东京都有可能“封城”,受此传闻影响,一夜之间超市的大米以及速食几乎被抢购一空,给大家造成了一定的不安。而应对新冠肺炎的重要物资口罩及洗手液、消毒液从一月份开始直至现在依然购买困难。现在,东京都知事一再呼吁民众周末以及平时尽量避免外出。很多企业也开始让员工在家办公,商场及餐馆也在周末选择停止营业或者长时间休业。我在涩谷上班,由于工作性质关系,还是要出去采访的。我发现电车的早晚高峰人流量明显减少,而以前每天熙熙攘攘的涩谷现在感觉有一半人都不见了,涩谷突然间变的空荡荡了,这种场景是我自从在日本工作以及生活以来从来没有见过的。

上野公园赏樱民众明显减少。(徐暮雨 摄)

“疫情比想象的严重”

今泉 敢(公司社员):

日本是自然灾害比较频发的国家,作为日本人,我们从小接受防灾训练,灾害袭来的时候似乎显得相对泰然一些,因此疫情开始的时候,我还没有觉得很可怕,每周也都会和朋友出去喝酒聚会,但是在日本政府宣布奥运会延期至2021年举办以后,每天新闻报道的确诊感染病例都在成倍增长,那个时候起就觉得疫情比想象的严重。为什么会忽然爆发,是不是之前统计的数据上问题,就不得而知了。但是真正开始察觉疫情严重后,再出去买口罩就完全买不到了,现在家里的口罩也很少,出去购物都要戴,很快就不够了。现在我都选择在离家尽量近的超市买生活用品,能够快去快回,有时候觉得这么短距离就不要浪费口罩了,就没有戴,但是看到大家都戴了会觉得非常不好意思。政府说给每家发口罩,但是只有2只,还不是医疗用的口罩,觉得很无奈。

“真的很不安”

吉田 佳代(公司社员):

最初日本新冠疫情开始蔓延的时候,我要求过在家上班,但是被公司拒绝了。后来在3月25日东京都知事召开紧急新闻发布会呼吁民众尽可能在家不要外出,也希望大家在家办公后,我就再次找了公司负责人,告知了东京都知事的呼吁。因此,我们部门从28日开始可以在家办公了。因为平时日本灾害也很多,家里会常备一些生活用品和食品,所以即便身边很多人在抢购食品的时候,我这里都还好。但是,口罩确实不够充足,还好爷爷奶奶最初邮寄了一些给我,目前还是都够用的。

我自己目前最大问题就是花粉症比较严重,眼睛鼻子还有嗓子每天都很难受,可又不敢去医院,外边感染的人数每天都在增加,出去的话很担心,所以目前只能先忍耐了。现在我平均三天出门一次,就是购买一下生活用品,都是在早上超市刚开门的时候去,这个时间段相对人会少一点。虽然这样,我也是速战速决,买完以后就马上回家进行消毒。我感觉,从自觉管理好自己开始,才能最大化的对整个社会防控好疫情尽一份自己的力量。我尽量少与外界接触,没有必须要处理的事情也尽量少前往公共场所,这种宅在家里的生活虽然有些无聊,但是这种宅是有意义的。目前看,日本可能马上要迎来感染快速增长期了,未来什么样也不知道,真的很不安。现在马上能做的就只能是要多加注意了。

在日生活华侨华人家庭生活物资储备。(李沐航 摄)

“储备充足,可以两个月不出门”

范勇强(留学生):

我们学校还在正常上课,还好现在是春假了,就是接下来怎样还不知道。但是现在疫情太可怕了。我只要出门都会戴口罩,打工的时候也会戴。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生活物资,虽然超市都正常供给,但是不敢总去人多的地方。大米我准备了至少1个月的量,还有个各种面食,比如意大利面、挂面、乌冬面、方便面等等。其余的生活消耗品也买了很多,粗算了一下,即便2个月不出门,也是够用的。唯一的不足就是蔬菜,买多了容易坏,买少了又不够,很矛盾。但此时此刻,生活标准也只能先降下来,一切以顺利渡过眼前的疫情为主。对于我来说,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非常时期”,这场人生之课远比我在课堂上接受的教育要更深刻更具挑战,但是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我学会了“苦中作乐”,在此期间利用手头有限的食材研究美食,研究怎样能让自己吃得更加科学健康,这让我获得新的生活技能,虽然远在海外远离父母,我寂寞但并不孤独,我要与身边的朋友们一起共克时艰,期待在我家中储备的物资用完时,这场战“疫”已取得胜利!

(责编:贾文婷、燕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