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人口老龄化与国外养老的事儿

【查看原图】
赫尔辛基两位不服老的老人正在尝试登上岩石教堂的顶层  于世文  摄
赫尔辛基两位不服老的老人正在尝试登上岩石教堂的顶层  于世文  摄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2016年10月14日08:15

人口老龄化已成为当今世界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十多年来在国外旅游的过程中,我们关注到人口老龄化问题,看到人口老龄化是许多国家面临的共同问题,放眼全球老年生活,梳理耳闻目睹和接触到的资料,说说多国老龄化状况及其应对措施,也许对拥有逾2亿老年人口的我国,有所启迪与借鉴。

我们曾在联合国总部看到其人口机构披露的一份资料显示:目前,全球60岁及以上人口近9亿,占世界总人口12.3%,2030年这一比例将增至16.5%,2050年将为总人口的30%;中国、印度、美国是老龄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老龄人口已达 2.09亿,到2036年中国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预计到2050年将增至4亿左右,成为全球第一老龄人口大国。

如何应对日益加速的全球人口老龄化,早在上世纪80年代,联合国就开始探索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1982年联合国在维也纳召开第一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通过了《老龄问题国际行动计划》,提出62项应对建议。1991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联合国老年人原则》,确立了关于老年人地位的五个标准,即独立、参与、照顾、自我充实和尊严。2002年联合国在马德里召开第二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通过了《老龄化马德里政治宣言》,倡导各国以积极老龄化观念将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纳入本国发展框架。

综观多国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政策与措施,虽不尽相同,但大体归为两类:一是纷纷推出鼓励生育与移民政策,以改善本国人口年龄结构;二是延迟退休年龄,实行养老金与医疗改革,以应对人口老龄化出现的困境。

英国改革退休制度,推行“夕阳”创业。我们曾在伦敦城西的温莎古堡与几位伦敦老人聊过退休的事儿,他们说英国政府正极力提高退休年龄,目前英国法定退休年龄为男65岁、女60岁,但政府将在2030年将领取退休金的年龄推迟至68岁,2040年及2050年,将进一步分别推迟至69岁与70岁,届时英国将成为退休年龄最高的国家之一。英国原财政大臣奥斯本说,不推迟退休年龄,国家养老金制度将面临崩溃。所以政府倡导“夕阳”创业,在退休老人中挖掘人力资源。当下英国65岁以上的就业人口约有150万。我们见到的伦敦市民塞尔吉奥,虽已67岁,仍在坚持工作。当然,英国退休老人由于受教育程度较高,且富于创新与挑战精神,他们多数退而不休,乐于再开创一份新的事业,如担任企业顾问、开办咨询公司、或创办小书店、咖啡店、饮食店及休闲用品店等等;也有不少老人喜欢学习与写作,使自己的晚年生活过得非常充实。英国的养老模式在上世纪50年代为政府办福利院的“住院式”,自70年代以来至今,普遍实行了养老不离家的“社区照顾式”养老,费用由社区自筹、社会资助为主,政府视情况给予资助,这种模式大大减轻了政府的负担。

美国完善老年社会保障制度、引导社会力量参与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美国的退休政策分三个层次,即按不同出生日期设定不同的正常退休年龄,1937年及之前的出生者、1943—1954年间的出生者、1960年及之后的出生者,其正常退休年龄分别为65岁、66岁与67岁,凡在正常退休年龄内退休的人,均可领取全额退休金;年满62岁可以开始领退休金,但算是提前退休,只能按七折领取;若延迟退休,可获得奖励,如规定66岁退休者,选择在67 岁退休,每月可领108%的退休金,如选择在70 岁或70 岁以后退休,每月能拿到132%的退休金。美国目前有提案欲将退休年龄推迟至70岁。

