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奇琴伊察,墨西哥古老的玛雅遗址

【查看原图】
奇琴伊察古城遗址一角  于世文  摄
奇琴伊察古城遗址一角  于世文  摄

墨西哥科苏梅尔岛(Cozumel)是我们2016年末加勒比海邮轮之旅停靠的最后一个岛屿,它位于墨西哥湾与加勒比海的交界处,距尤卡坦半岛东岸约16公里。这是墨西哥加勒比海上最大的岛屿,面积489平方公里,岛上人口近10万,是闻名遐迩的玛雅文明圣地之一,也是墨西哥最佳游览胜地之一,更是邮轮游客观赏奇琴伊察玛雅遗址的必经之地。

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兼备的浪漫小岛。嘉年华邮轮“荣耀号”离开伯利兹,向北航行15小时,次晨7时许缓缓靠近墨西哥科苏梅尔岛。远远眺望,葱郁的红树林覆盖着小岛,像罗丹岛和伯利兹一样,碧海、沙滩、棕榈树、遮阳伞……一派秀丽的热带风光。

“古玛雅人”在码头迎宾。刚刚走下邮轮,就看到踩着高跷、扮成“美人鱼”的“古玛雅人”在邮轮码头热情迎宾。不远处是一条繁华的海滨大道,布置精良的商品长廊、造型美观的船模、精致雕塑、游览马车、熙来攘往的游人,呈现出旅游胜地特有的“清明上河图”。出发前,我们已预定了奇琴伊察玛雅遗址(Chichen Itza Mayan Ruins)游览项目。当地导游索尔.库克(Saol Kok)已在码头等候。他说,这个游览项目要先乘船到墨西哥大陆,再换乘大巴到奇琴伊察玛雅遗址,往返需要6小时,必须抓紧时间。我们紧跟他到渡轮码头登上一艘开往墨西哥本土尤卡坦半岛的渡轮。在船上,他向大家介绍科苏梅尔岛概况。他说,这个岛是1518年西班牙探险者胡安?德?格利哈尔瓦发现的,现在隶属于墨西哥金塔纳罗奥地区。小岛被海水环绕,沙滩优良,加之喀斯特地形造成许多洞穴,颇受潜水爱好者青睐;岛上森林密布,林中是多种动物和鸟类的天堂;岛上有40处玛雅古迹及玛雅博物馆、玛雅遗址公园,游客在玛雅废墟群中可以看到庙宇、院落、房屋、水井及保存完好的拱门,建筑物之间都有石子路连通。游客不仅可在岛上尽情享受加勒比海的阳光与沙滩,还可探寻古老的玛雅文化,科苏梅尔是自然风光与人文景观兼备的浪漫小岛。但最著名的奇琴伊察玛雅城邦遗址不在科苏梅尔岛,必须到墨西哥大陆才能前往观赏。

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奇琴伊察玛雅城邦遗址。听着导游的介绍,眺望着加勒比海的景色,度过了45分钟航程,渡轮停靠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东岸中部的一个码头。接着换乘大巴直奔奇琴伊察玛雅遗址,一路都看到繁茂的森林。导游在车上用一叠图片介绍“奇琴伊察”。他说,奇琴伊察玛雅城邦遗址,世界多国领导人都来参观过,中国习近平主席也于2013年6月到此参观过。它是玛雅文明现存遗址中最具代表性和最重要的遗址之一,是玛雅古国最大、最繁华的城邦,是古玛雅文明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始建于公元514年,有"羽蛇神故乡"之称;在公元900-1200年间,奇琴伊察的玛雅文化、艺术与建筑达到登峰造极的高度。遗址可见巍峨的金字塔、精致的浮雕、威严的神庙、开阔的球场、坚固的堡垒和神秘的祭井等遗迹。历经2个小时车程,终于从密林中望见了金字塔顶,大家兴奋不已。

