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否担忧国际车臣恐怖主义?【2】--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滚动新闻

应否担忧国际车臣恐怖主义?【2】

2013年04月28日08:15        手机看新闻

  “记得战争以前,我有很多俄罗斯族同学和俄罗斯族老师,我们都生活得非常平和。” 扎拉·穆尔塔扎利耶娃说,“但是战争改变了一切。(战争发生后)一大堆电视新闻报道说车臣人多么多么坏,而人们相信电视上说的。2003年我到莫斯科的时候,莫斯科人甚至很少叫我们车臣人,更多的时候是叫我们‘黑人’、‘黑毛’等侮辱性的外号。这真的很恶劣。”

  车臣恐怖主义

  1995年6月14日,车臣武装冲突持续七个月的时候,车臣最有名和可怕的恐怖分子头目沙塔尔·巴萨耶夫(Shamil Basaev)(2006年被刺杀)带领195名武装分子在俄罗斯南部城市布琼诺夫斯克(Budennovsk)的医院劫持了1600多名人质,最终至少129名人质遇害。

  此后,车臣恐怖主义袭击浪潮汹涌而至,深深的不安全感弥漫了整个俄罗斯。最可怕的恐怖主义袭击还包括:1996年1月,车臣恐怖分子袭击了俄罗斯南部城市基兹利亚尔市(Kizliar)的普通医院和妇产医院,劫持了3000多名人质,最终至少11名人质遇害;2001年9月1日,俄罗斯学校暑假结束开学第一天,车臣恐怖分子袭击了俄罗斯南部别斯兰市第一中学将1100多名刚参加完开学典礼的学生、家长和教师劫为人质,最终超过334名人质遇害,巴萨耶夫表示对别斯兰学校劫持人质事件负责;2002年10月,车臣恐怖分子袭击了莫斯科杜布罗夫卡剧院并劫持了900多名人质,至少130名人质遇害;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恐怖主义袭击,比如俄罗斯一系列公寓爆炸案、绑架、闹市爆炸、火车站爆炸、机场爆炸、地铁爆炸、飞机劫持、攻击政府建筑和工作人员等恐怖主义袭击,这些大都是由车臣人或者其它族群的车臣支持者实施的。

  联合国难民署的人道主义工作者文森·科舍泰尔就在1998年成为车臣恐怖分子绑架案的受害者,他称绑架后被铁链锁在车臣一个黑暗的地窖床架上长达317天。文森·科舍泰尔回忆他在当地工作时感觉“确实危险。很多混乱的团体在这一带横行,特别是车臣地区。可以明显地看出,这些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和有政治目标的武装人员都是交织混杂在一起的。”

  文森·科舍泰尔接着说:“直接劫持我的人是讲奥塞梯语,但我很快意识到他们只是极为庞大的犯罪集团的一小部分,强大的犯罪团体控制了这些绑架行业……所有这些(犯罪团体)都得益于车臣当局事实上的庇护。这些团体的领导人都住在车臣,但他们不只雇用了车臣人,还雇用了印古什人、奥塞梯人和其他族群背景的人,他们在(车臣)临近的地区绑架目标人物。”

  所幸文森·科舍泰尔最终被俄罗斯特种部队营救。但是数以千计的恐怖主义受害者并没有那么幸运……

  车臣不再回归恐怖主义

  1999年9月是车臣命运的转折点。当时,部分车臣军阀做了一个让人惊讶的决定:进攻俄罗斯信仰穆斯林的地区达吉斯坦,把俄罗斯卷入新的战争。也许是意识到新的战争无望获胜,车臣宗教领袖艾哈迈德·卡德罗夫(Akhmad Kadyrov)带着一些团体头目倒戈投向俄罗斯阵营。

  艾哈迈德2004年被暗杀后,他的儿子拉姆赞·卡德罗夫(Ramzan Kadyrov)逐渐巩固权力,并最终使车臣再次融入俄罗斯(1996年俄罗斯军队撤离车臣,车臣事实上处于独立地位)。拉姆赞公开反对恐怖主义,并开始向恐怖主义宣战。2004年,现已故的著名记者安娜·波利特科夫卡娅(Anna Politkovskaya)采访当时年仅27岁的拉姆赞时,拉姆赞强调“他的人”和其他军阀手下的区别:“你不应该在提及部队人员时用‘谁的人’来指代。‘我的人’有自己的政府职位——他们是联邦政府的警察、联邦安全部门人员和调查官。”不得不承认,这确实进步了。

分享到: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