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纪行之三】在朱诺观赏门登霍尔冰川

【查看原图】
阿拉斯加首府朱诺设在邮轮码头的迎宾木牌  于世文  摄
阿拉斯加首府朱诺设在邮轮码头的迎宾木牌  于世文  摄 

荷美邮轮尚丹号驶离科奇坎,一路向北,经过19个小时航行,于8月23日10时许抵达阿拉斯加首府朱诺。利用邮轮在此停留的一个整天,我们观赏了门登霍尔冰川,在雨林步道行走,悠闲地游览了街市,初步领略了阿拉斯加首府城市的精彩。

全美各州面积最大的首府。朱诺(Juneau)是阿拉斯加州的首府,它隔着加斯蒂诺海峡与亚历山大群岛相望。这是个位于朱诺山脚下,依山面海,被陡峭山峰和冰原包围着的狭长形海港城市,市内面积仅有31.1平方公里,但作为一个行政自治市,其面积达8430平方公里,比特拉华州全州面积还要大,是全美各州面积最大的首府,是美国第二大行政市。这里地广人稀,只有3.3万人口。1880年,朱诺因发现金矿而崛起,成为从俄罗斯手中买下阿拉斯加后,第一个建立的阿拉斯加城市;其名字也是根据当时金矿探矿员Joe.Juneau的姓命名的,1906年起成为州首府。导游珍诺説,朱诺全年只有50个晴天,其它时间几乎天天下雨。眺望朱诺山麓,山上森林繁茂,植被郁郁葱葱,显然和雨水充沛有关。很幸运,我们在朱诺这一天,秋阳高照,天空清澈湛蓝。珍诺説,这个城市的特别之处是它作为一个首府,是全美唯一没有陆路交通与市外连接的州府,尽管市内有不错的公路与铁路,但均不与市外相通,只有靠飞机或乘船才能进出朱诺。询问经济状况,珍诺説,1944年金矿关闭后,朱诺首要经济支柱是联邦、州、市三级行政机构及1968年发现的北坡油田,炼油与石化工业;其次是1980年后发展起来的旅游业,朱诺港可同时停泊5艘大型邮轮,每年5-9月,能带来110万游客;渔业、鱼类加工及林业位列第三。朱诺还盛产红狐、蓝狐、海獭、黑貂等珍贵毛皮。朱诺农业薄弱,逾80%食品依赖进口,因此,这里食品价格昂贵。

朱诺的标志性景观——门登霍尔冰川。早餐后走下邮轮,只见码头旁有很多旅游公司摊位,观赏冰川、出海观鲸……纷纷举着牌子在推介各自的旅游路线,那种拉客源的架势真有点与中国相似。我们预定的门登霍尔冰川游巴士已在码头等候,司机兼导游名叫珍诺,她幽默地说,我的名字好记,和这座城市的名字差不多。等齐了30位游客,她就开车带我们前往门登霍尔冰川。她在途中介绍説,这个冰川位于市西北约20公里处,冰川长19公里、寛2.4公里、最厚处高逾30米,它发源于由阿拉斯加东南的邦德里山脉开始的巨大朱诺冰原的南半部,是一直延续到18世纪中期的小冰期遗迹,是典型的后退冰川,每年后退约27米;它是朱诺冰原38个大型冰川之一,是朱诺的标志性景观,来到朱诺不看这个冰川,就如同在巴黎没看埃菲尔铁塔一样。此冰川原名为奥克冰川,1892年以美国海岸和大地测量局负责人门登霍尔的名字重新命名。

不到半小时,就到了冰川公园客户中心,这里就是冰川公园入口处。一下车就感到眼前一亮,远远望见这个在阳光照射下熠熠闪光的偌大冰川,它从冰雪覆盖的山上一直延伸到山脚下,气势磅礴。但到冰川边沿还要步行2公里,我们跟着女儿沿小径前行,并不断变换路线从不同视角观赏冰川。举目眺望,清澈的门登霍尔湖呈现眼前,湖与冰川前沿毗连,湖长2.5公里、寛1.6公里,接近冰川正面的湖水深约35米。这个湖就是冰川年复一年融化的冰水形成的。湖面上漂浮着冰川崩塌下来的淡蓝色冰团。我们站在距冰川最近的湿地上近距离观赏冰川,还看到冰川东侧那条金块溪瀑布(Nugget Creek Falls),落差115米。走回湖畔观景台环视,冰川壮美,湖水波光粼粼,瀑布飞泻而下,冰川、瀑布、游客都倒映在湖水中,妙趣横生。之后,又走进冰川附近的雨林公园,沿着绿荫掩映的步道行走,先后看到门登霍尔冰川在1921年、1935年、1956年等不同年份前沿位置变化的标牌,清晰显示出冰川退化的速度。全球气候继续变暖,眼前的门登霍尔冰川前沿还会渐行渐远,十分令人忧虑,同行的游客都在议论,必须从自我做起,坚持绿色生活方式,尽力保护地球,保护地球上的壮丽美景。

下午2点,珍诺来接我们回码头。她推荐位于富兰克林街和滨海街转角处的帝王蟹餐厅,説那是本地高厨特蕾西.拉巴奇于2006年开设的阿拉斯加帝王蟹专卖店,厨艺独特,值得品尝。我们进入店内,看到排着很长的队,除游客外,还有很多来买奶油蟹肉浓汤的当地人。队太长,就出来了。站在码头仰望朱诺山麓,看到多只可爱的白头鹰,可没等换上长镜头,它早飞了,遗憾没有拍到,接着就去逛街。码头对面就是朱诺繁华的福兰克琳街,街道两边全是珠宝首饰、旅游纪念品商店,一家店门口立着一尊北极熊标本,另一家店门口摆着一只巨大的卡通白头鹰,小女儿还兴致勃勃地和“黑熊”合影。在街道转角处看到一座尖顶六角谷仓形建筑,房檐上插着美国星条旗和阿拉斯加的蓝色州旗,中间有“Red Dog Saloon”标志,还画着一条红色哈巴狗,这就是淘金热时期朱诺的著名酒吧“红狗沙龙”,它已有逾百年历史;至今酒吧内还摆着一些淘金时期的老式家具和工具,地面上有意撒着一些砂石、木屑及碎毛皮片,以再现当年酒吧的环境,唤起人们对淘金岁月的回忆。在街上还看到通向罗伯茨山的缆车,山腰有淘金鼎盛时期的金矿场遗址、山顶有座森林博物馆。我们没有乘缆车登山,本想去参观州立博物馆,了解朱诺有史记载的最早的中国移民“乔”(China Joe)的故事,听说他1881年来到朱诺,经营一家面包店,直到36年后去世葬在朱诺。可当时我们都觉得饥肠辘辘,街上餐馆很少,又人满为患,商定回到邮轮用餐,就舍弃了参观博物馆的计划。晚餐后登上10层甲板,俯瞰秀丽的山城朱诺,放眼波光粼粼的海面,观赏围着邮轮盘旋的海鸥,远眺天际挂着尚未退散的晚霞,天成图画秀美,落日余晖醉人,足以弥补没去参观博物馆的遗憾。在甲板上漫步心情愉悦,晚上9时40分,尚丹号驶离朱诺,缓缓向下一站史凯威航行。(冯 霄/文 于世文/摄)

分享到:
(责编:贾文婷、常红)

相关图集

查看更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