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抗议声为何遍及全球?

2017年06月02日14:57  来源:人民网-国际频道
 

资料图

人民网讯 综合外媒报道,华盛顿时间6月1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宣布退出由其前任奥巴马签订的《巴黎协定》。仅仅一年时间,美方就“撕毁”协议,“出尔反尔”的行径引发了全球范围内的反对呼声。甚至在美国国内,从普通网民到前任总统奥巴马,抗议声不绝于耳。

特朗普为什么置美国的国际形象和信用于不顾,一心退出《巴黎协定》?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究竟会对全球气候带来多大影响?

美国对全球作出了减排承诺

《巴黎协定》旨在遏制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为2020年后全球合作应对气候变化明确方向。签署国同意将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工业革命前水平以上低于2摄氏度之内,并努力将气温升幅限制在工业化前水平以上1.5摄氏度之内。全球将限制对温室气体排放,并在2050年后的某个时间点实现温室气体零排放。

为了促进这一举措的实施,发达国家已经承诺在2020年之前,每年出资1000亿美元。而当时的美国奥巴马政府承诺,至2025年,将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到低于2005年排放量的26%至28%,并承诺在2020年之前向较贫困的国家捐助30亿美元。

2015年12月12日,《巴黎协定》在巴黎气候大会上,在195个国家面前见证通过。2016年4月22日,《巴黎协定》开放签署首日,中美同时签署协定,并于9月3日一同批准协定。在国际各方共同努力下,《巴黎协定》最终于11月4日正式生效,成为历史上批约生效最快的国际条约之一。在批准协定当日,奥巴马曾表示,《巴黎协定》是“全球的转折点”,也是国际社会应对气候问题及其衍生的诸多挑战的“最好机会”。

特朗普钻《巴黎协定》空子

经过统计,在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之前,奥巴马在担任美国总统期间,美国已提供10亿美元用于减排,并承诺今后将继续出资30亿美元。是什么让特朗普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忤逆”一百九十余国的共同期望?答案是《巴黎协定》事实上对美未有强制约束力。

美国退出自己签署的与环保相关的协定已不是第一次,大名鼎鼎的《京都议定书》就是一个典型。上世纪末,美方于旨在“将大气中的温室气体含量稳定在一个适当的水平,进而防止剧烈的气候改变对人类造成伤害”的《京都议定书》上象征性签字,但当时的克林顿政府没有将议定书提交国会审议,之后美方事实上退出。与《京都议定书》不同的是,《巴黎协定》没有具有约束力的条款。每个签署国根据国内情况自行制订计划,并根据实际情况作出调整。如果没有实现之前宣称的目标,也不会受到惩罚。

儿戏国家信用遭“海内外”反对

特朗普让美方退出《巴黎协定》的理由是,该协议以美国工人和美国纳税人失业、降低收入、关闭工厂以及大幅减少经济产出为代价。事实上,他早在竞选美国总统期间就宣称气候变化是一场“骗局”,并在当选后要求美国环保局修改奥巴马执政时期制定的旨在减少发电厂碳排放的《清洁电力计划》以及削减美国环境保护局的财政预算。

对于这份自己仅仅签署一年就被抛弃的“政治遗产”,奥巴马态度十分明确。他立即发表声明称,《巴黎协定》的缔约国将受益于环保行动所创造的产业和就业,即便美国政府“缺席”这一发展趋势,他依然相信美国的多个州、城市和企业将继续致力于“保护环境和下一代的未来”。经济总量占全美五分之一的三大州——加州、纽约州、华盛顿州均明确表态将继续支持《巴黎协定》。美国加州州长布朗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称特朗普政府对环境问题的态度“不能代表”美国各州政府。

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三国元首及政府首脑在事态发生的一个小时内发表联合声明,对特朗普的举动表示遗憾,并表示将继续履行《巴黎协定》所承诺的相关义务。三国领导人特别强调,《巴黎协定》不容重新谈判。法国总统马克龙甚至明确以“美国背弃世界”言语示之。

邻国加拿大也发出了发对的声音。总理特鲁多发表声明,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深感失望”,并指出将“一如既往”落实其应对气候变化和促进清洁经济增长的承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日表示,无论其他国家的立场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中国都将加强国内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认真履行《巴黎协定》。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1日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说,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对全世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促进全球安全的努力来说“是一件令人极其失望的事”。

除各国政府和国际政要纷纷反对外,多位商界领袖也表达不满。有25家科技巨头联名反对,特斯拉CEO马斯克和迪士尼公司CEO艾格均表态将从特朗普的总统顾问委员会辞职。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贻害无穷

根据欧盟的统计数据,美国是全球第二大碳排放国。2015年,美国碳排放量达51亿吨,超过所有欧盟国家年排放量的总和,约占全球碳排放量的15%。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人均碳排放量高达17.4吨,是中国的2.4倍,欧盟的2.5倍以及印度的8.7倍。

《巴黎协定》旨在通过改变依赖化石燃料的能源结构,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对抗气候变暖。《自然气候变化》2016年12月发表的调研结果显示,若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全球气温或在2100年比原本上升0.3摄氏度。并且,全球第二大排放国退出之后,将可能影响到其他国家遏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计划。美国在气候问题上的不作为,或导致《巴黎协定》所制定的目标难以被达成。

赛迪智库副研究员赫荣亮认为,即便特朗普一再宣称退出之举是为了照顾美国纳税人的利益,但在世界经济发展态势明朗的今天,退出《巴黎协定》显然与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利益不符。首先,美国碳金融发展形势并不乐观,退出之举,无疑将从发挥环境和市场要素上继续拉大美国与欧盟等碳金融发达市场的差距;其次,退出之举不利于激发美国企业开发更加高能效和环境友好的产品,无论对于美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还是本国的环境保护都无益处;再次,从长远看,退出之举有损美国未来的全球金融和科技中心的地位,受损的终将是美国和美国人民。(覃博雅 实习生于明飞)

(责编:覃博雅、常红)

深度阅读

全球经济在挑战中前行 2016年接连出现的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等“黑天鹅”事件,给2017年的世界经济带来了不确定性和悲观情绪。然而2017年即将过半,世界经济发展正呈现出一系列积极的特点,并有望继续在挑战和机遇中砥砺前行。【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

拉美局势动荡的三大启示 今年以来,委内瑞拉、巴西等一些拉美国家政局动荡,抗议活动不断,朝野冲突加剧,执政压力骤增,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专家认为,造成部分拉美国家政局震荡的原因很复杂,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经济发展模式左右摇摆,缺乏长期战略规划。【详细】

国际|国际观察|外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