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从曼谷到桂河大桥

【查看原图】
漂亮的芭提雅海滩 于世文摄
漂亮的芭提雅海滩 于世文摄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2016年08月01日07:58

酷暑盛夏,好友相约,一起观看电影《桂河大桥》。这是据法裔小说家皮埃尔.波尔同名小说改编、由英国著名导演大卫?里恩执导的反战题材经典影片,这部20世纪50年代的英国著名电影以壮观宏伟的场面使其成为最成功的战争史诗片之一,一举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七项奥斯卡大奖。观看这部电影让我们忆起多年前的泰国之旅、脑海中浮现出那座被称为“死亡铁路”咽喉的桂河大桥。

曼谷,昔日“东方威尼斯”。多年前我们曾两次去新马泰旅游,翻阅当年的旅游卡片、行程日记和照片,曼谷见闻浮现脑海。卡片是出行前所做的功课,在“泰国首都曼谷”卡片上写着:世界上名称最长的首都,由167个英文字母组成,被吉尼斯世界记录列入世界上最长的地名;那是1782年,暹罗王国第一代国王拉玛一世在此建都时所取的名称。其全称意为“神仙之城、宏大之都、佛祖宝珠、坚不可摧之城、拥有9种宝玉之都、幸福之城、权威之神宿地、佛祖再建之都”,正式名称为“曼谷吞武里京都”,简称为曼谷(Bangkok)。这座始建于17世纪的首都,拥有1569平方公里的面积和近800万人口,是泰国的最大城市和港口,是东南亚的大城市之一,也是世界著名的米市。它位于湄南河三角洲,距泰国湾约40公里。读着卡片上的陈年记载,曾在曼谷所见那种水系交错、河道蜿蜒、高脚屋林立、水上集市繁华、暹罗水上乐园热闹的景象再现眼前,曼谷无愧于昔日“东方威尼斯”的美称。在曼谷,我们畅游了壮丽的大皇宫、“有求必应”四面佛、华侨奉献的金佛山、夜色瑰丽的湄南河,在世界上最大的鳄鱼公园——北榄鳄鱼动物园观看了戏鳄表演;还去了曼谷东南154公里处的春武里府著名景区芭堤雅,享受了沙滩漫步、戏浪悠游之乐,并观看了泰国特有的人妖表演。当然,泰国之旅最难忘的还是去北碧府参观桂河大桥等二战遗迹。

桂河大桥,日军二战暴行的铁证。一个春阳倾泻的清晨,我们离开曼谷乘大巴向西北行驶,约2小时便抵达距曼谷128公里的北碧府。它是与缅甸接壤的泰国第4大府,拥有19万平方公里面积、约70万人口。北碧府北濒缅甸,拥有原始淳朴的自然风光,盛产黄金、白银、红铜及蓝宝石等矿物及木材,且水力资源丰富;但这里向来以桂河大桥、死亡铁路等二战遗迹闻名于世。下车后,我们先去参观桂河附近的战争博物馆。博物馆外观如同当年盟军的战俘营,里面展出了锈迹斑斑的修桥筑路工具、劳工生活用品、炸弹及各种相关照片与图片等,看到日军用来迫害盟军战俘和劳工的手枪、军刀、铁棍,一辆老爷车、一个日寇当年运送物资的火车头和一面日本国旗,觉得阵阵心痛,从这些十分扎眼的展品仿佛又看到当年日军的暴行、看到战俘和劳工当年所过的非人生活。这些展品激起游客对日本侵略行径的无比仇恨,博物馆内气氛凝重。“来这里参观的多是来自英、美和亚洲各国的游客,来自泰国和中国各地的游客最多,但几乎没有日本人。”博物馆工作人员这样说。

离开博物馆,来到桂河大桥。流淌的河水舒缓而清澈,架在桂河上的铁桥并不长,约10分钟就能走完。这座桥原是木结构,二战时期盟军为切断日军进出缅甸的生命线,就将桂河大桥作为重点轰炸目标,因此,原来的木桥早已灰飞烟灭。现在所看到的铁桥,是战后日本作为对泰赔款的一部分在原址上重建的。现在的铁桥两侧铸有弧形与方形栏杆,低处栏杆都被游客摸得亮光光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大桥的木板路上缓缓穿行,有的游客在沉思或低声交谈,有的游客在摄影留念,还有人将一束束鲜花系在栏杆上悼念亡者,也许他们正是当年为筑桥筑路而牺牲的盟军或劳工的后代。桂河桥头置有两个炸弹模型,提醒人们不要忘记1939-1945年间曾在这里发生的那场腥风血雨的残酷战争。