库库尔坎金字塔是观赏的首个景点。“奇琴伊察是建造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上一座非凡的石头城,库库尔坎金字塔是城中最壮观的建筑,又称羽蛇神庙,占地面积约180平方英尺,高达78英尺。”导游说,此塔是为祭祀玛雅人远古时代的教诲者奇琴伊察主神“库库尔坎”而得名。库库尔坎在玛雅语中意为“带羽毛的蛇”,即羽蛇神。传说他教会了玛雅人天文、数学、工艺知识后,就登上蛇变的飞船回天外故乡去了。玛雅人笃信雨蛇神,视其为掌管雨水和丰收的太阳神化身。这座金字塔集历法、天文、数学于一身,在这石头垒砌的独特建筑中,沉淀着玛雅人无穷的智慧。跟随导游环绕金字塔细看,其地基呈四方形,四边均有阶梯直达顶端庙宇;每面台阶均为91级,四面台阶之和为364级,加上顶端平台为365级,恰是一年天数总和。导游说,玛雅人是将一年分为18个月,每月20天,再加上5天宗教忌日刚好365天。塔的每个侧面都整齐排列着52块雕刻石板,52这个数字也正对应着玛雅人的一个历法周期。在金字塔底部有个高1.43米、披着羽毛、张着嘴巴的蛇头雕像,形象生动逼真。导游冲着一些中国游客说,羽蛇神与中国龙很相似;玛雅人播种与收获的日子为每年3月21日与9月23日,这与中国农历春分与秋分节气几近一致。在这两个日子太阳西斜时,能在这座金字塔北面两底角上看到雕刻的蛇头在地面的投影与阶梯棱角相连接,且由于蛇影随着阳光而移动、给人雨蛇从天而降的感觉;因此,每年这两个日子会有很多玛雅人前来祭祀,祈祷丰收,也有很多游客来见证这蛇影奇观。显然,这座金字塔不仅蕴含着玛雅人的宗教情感,也体现出玛雅人天文、历法的丰富智慧。

充满智慧的蜗牛天文台。在库库尔坎金字塔南侧有个高22米的蜗牛天文台,这是世界上最早建筑的天文台,其名称源于螺旋状石头阶梯,它是古玛雅时代唯一的圆形建筑。玛雅人用建筑内的阳光阴影来判断夏至与冬至,通过8个小窗观察春分、秋分落日的半圆,用一个装水的大型石头杯子,记录倒影反射变化,观察星宿;台内有个位置准确的观察孔,天文学家由此观察天空,可准确计算出星辰的角度。导游说,玛雅人没有经纬仪,但测量的偏差角度,通常不超过0.005度。早在公元之初就有玛雅历法和精确的太阳历。现代天文学所测算的太阳年长为365.2422日,玛雅太阳历年平均长度为365.2420日。玛雅人太阳历一年18个月的名称按农事取名,另有一个“无名月”为5天,总计19个月共365天,每4年加闰一天。其精准历法科学地确定农时,播种、耕作、收获、冬藏,依序运作。玛雅人对天文学有很高的造诣,蜗牛天文台是一座把精确的天文计算与高超的建筑设计完美结合的建筑,体现了两千多年前玛雅文明所达到的高度

巨大的“人祭球场”。奇琴伊察城邦共有7个球场,在库库尔坎金字塔西侧150米处的球场最大,长166米、寛68米,它是古代中美洲最大的球场。看到球场一侧外墙上建有美洲虎神庙,球场内墙两侧各有一个7英尺高的进球石环。导游说,这是玛雅人一种非常特别的宗教仪式性游戏,每当祭神之日必有球赛,规则要求参赛武士不能用手,只能用肩、臂、臀、腿4个部位将重约600克、直径20厘米的橡胶球打入两侧墙上的石环,以进球多少决定胜负,胜方队长的首级要斩下作为祭品(也有说是拜访队长献首级)。今天看来,玛雅人的球赛结果是残酷的,但从球场墙上密布的浮雕头像来看,献祭者的表情庄严而又镇定,似乎他们视献“头”为荣光。视死如归,可以想象宗教信仰的力量何等巨大。