美国的养老制度历经改革已形成“三足鼎立”格局:一是由政府主导、强制实施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即联邦退休金制度。其资金来源是强制征收“社会保障税”即强制企业在每月雇员工资中代扣代缴。二是由企业主导,企业雇主和雇员共同出资的企业补充养老保险制度,即企业年金计划。1978年,美《国内税收法》新增第401条K条款规定,政府机构及企业雇主,为雇员建立积累制养老金账户可享受税收优惠。据此,越来越多美国企业选择了雇主和雇员共同出资、合建退休福利的方式。因此,这种企业年金计划又称作401K计划。三是由个人自愿参加的个人储蓄养老保险制度,也称为“个人退休金计划”(IRA计划)。这是一种联邦政府提供税收优惠、个人自愿参与的个人补充养老金计划。金秋10月,我们重游加拿大尼亚加拉大瀑布,遇到很多从彩虹桥过来在加拿大观赏尼亚加拉大瀑布的美国老人,在尼亚加拉瀑布花园,曾向在那里休息的美国老人询问美国的养老状况。他们说,美国医疗费用约占GDP18%,占联邦政府支出27%,其中65岁以上老人保险和救助保险两项就占这笔巨额支出的87%;另外,在占政府总支出38%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项目中,也包含着老年福利,显示政府为养老投入了巨额资金,老人退休后的生活基本有所保障。听到这里,记起我国的医疗费用支出仅占GDP4.6%、社会保障费用仅占中央财政近10%,这与美国18%与38%的比例相距甚远;医疗与社会福利费用是实现社会公平、老人养老的基本保障,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我国在民生福利与养老方面的开支应当大幅增长。

问起美国老人的养老方式,几位美国老人说,美国的养老方式大体上有三种类型:低龄老人与健康老人乐于选择在家中安度晚年;经济实力强的老人多选择公寓型养老,尽情享受养老公寓所提供的保健、运动及娱乐设施等免费服务:高龄多病的老人多在养老院生活。不管选择何种方式养老,只要生活能够自理,绝不安坐家中,美国老人酷爱旅游,一年四季会不停地旅游。和我们交谈的几位美国老人几乎每年都出去旅游,常去欧洲、澳洲、亚洲,也去过中国,他们游览过中国的故宫、长城,很喜欢中国。他们说,美国老人除喜欢旅游外,也乐于参加社区活动,做个快乐的老年义工。

福利国家加拿大多方入手应对老龄之困。地处北美大陆的发达国家加拿大, 如今也进入了老年型社会,1965年,加拿大65岁老人所占比例是1/8,当今已达1/5,预计在2030年将升至1/3,2015年加国逾65岁的人口数量首次超过15岁以下的年轻人;5年前的退休人数为17万人,2015年已增至25万人,预测几年后将达到40万人。我们多次赴加旅游、探亲,获悉加国由于人口老龄化,社会面临多种难题:经济发展滞后,预测25年内其年平均经济增长率不会超过1.6%,远低于以往10年2%的增速;同时渐增的养老支出会给国家财政带来巨大压力。加国政府已从稳定养老制度、鼓励生育、增加移民与延迟退休四方面入手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困局。

加拿大有稳定而完善的养老制度,一直沿用英式福利国家模式,早在1927年就颁布了《养老金法》,开始以国家拨款方式承担国民养老责任;已形成由老年收入保障计划(OAS)、按月支付的养老金计划(CPP)和私人养老金计划(RSP)3个层次组成的整套养老保险制度。OAS是一种经费来源于税收的基本保障计划,受益资格是年满18岁后在加居住10年以上的65岁老人,且有居住年限差异和收入上线的限制。CPP计划产生于1965年,是建立在劳资双方缴费基础上的养老保险计划,缴费数额已从最初的3.6%增至目前的10%;它是面向全国18岁以上受雇并且向CPP供款的劳动者,是与收入关联的传统养老保险方式。RSP是完全自愿参与的养老金方式,政府提供相应的税收优惠。从上述3个层次获益的比例分别为14%、25%、35%不等,合计可达到退休前收入的74%。一些经济学家认为,退休后收入达到退休前收入的70%,就能保证体面的生活。这样看来,加拿大的老人算是很幸运的。增加移民、延迟退休、鼓励生育等也是加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措施。加拿大正以接近本国人口自然增长率2倍的速度接纳移民,每年约接纳移民25万人,但仍难以弥补“婴儿潮一代”退休造成的劳动力短缺。加拿大原本法定退休年龄为65岁,鉴于这里人均寿命为80.7岁,政府拟于2023年开始将退休年龄延至67岁,2019年前全面执行。但早在2006年末,加国人口最多的省份——安大略省已通过立法,取消了退休年龄上限,“想干到多少岁都行”,联邦政府也于2008年初取消了公务员65岁退休的上限,越来越多的加拿大省区都将取消退休年龄上限,目前加国仍在工作的逾65岁老人占劳动力总额的14%。但福利、保险、退休养老金、老年金等福利领取年限仍定在年满65岁即可领取。加国许多老人退休后卖掉原先居住的独立房屋,纷纷搬进老年公寓,但政府筹资兴办的廉价老年公寓只有符合条件且能够自理的老人才能入住;一些病残老人只能去养老院,入住公立养老院医疗费用纳入政府医保范畴,其它费用自理。听加拿大的老人说,加国政府有个有趣的规定,无论收入多少,养老院一律按每人税后月收入的80%收费,余下的20% 才归老人支配,差额政府补贴、余额归政府所有,比如老人税后月收入是3000元,就按3000元的80%交费即可,交费标准与老人子女贫富完全无关。由于资源有限,无论入住公立老年公寓或养老院,均需按条件申请,排队轮候。有更多老人只能选择收费昂贵的私立养老院;住不起私立养老院的,只好居家养老,虽然社区提供上门护理服务等,但毕竟不能与公立养老公寓及公立养老院相提并论。由于加拿大拥有完善的养老保险制度,一般退休老人能够得到老有所养。当然,老无所依者也大有人在。

