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反恐”何以“越反越恐”?【5】--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滚动新闻

西方“反恐”何以“越反越恐”?【5】

2013年01月23日08:38        手机看新闻

  “独狼”恐怖主义增多 令西方颤栗

资料图:美国丹佛影院发生枪击事件 枪击案嫌犯詹姆斯·霍姆斯

  本·拉丹被击毙,标志着“老一代”的恐怖分子逐渐离开国际舞台,“恐怖新生代”已然兴起。叶海亚·利比、安瓦尔·奥拉基等大批“60后”、“70后”已经成为“基地”组织的中坚,其中的安瓦尔·奥拉基甚至在本·拉丹生前就被美国列为“头号恐怖分子”。同时,“9·11”以来,在国际社会10多年的高压打击下,国际恐怖组织再难像过去一样发动跨国袭击,恐怖势力逐渐转向本土化、小型化,规避打击。“基地”大约三分之二的最初领导层成员遭击毙或抓获,遭受连续打击,不再有大规模组织能力。反之,“单兵作战”成为其不得已而为之的新战略、新战术。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米勒称,本土恐怖势力的威胁“与国际恐怖组织同等重大”。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将本土恐怖主义列为主要恐怖威胁。据兰德公司统计,自2001年至2009年底,美发生46件本土恐怖事件,上百美国居民涉嫌参与。2010年,有6名美国妇女涉嫌参与恐怖活动被捕。加拿大安全情报局23日对参议院反恐委员会作反恐情况报告,情报局局长理查德·法登在报告中首次承认,“基地”行动模式正在向“个体圣战者”转型,这一变化对西方情报机构构成挑战。

  相比有一定规模的恐怖网络,“独狼”风险更大,因为他们通常不属于某一个受到监视的特定恐怖网络,与外界交往少,更难被“探测”发现,化整为零后,甚至丝毫不会引人注意。毫无疑问,“独狼”恐怖主义的抬头让西方世界极为担忧,如何应对让人头疼。如何甄别“独狼”成为其最大挑战。的确,抛开政治不谈,从技术上发现、甄别“独狼”是各国安全机关面对的一大难题。

  美国执法部门官员22日宣称,蝙蝠侠惨案的制造者霍姆斯没有“前科”、事先没有向任何人表露行凶意图、依法购买武器,执法部门因而几乎无法防范这类枪案。美国联邦调查局前特工彼得·埃亨说:“没办法阻止这件事发生,一点也没有。”奥罗拉市警察局长丹·奥茨做客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一档电视节目时说,霍姆斯不属于任何恐怖组织或犯罪团伙。直到20日电影开始前,他没有引起执法部门注意。

  尽管难以防范,但为遏制这类“独狼”,联邦调查局2009年设立了一个25人小组,研究“独狼”型杀手的行为和性格共性;国土安全部发起一项名为“如果你看到就汇报”的行动,鼓励民众发现可疑情况立即报告。为遏制这类“独狼”,6月末,美国洛杉矶警察局宣布扩大对犯罪预测软件的使用,它能通过收集大量数据进行演算的方法,推测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最容易发生犯罪。这样做的重点更在于通过在软件画出的高危区中高调巡逻而降低犯罪,而非等案子发生后破案。根据洛杉矶警察局的数据,该软件的使用令洛杉矶山麓地区的盗窃案减少了25%。 “独狼”的生成和存在,在西方社会具有比较充分的社会条件。原因如下:

  一是实施恐怖袭击的“独狼”多是欧美公民,但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并不接受西方主流的基督教文明。

  二是移民生活背景具有重要影响。

  三是西方国家内部极右翼思潮的上升。在欧洲社会的平静之下,有两种极端思潮在碰撞,一种是伊斯兰极端主义,另一种就是以反移民为重要特征的极右翼思潮。这两种力量若进一步发展,有可能导致欧洲社会的分裂,反过来会导致极端主义、民族沙文主义重新崛起。

  四是武器管制不严、枪支泛滥使得“独狼”恐怖主义从技术上成为可能。

分享到: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