武士神庙和骷髅平台。金字塔东南面有一座武士庙,庙前与庙南有一片屹立着方柱与圆柱的“千柱群”,柱上雕有精美图案。导游说,武士庙建于11世纪,原是架在石柱上的木楣支撑着穹形房顶,如今房顶和木楣已无踪影,只有布满浮雕的石柱诉说着昔日的辉煌。原来在庙的大门上有两根刻有精美蛇头的蛇形柱,门栓上也有两条头上长角的蛇,蛇长角正是化龙之兆。其入口处有个用巨石雕成的仰卧人像,古玛雅人称它“恰克穆尔”神像,它后面是两个张着大嘴的羽蛇神。在两边墙上也有龙头蛇身浮雕,梯道两边顶端屹立着武士小雕像。骷髅平台就在武士神庙东侧,是长60米、宽15米的建筑,其侧壁上刻满骷髅,据考古学家分析,可能是陈列敬祭者首级的平台。

圣井和洞穴。奇琴伊察玛雅城邦遗址还有当时提供饮用水的圣井和藏有无价之宝的洞穴。圣井又称祭井,由一条长274米、高于地面的石子路连接,井深达23米。导游说,崇拜雨蛇神的玛雅人,每年春季都要举行盛大祭献仪式,国王在献祭日要将选出的一名14岁美女投入这口通往“雨神宫殿”的圣井中,让她去做雨神的新娘、为百姓乞求风调雨顺;为表诚意,祭司和贵族也同时把黄金珠宝投入圣井;数小时后能在井中存活的人会被救出并受到相当礼遇。在玛雅人历史上,圣井一直被视为极为神圣的地方。据传,19世纪,美国人汤普逊为寻找“圣井”还发现了藏有无价之宝的神秘洞穴。环绕着奇琴伊察中心区方圆几公里内,还有很多石砌建筑,均为同一时代的遗址。导游说,在尤卡坦半岛上尽管已发掘出多处玛雅遗址,但还有大量玛雅建筑仍被埋藏在莽莽的热带雨林中,等待着考古学家发掘。

1988年,根据世界文化遗产遴选标准C(I)、(II)、(III),奇琴伊察玛雅城邦遗址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世界遗产委员会对这处世界遗产如此评价:奇琴伊察古城遗址是尤卡坦半岛10-15世纪最重要的玛雅文明中心之一。在近千年历史中,许多民族都在此生活过,并留下了他们的印记;玛雅人的建筑技巧和来自墨西哥中部地区的新元素相融合,使奇琴伊察古城成为展示尤卡坦半岛玛雅、托尔特克文明最主要的地方之一。金字塔、圆形“蜗牛”天文台、武士庙等都是遗址中保留下来的珍贵文物,体现了玛雅人的建筑技巧和托尔特克人的雕刻艺术,为中美洲建筑留下一些最著名的例证。2007年,奇琴伊察玛雅遗址又和中国长城、印度泰姬陵、约旦佩特拉古城、巴西基督像、秘鲁马丘比丘印加遗址、意大利古罗马斗兽场齐名,被评为世界“新七大奇迹”。

至此,我们的加勒比海四国邮轮之旅画上句号。在乘邮轮返回迈阿密的巡航日,面对大海,令人沉思,那片片密林中高耸的金字塔图像挥之不去,那曾经繁华灿烂的玛雅古城久久令人惊叹。玛雅文明是世界上唯一诞生于热带丛林而不是大河流域的古代文明,它在科学、农业、文化、艺术诸领域均取得惊人成就,被称为“美洲的希腊”。虽然对其消亡众说纷纭、充满神秘色彩,但正如美国探险家约翰.劳埃德.史蒂芬在1839年考察玛雅古迹时所说:“每一个终点就是一个起点,当玛雅人神秘消失的时候,这个奇特的文明在后世心中刻下烙印。”是的,中美洲的玛雅文明持续吸引着世人的目光,已在当代人脑海中刻下不可磨灭的烙印。(冯霄/文 于世文/摄)

分享到:
(责编:覃博雅、常红)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