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国际
人民网>>国际>>正文

 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上线运行,首次在中国以外地区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央行票据,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 

人民币国际化向纵深发展(国际视野)

2016年06月02日04:1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2015年8月24日,新加坡的一个货币兑换点。
  人民视觉

  中国工商银行(印度尼西亚)有限公司大楼。
  工银印尼供图

  SDR货币篮子成分货币的变动历程。
  人民视觉

  截至2015年年末,中国香港、新加坡、伦敦、法兰克福等国际金融中心结合各自特点形成离岸人民币中心,中国人民银行还逐步推动人民币与主要贸易伙伴货币直接交易。2015年10月8日,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一期成功上线运行,为境内外金融机构人民币跨境和离岸业务提供资金清算、结算服务。其首批直接参与者包括五大行在内的19家境内中外资银行。10月20日,央行在伦敦成功发行了50亿元人民币央行票据,这是央行首次在中国以外地区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央行票据。12月11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在中国货币网正式发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同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一起使用,作为人民币价值的衡量尺度。中国还同意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公布特殊标准(SDDS)和全球官方外汇储备币种构成(COFER)等数据项目。

  跨境贸易和直接投资中的使用稳步提升,在欧洲发展尤为迅速

  中国银行业协会今年4月发布的《中国银行业人民币国际化业务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5年,全国经常项下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72343.6亿元,同比增长41.6%。全国共办理人民币对外直接投资结算金额7361.7亿元,同比增长2.3倍。

  近年来,人民币在跨境贸易和直接投资中的使用规模正在稳步提升,其中,人民币国际化在欧洲的发展尤为迅速。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SWIFT)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3月,英国超越新加坡成为全球第二大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英国境内人民币支付金额比上月同比增加了21%。英国《金融时报》评论说,这反映出人民币在英国、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之间的支付中权重上升。这条支付走廊的全部支付货币中,40%为人民币,其次是港币,占24%。

  2015年下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由原先的连年持续升值转变为双向波动明显,人民币利率则由原来境内持续高于境外转变为境内低、境外高的态势。“这都是人民币国际化向着纵深发展过程中的一些正常现象。长期看,人民币汇率并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利率和汇率均向市场化方向发展。”中国银行业协会贸易金融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中国银行贸易金融部总经理程军对本报记者说。

  中国央行于今年3月引入更多符合条件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取消额度限制,简化管理流程。此间分析认为,此举扩大了债券市场的资金来源,也将便利海外资金投资人民币资产,便利人民币离岸在岸市场跨境循环。5月26日,财政部宣布成功在伦敦定价发行3年期30亿元人民币国债,这是财政部首次在中国香港以外的离岸市场发行人民币国债。5月30日,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巴蒂斯塔在上海表示,计划推出第一款以人民币计价的绿色债券。

  “入篮”助推发展进程,中国将探索发行以SDR计价的债券

  2015年11月30日,IMF执董会决定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人民币在SDR中的权重为10.92%,其它四种篮子货币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的权重分别为41.73%、30.93%、8.33%和8.09%。今年10月1日,新的SDR货币篮子将正式生效,IMF将在其COFER的季度调查中单独列出人民币。

  《报告》认为,人民币“入篮”推动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进程:第一,IMF各成员国自动拥有了人民币敞口,将促使全球投资者和各国央行进入人民币市场,推动人民币在国际金融市场的交易和资产配置。第二,金融机构、企业财务管理以及大量个人投资者也会将人民币以一定比例纳入其投资组合中,将有力促进人民币离岸债券市场的发展。第三,目前采用人民币交易的企业以及支持人民币付款的银行都在不断增加,人民币“入篮”将进一步强化这一格局。

  比利时根特大学银行与金融学教授弗朗索瓦·格兰德对本报记者表示,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发展需要中国经济的稳健增长提供支持,这将倒逼中国不断完善自身的金融监管制度,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随着人民币在国际上被广泛接受,相关的贸易和投资活动将逐渐增多,这将带动中国与所在区域的经济互动。

