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选能否摆脱民粹民主【2】--国际--人民网
人民网>>国际>>滚动新闻

日本大选能否摆脱民粹民主【2】

2012年11月30日08:04        手机看新闻

  更成熟和耐心的选民

  日本政治家缺乏领导力常常被认为是日本民主主义效率低的原因,但要看到任何的民主制度都是由被选举者和选举者两个部分组成的。日本的选民也必须要逐渐成熟起来,不要仅凭借短期的或者近期的一些变化来做出长期的判断,要更加有耐心,创造一个允许领导者出现的环境。

  2005年的邮政选举,2009年的政权更替选举,简单的政治论点把政治推向了狂热,但是这种狂热并没有给人们带来预期的效果。每年换首相已经五次了。《日本经济新闻》的舆论调查显示27%的人将会投票自民党,13%会投给是本维新会,然后是民主党(11%)。《朝日新闻》的紧急舆论调查显示,参议院比例代区投票的倾向调查,自民党23%,民主党26%,尚未决定者44%。2009年大选前一个月的同样调查,民主党39%,自民党22%,未决定者29%,前两者相加达到了60%。这说明了日本选民对于主流政党的不信任的增加,虽然投票自民党的倾向增强,但并非日本选民相信自民党,而主要因为对民主党的失望。

  选民的心态虽然能够理解,但是缺乏政治耐心,一旦失望就抱着让另外的政党试试看的机会主义行为,对于实现真正有效的民主并不一定有正面意义。选民的职责不仅仅是选举,而且应当培养判断政治家承诺的能力。

  首先,对于现任首相野田应当正确评价。目前野田支持率已经低于20%,但必须看到野田在某种程度上是近年来相对有所作为的首相。比如野田政府为几届政府都没有能够实现的消费税改革打下了基础,尽管付出了党内分裂的政治代价和政权的弱化。然而必须看到,在财政紧张的状况下,无论谁上台可以有的选择项目并不多,不让国民承担痛苦的政府是不可能的。

  第二,对于自民党和“第三极”的期待必须理性。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以相当保守的政治姿态参与竞选活动,但不要忘记目前日本国会的两院之间的扭曲现象开始于安倍晋三执政时期的2007年的参议院选举失败后,而他以健康原因突然辞职的做法也颇具争议。“第三极”政治势力虽然提出所谓的大同团结,但是要看到石原慎太郎的太阳的党和桥本彻的日本维新会在基本政策方面是有区别的,这种机会主义的结合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自民党不行选举民主党,民主党不行选举“第三极”在政治上是轻率。

  第三,日本选民要认识到期待一个政党或者一个政治人物一口气解决所有问题是不现实的。在全球化的今天,特别是在发达国家,想一下子解决很多问题是不可能实现的美梦。那些看上去很有勇气的口号虽然很容易诱惑国民,但却很可能是“劣酒解渴”。在日本国内,由于财政危机和老龄化使得政府必须向国民提出更多的负担,但政治家为了讨好选民不说真话,在选举中那些提出乐观主义主张的在野党当选,当选后却不能实现诺言。在外交上,主张对邻国采取“毅然的态度”,看上去很是维护国家主权和利益,但是不是有助于外交关系的改善却没有得到什么讨论。夸夸其谈修改宪法和实现集团自卫权,却对于日本法院裁定的选举选票不平等的违反宪法的问题视而不见。

  选举民主制度的重大弱点是政治家不愿意向选民说明伴随着痛苦的政治现实,而努力把问题往后拖,这就要求日本选民具有独立判断能力,不仅要听政治家做出什么样的动听承诺,而且需要确认这些承诺是不是可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此次选举对于日本选民成熟也许是一个机会。(作者张云是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

(来源:新华国际)

分享到: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