不同国家老人生活存有差异。由于各国经济状况和文化习俗不同,各国养老状况和老人退休生活方式及志趣追求存有明显差异。西班牙政府对65岁以上的老人除发放养老金并提供免费医疗外,还在旅游,疗养及通讯等方面,给予老人很多优惠,那里的退休老人不再工作,能够无忧无虑地安享晚年。在芬兰,只要是纳税人,就可受益于养老保障制度,政府为每位老年公民提供最低生活保障,在全国范围内待遇平等。我们在赫尔辛基遇到几位老人,他们说根据政府的保障体系,老人一般能够领取退休金、养老金、住房补贴和保健津贴,并得到牙齿护理、康复训练等医疗服务,有记忆障碍的老人还能得到恢复记忆的专业护理。问起他们手腕上所戴的特殊装置,他们说,那是政府为老人设计的安全报警装置,只需按一下安全表上的红色按钮,它就会将信号传递到监控中心,出险的老人就会及时得到救助。看来,芬兰的老人是幸福的。在新加坡旅游,我们了解到那里老人退休金较高,他们一般都不再去发挥余热,多数老人住在设施完善、环境优美的“乐龄公寓”,他们在公园式的环境里生活,被称为“乐龄老人”。两次去泰国旅游,也获悉泰国有30多万老人普遍享受政府津贴,老人们一般都能安度晚年。

法国老人与众不同,不愿意被别人照顾。尽管法国政府也给予老人很多资助,他们有条件颐养天年;但知识层次较高的法国老人不服老、不甘寂寞,他们除了参加自娱自乐活动外,非常愿意走进学校或教育机构,义务担任中小学生辅导员或到文化旅游机构服务。他们多数不愿意被社会看成是被照顾或需要照顾的人,他们乐于听到别人赞扬自己还年轻、还有能力服务于社会。在塞纳河游船上,我们就遇到多位70多岁仍在游船上服务的高龄老人。波兰社会也十分欣赏本国老人所富有的不甘落后,紧跟时代的精神。波兰老人追求知识更新。在华沙,我们看到许多老人走进课堂学习音乐、绘画、电脑写作或新科技,不断提升自身价值,从而获得当义工或再应聘机会,使晚年生活过得充实精彩。

全球人口老龄化速度仍在加快,按目前发展趋势,在今后50年内,老年人口数量将翻两番,将从现在的近9亿增至20亿以上。目前,在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约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进入“老年型”社会。各国政府与相关机构都在制定与完善政策,并积极采取应对措施,使更多老人能够安享晚年。虽然各国养老政策和养老模式不尽相同,但处于和平环境的多国老人尚能安度晚年。

2015年10月1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国际老年人日25周年之际致辞中强调:“我们须正视老年人是社会的重要财富,对全球发展做出重大贡献。”他呼吁:“各国政府要为老年人提供必要的廉价住房、保健和社会服务,帮助他们就地养老;各国政府要创建包容、安全、有活力和可持续的城市和人类住区,不让一个人——不管他(她)年龄多大——掉队。”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人口老龄化并不可怕,只要负责任的政府和有爱心的社会应对有策、予人厚爱,深信全球老年人会不被抛弃,有望实现安度晚年的梦想。(冯霄/文 于世文/摄)

分享到:
(责编:覃博雅、刘洁妍)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