桂河大桥声名远播,固然有同名电影的影响,但根本原因在于它是“死亡铁路”的一部分,且是那条“死亡铁路”的咽喉。泰缅“死亡铁路”、南京大屠杀和发生在菲律宾的巴丹死亡行军是日军二战期间在远东犯下的三大暴行。1942年,日本为补给侵略西亚的军需,胁迫6万多名盟军战俘和30多万东南亚劳工在泰缅边境崇山峻岭中修筑一条铁路。原计划7年竣工的庞大工程,竟强令在17个月完工。1943年铁路竣工之际,9万名劳工和1.6万名盟军战俘在饥饿、疾病、瘴气与毒打的折磨中丧生,这条415公里长的铁路,使10.6万人殒命,平均每公里路基下掩埋着255个冤魂。这就是“死亡铁路”之名的来历。这条用战俘与劳工白骨铺就的铁路,居然成为在缅日军的重要补给线。从1943年末至1945年8月,日军通过此路将22万吨军用物资运往缅甸。1944年,日军与英、印军队交战失利后,这条铁路又成为日军最终撤出缅甸与撤离伤员的生命线。为此,盟军不得不炸毁这座木桥。

放眼今日桂河大桥,桥头有些流浪艺人或兜售印有“桂河大桥”字样T恤的小贩在弹唱或叫卖,大桥附近商店林立,河畔还有酒吧和水上餐厅。显然,桂河大桥作为二战遗迹观光区,也给北碧府人开辟了谋生之路。游客除了在桥上漫步,还可在河中泛舟,从另一个角度观赏这座充满历史故事的大桥;也可在河畔饮着“大象”啤酒,聆听电影《桂河大桥》主题音乐《波基上校进行曲》;还可乘游船或过桥沿铁路走到缅甸,观看“尼姑浮水”表演。当然,较有意义的选择是去乘坐一段“死亡铁路”列车,体察当年筑路的艰辛。现在,这条“死亡铁路”仅有泰国境内50公里在运营。我们从北碧府市中心的北碧火车站上车,火车缓缓西行。列车仍保持原始面貌,没有扶手和空调,车上环境简陋。经过桂河大桥、塔基兰两站后,火车开往探卡赛的这段路程是“死亡铁路”最艰险的路段,右为高山,左是悬崖,铁路依山而建。当年盟军战俘用最原始的工具搭建出来的支架支撑着这段路面。火车一路颠簸,不时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经过王坡站就到达终点站南托,全程6站,行车逾2小时。到达终点后,我们原路返回,乘回程车抵达桂河大桥下车,随即前往盟军墓园。

墓碑在控诉日军暴行。距桂河大桥2公里处有个盟军墓园,那里埋葬着1750名盟军战俘的遗骨。但当地人告知,大桥附近有个规模更大的墓园,于是我们就去了近一些的墓园。约走1公里就到了“Kanchanaburi War Cemetery”,眼前的“北碧府战争公墓”宛若一个公园,绿草如茵,草香四溢。墓园中央屹立着一个墓碑似的十字架,一排排墓碑以国籍区分开来,这里共埋葬着6982名在二战中牺牲的盟军战士,他们来自英国、荷兰、澳大利亚等国。墓园洁净,墓碑整齐,气氛庄严肃穆。墓碑之间有花草相隔,每个墓碑上刻有十字架、逝者姓名、年龄与逝世时间,其中有一个墓碑显示的逝者年龄仅有18岁,有些墓碑前放有其后代或游人祭献的鲜花。墓园里还有一面不大引人注目的墙壁,墙上镌刻着数百个名字,那些都是已经牺牲连墓碑都没有的士兵的名字。暮色苍茫,空气凝重,每一方墓碑都在无声控诉着日军的惨烈暴行。站在这偌大的墓园里,凝视着望不到边的墓碑,令人哀思如潮,唏嘘不已。一位来自英国的老妇人在祈祷:“God bless them! There's no war in heaven”,是呀!来自中国的游客也同样在祈祷:上帝保佑他们!天堂没有战争。走在这里,凄惨的氛围令人忆起走进惨绝人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悲惨情景。

走出墓园,心情沉重。不由想到1937年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夺去我30万同胞性命;1940年前后有近10万同胞惨死于日本使用的化学武器试验中;1937-1945年间,日本在我国7个抗日根据地杀戮我318万同胞……日本对中国、亚洲及英、美等国人民所犯罪行罄竹难书。感谢北碧府能为世人提供桂河大桥、盟军墓园等二战遗迹,让世人牢记日军的侵略历史;警示当今国际社会须共同行动,坚决制止日本军国主义复辟,维持世界永久和平,让人间悲剧不再重演!(冯霄/文 于世文/摄)

分享到:
(责编:覃博雅、杨牧)

图集精选

查看更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