  3月31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巴黎表示,SDR可以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一种稳定性力量,中国将扩大SDR的使用。中国还将探索发行以SDR计价的债券。“SDR计价的债券可以帮助分散风险和部分对冲汇率风险,将在有效证券组合中扮演重要角色。中国重新推动SDR计价债券的发行,可以提高SDR的重要性,也可以为境内投资者提供对冲人民币贬值的投资工具,并缓解资本外流的风险。”新加坡华侨银行全球资金和战略研究部副总裁、经济学家谢栋铭对本报记者说。

  今年4月起,中国人民银行同时发布以美元和SDR作为报告货币的外汇储备数据。“这将有利于更加客观地反映外汇储备的综合价值。”程军认为,SDR作为一篮子货币,其汇率比单一货币更为稳定,有助于降低主要国家货币汇率经常大幅波动引发的我国外汇储备估值变动,也有助于增强SDR作为记账单位的作用,为下一阶段人民币正式发挥SDR货币篮子计价货币的职能奠定了基础。

  谢栋铭对此充满了期待。他对本报记者表示,人民币国际化前景可喜,但人民币“入篮”的短期影响有限,主要出于两个原因:第一,人民币在SDR中的权重不代表全球央行11.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将有1万亿美元配置到人民币资产上。未来5年,如果全球央行持有的人民币资产占全球外汇储备的比重能从目前的1%提高到5%,就将是人民币的成功。第二,SDR只是一种记账模式,赋予持有它的成员国兑换篮子货币的权力。根据IMF最新数据,目前SDR余额为2041亿份额,约等于2900亿美元,人民币的权重意味着人民币潜在被提款的额度可以达到约317亿美元,但在成员国要求兑换成人民币之前,这317亿美元并不会形成对人民币的实际需求。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货币理论与政策研究室主任彭兴韵提醒说,“入篮”既不是建立一种国际货币的必要条件,也不是充分条件。例如,篮子货币欧元的国际影响力仍远远落后于美元。一些过去“入篮”的货币也并未实现真正的国际化,例如日元就从未获得真正的国际影响力。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要练好内功。

  “一带一路”将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催生出三大机遇

  谢栋铭表示,随着中国产业结构升级,出口商定价能力上升,未来人民币通过经常账户输出境外的模式可能会出现改变,资本账户进一步开放是必然趋势。中国继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世界对中国经济有信心,人民币就更容易被接受为储备货币。

  《报告》认为,“一带一路”将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催生出三大机遇:首先,随着“一带一路”贸易畅通相关措施的逐步落实,双边贸易和投资对人民币的需求将持续攀升;其次,“一带一路”沿线的大部分国家属于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发展愿望强烈,但资金实力偏弱,特别是在重大战略性项目中的资金筹措能力不足;第三,在贸易与投资结算、跨境融资等领域,将催生出更广泛的人民币跨境使用需求。

  程军建议,商业银行首先应结合企业“走出去”需求,完善机构设置,加强与沿线国家的银行同业往来,扩大对企业提供人民币金融服务的覆盖面;其次,运用资金交易、保值避险等产品服务及风险管理工具,帮助境内外企业规避使用人民币的交易风险,提升人民币的接受程度。特别要做好大宗商品交易的服务,针对不同的交易商品特征和市场特征开发配套的人民币结算、套期保值、风险规避等一系列服务;最后,推进人民币与境外各国货币的报价和直接交易,降低使用第三国货币的不利影响。

  目前,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品种仍然较少,规模也不大。以人民币结算的交易在国际贸易中的规模和比重仍有很大上升空间。人民币在各国官方储备中的比例仍然偏低。弗朗索瓦·格兰德对本报记者说:“今后,除了加大人民币在中国贸易结算中的使用比例以外,还要更注重推动人民币成为国际贸易间的主要使用货币之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南洋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人民币国际化研究中心主任李文庆对本报记者表示,人民币要成为真正的国际货币,政策制定要受到金融市场、消费者和投资者的监督,“这将有助于维护政策的稳定和可持续性”。

  (本报记者暨佩娟、俞懿春、吴刚采访整理)

  制图:蔡华伟


  《 人民日报 》( 2016年06月02日 23 版)
分享到:
(责编:王政淇、刘军涛)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