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

 研究报告显示,一些欧洲国家民众对本国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的信心正在丧失 

欧洲是否陷入信任危机的恶性循环?(国际视点)

2015年08月04日04:1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地铁是英国伦敦年轻人上下班的重要交通工具,但票价并不低。图为年轻人在伦敦地铁站候车。
  本报记者 李应齐摄

德国科隆经济研究所近日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欧洲民众特别是受欧债危机影响的国家民众对本国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的信心正在急速丧失。科隆经济研究所所长米夏埃尔·许特强调,“欧洲陷入了经济危机与政治信任危机的恶性循环”。

就业前景不佳,年轻人感到挫败

“我对未来已经不抱任何希望。”37岁的罗马市民玛尼菲科对本报记者坦言。玛尼菲科是一名法律专业的毕业生,毕业后考取了律师资格证并在多家律师事务所实习。尽管实习期间她尽心尽力地做好工作,但始终无法获得稳定的工作。她也曾另谋生路,在手机店做过几年销售员,但最终因不甘心学无所用而辞职。现在仍“啃老”的玛尼菲科说,在连房租都交不起的情况下,她根本不敢想象以后的生活。

玛尼菲科认为,意大利长久以来一成不变的政治经济体制,正是导致她生活悲剧的“罪魁祸首”,她并不认为近年来政府的改革能改变自己的未来。意大利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虽然意大利整体就业形势在《劳动法》改革后出现好转,但年轻人失业率逆势而上,6月达到44.2%,创下历史纪录。大量看不到生活希望的年轻人选择加入“尼特族”,他们既不工作也不学习、进修,只是在绝望中度日。

西班牙女孩杰西卡·佩雷斯也开始质疑自己:“我是否能算独立的年轻人?”26岁的杰西卡是艺术史专业毕业的研究生,选择这个专业的时候,她设想毕业后能进入西班牙大型画廊工作,将西班牙的艺术作品推向世界。然而现实是,即使已经研究生毕业,她仍然找不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2012年,西班牙政府决定将个人所得税从18%提高到21%,加之经济持续不景气,西班牙大小画廊都面临关门。杰西卡目前在一家博物馆当巡视员,她告诉本报记者,“每天的工作就是穿着制服走来走去,让游客不要触碰展品。这份工作看似与艺术相关,但没有任何前途可言。”杰西卡的很多研究生同学至今仍然待业在家,和父母住在一起。对西班牙年轻人而言,26岁仍不能经济独立令人感到挫败。

“西班牙2014年外债是国内生产总值的1.6倍,这意味着我们全西班牙人要不吃不喝工作一年多,才能偿还这笔债务。这样的经济状况什么时候能到头?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一份更能实现自我价值的工作?”杰西卡很迷茫。

经济持续低迷,民众信心正在丧失

玛尼菲科和杰西卡的例子印证了德国科隆经济研究所近日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报告显示,欧洲民众特别是受欧债危机影响国家的民众对本国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的信心正在急速丧失。

过去15年来,科隆经济研究所为20个欧洲国家设立了“信任指数”,通过搜集市场数据和对当地民众调查,考察民众对所在国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的信任度及其变化。研究结果显示,丹麦、瑞典和芬兰民众对国家机构的信任度最高,意大利、葡萄牙和希腊排名垫底。2000年时,希腊的信任指数排名还在第十五位,但此后迅速下滑,如今排名倒数。西班牙民众此前对国家经济制度的信任度和德国不相上下,现在也降到了倒数第五位。法国的信任指数排名第十一。主持这一研究的经济学家多米尼克·恩斯特说,法国经济状况不佳、社会不平等加剧了民众对国家的不信任感。德国由于在欧债危机中保持经济发展,并继续强力反腐,它的“经济制度信任指数”排在了欧洲第四。

德国《世界报》因此惊呼,“南欧人不再相信民主”,连法国、英国和西班牙等国的民众也越来越不信任民主制度和自由经济秩序。文章认为,这一研究结果不仅令人担忧,而且是“灾难性的”。高失业、低增长和巨额债务让南欧国家付出巨大代价。

恩斯特表示,研究结果表明,欧洲民众对欧洲的政治和经济制度已失去信任。科隆经济研究所所长米夏埃尔·许特强调,“欧洲陷入了经济危机与政治信任危机的恶性循环。”他说,债务危机让某些欧盟国家很长一段时间都遭遇信任赤字,一旦有风吹草动就重新泛起。

学费水涨船高,学生质疑国家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欧洲一些经济相对稳定国家的年轻人,对国家政治经济的信心也开始下滑。

尼尔来自英国伦敦东北部科尔切斯特城郊,正在伦敦大都市大学读大二。“我的师哥师姐,有不少人中途都到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求学去了,我可能也会这样选择,因为英国的大学学费太贵了。而且大学生很难申请到奖学金。政府对大学学费的规定和政策总是变化,让人难以产生信任和信心。”

尼尔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家境不好,他的学费是托好多关系最后通过银行贷款才勉强凑齐的。面对又要涨学费的传闻,尼尔眉头紧锁,陷入无奈。

在尼尔看来,英国政府的学费政策“令人失望”。他举例说,上届联合政府时,与保守党一起组阁的自民党党首克莱格,在入阁前曾夸下海口称,将降低全国大学生的学费。然而,克莱格与卡梅伦联袂执政后,不但没有降低学费,反而大幅提高了学费标准。

“这种失信,让人们对政治家的话,尤其是他们选举时的豪言壮语,不敢再抱任何期待,也让人对国家制度本身产生疑虑。”尼尔说。

(本报罗马、柏林、马德里、伦敦8月3日电 记者韩秉宸、管克江、王迪、黄培昭)

《 人民日报 》( 2015年08月04日 21 版)

联系本文记者

王迪
[留言][博客][微博]
分享到:
(责编:潘旭海、刘军涛)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